金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渃漓赋 > 第九章 婆媳关系惨遭滑铁卢
“天气怪冷的,裹着被子也不是事,这一套你先凑合穿上。”

面对他双手递上的男士内衣外袍,少女一扫思绪展颜一笑:“好。”

于是,在少年发了直的眼神中,她随意褪下了裹携于身的被褥,接过衣服,旁若无人的细心给自己换上。

“要不要这么随兴所至啊!”

虽说她身材修长,尺寸甚伟,但是这身衣袍对她而言还是大了许多。于是她将一些部位仔细地收缩系紧,大功告成后竟意外的添身,且富有美感。

“你的衣服很合身,谢谢。”她刚抬起头,一滴液体默然滴落额间。

“好......好,好看。”

未来得及擦拭不断喷涌着的鼻血,少年念完台词合眼就倒,整套过程一气呵成显然不是头一遭了。

她懵懵然扶住已经晕厥的少年,鼻血仍在喷涌,少女眼中的高光却木然消退,脸色也有了些病态的发白。

她下意识地退后几步,失去支撑的少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恰巧此时房门被人推开,高跟木屐刚刚踏入门中便赫然止步。此刻映入小萝莉眼中的是那瘫倒在地的少年,以及地板与少女身上那触目惊心的淋漓鲜血。

“你对他做了什么!”

头脑一瞬真空的小萝莉哪还有心思多想?足下地板尽碎,她冲上前来对着少女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拳。

面对显然有了几分杀心的重拳,少女立刻回神,抬臂横挡,不讲道理的巨大蛮力将她狠狠震飞出阁楼之外,激起湖面千层浪。这一下,是崩山。

在那巨浪尽头,少女身影默然而立,周围浪花分扬,唯她脚下那处水面平静出奇。

小萝莉飘浮当空,她厉声诘问:“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对他出手!”

随手擦拭去嘴角血迹,闭眼仔细解析着浮空振袖的小萝莉,她神色中稍有凝重:“凌空虚立,千御境之上吗?”

稳了稳心神,少女尽可能地温和道:“他不能有事,请你让开。”

“你还没回答——”

“让开!”

耐心被瞬间耗尽的少女猛地睁眼,左眼樱色瞳孔中刹那绽放开一朵彼岸花。大姨妈眼前只见血光一闪,心知不妙可是为时已晚,神魂刹那被万花缠绕动弹不得。

待她以魂念召出净魂塔强行解控时,眼前风起浪涌却已然没了少女踪影。

“不好!”小萝莉身形一闪瞬间掠回湖心阁。

“姑姑,是误会。”

见白衣少年淡然伫立一旁,大姨妈这才微微放松下心。看着眼前场景,她逐渐意识到自己有些莽撞了。

只见少女一脸慌乱地趴伏于少年身上,鼻尖紧紧贴附于对方额头,全身都在瑟瑟颤抖,显然真是担心的不轻。

“吓死我了,原来只是普通的晕厥。他的体内似乎并没有灵根的气息,可是在气海深处为什么会藏匿有一股连我都难以察觉究竟的暴虐?

难道就是因为它才得以遮庇住我的丹火印记吗?莫不是另一脉丹火?不过,他身上真的好香啊。”

那或许唯有她才能闻到的体香也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清新、温暖、熟悉,还有一些早不知被抛于何处却又在此刻重拾的难言记忆。

全然无顾什么男女大防,虽知当着二人面如此或有不妥,她却如一个冬日清晨里迷恋被窝的孩子般,难以强迫自己起身。

此时此景,似乎暧昧过了火。

“真的有这么丝滑吗?”大姨妈默默将小脑瓜子凑近,一脸遮掩不住的坏笑。

少女显然被吓了一机灵,慌忙翻身跃起,退后数步立马摆开对阵架势。

“这小兔崽子天生患有很强烈的晕血症,看样子,或许是因为刚刚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从而导致心血上涌吧。”

她侧过头重新与少女对视,语气略带调侃意味:“方才可能是我鲁莽了,需要向你致歉一声吗?”

少女这才稍稍收起架势,但足下灵力依然凝聚不下,显然还远未放下警惕。

“需要,做错了事,就得道歉。”

大姨妈显然被对方的回答给噎了一下,不按套路来啊?一点台阶都不给留的?

“做错了事?哼,看你的样子并不像是对他怀有恶意,可学院名册未曾记录有你这么一名学生。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若理由合理倒不是不能考虑放你安然离去,否则……”

“又怎样?”少女依旧与其针锋相对,眼神不躲不避,场中隐约能够闻到一丝火药味。

面对少女多次不识好歹,大姨妈不怒反笑,不过笑声中唯有冷意。她不再收敛自身修为,化墟境气势全盘托出:“那便只好请你永远留下。”

“你可以试试。”少女气势丝毫不输半分,再度摆开拳架。

空气似乎在此刻凝固,以湖心阁为中心,阵阵涟漪泛过整片湖面。春风过畔阁前止步,鸟雀详鸣戛然而止,万里晴空隐有乌云渐起,浮华景致恐将晕染朱砂。

浔之见此无言,蹲下身用袖子细心帮少年擦去满脸血迹,推了推依旧瘫软晕厥的萧亦笑:“别装了,婆媳关系有些僵,起床劝架。”

话语刚落,少年突兀一个后空翻跃起,单足点地潇洒而立:“光天化日朗乾坤,浔之老弟莫——诶?这么热闹都在呀。”

儿女目光同时望来,就跟瞧二傻子似的,紧张气氛逐渐有退去迹象。

“阿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大姨妈,亲生的。”

随后又转向小萝莉:“大姨妈,她叫樱挽漓,是我未婚妻。我打算择日便与她成婚,您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日子比较合适?我觉得今天就挺不错。”

“我不同意!”二女同时喝止。

“啊嘞?”

呆毛少年显然没太能搞清楚状况,他刚想出口询问原因,二女却再一次向他展示了非同一般的婆媳默契。

“闭嘴!这里没你的事!”

这能忍?反正萧亦笑那满腔热血的大男子主义定是忍不了的,面对二女,他无疑展现出了身为家中男人所应有的话语权:“岂有此理!我笑某人堂堂八尺好男儿不要面子哒!劝你们最好别忘了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否则!”

浑身寒毛竖起,鸡皮疙瘩一地,他此刻算是体会到同时被两个在乎的女人冷漠盯着是什么滋味了。

“好吧,我滚。”

他败了,但他从不服输,一面翻着跟头滚到大姨妈耳边低语着什么,一面对着樱挽漓比划着‘一切都交给我来解决’的手势。

“不行,我绝不同意。”

“别呀大姨妈,我给您嘤嘤嘤好不好。”

“她来路不明,身份可疑,不仅实力高深莫测还能在不触动任何渃漓阵法禁制的前提下人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学院深处,这等手段绝不是能够轻易控制的。”

“我并没有打算控制她,女孩子家家的一个人漂泊在外、孤苦无依,多可怜啊,收留她先暂住一阵子也是身为九十一世纪优秀青年所应遵循的基本社会职责吧。”

“女孩子家家,孤苦无依?可怜?你确定要把这些形容词用在一个能与化墟境过招的老妖怪身上?”

“我不管,她,我必须留下。”

“那我也必须很遗憾的告诉你,这,我绝不答应。

你时刻都得记住,我不仅是你小子的姨妈,更是渃漓的学院长,万事都得从学院的角度考虑,断不能因为你随性的见色起意便陷学院安危于不顾。”

“可是我已经答应过她了。”

“那也不行,古有一诺千金,更有千金散尽还复来。你已经不小了,做事不能总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大姨妈,千金散尽还复来不是这个用法。”

“再顶嘴?”

“抱歉,大姨妈,笑儿知错。”

“知错就好。”

闻言,少女眼神有些黯然,虽说她对当前状况早有准备,却依旧难免有些失落。

“但知错归知错,她,我必须得留下!”

“执迷不悟,必须的理由呢?”

“我得为自己犯下的错事负责,这是作为男儿的底线。”

“负责?”

听闻此语,大姨妈心思刹那急转百千脑壳,她面容有些羞红,眸中满是欣慰。

“你,该不会是已经夺了她的……”

“噢,那倒不至于。”

“切,害的老娘白激动一场。说白了还是馋她身子呗,我会不知道你?”

“对!我就是馋她身子,我骄傲,我自豪!”

“可以。”

“诶?”

面对大姨妈突然的一转口风,再佐以对其性格的了解,萧亦笑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既然你那么喜欢这个小妖精,姨妈自然要代你将她永远留下。”

气势轻轻震出,暖木地板硬生崩碎,周围床榻、书架、几案以及所有入目所及的家具尽皆震飞出阁外,御灵境强横实力一显无遗。

“这就开始拆家了吗?真是一群长不大的孩子。”孔浔之扶额叹气,跃出阁外立于岸边以免遭到余威波及。

对面少女见此重新双足分立、俯身摊臂摆回对决架势,一身灵力即刻运转至极点,丝毫不惧。

“大姨妈,您冷静!”

“笑儿,躲一边去,今天我和她之间必须躺下一个。”

“阿漓,我大姨妈其实没有恶意的。”

“笑笑,你躲远些,我不想误伤到你。”

“哼,不知天高地厚。”无视少年的不断劝阻,她随手引出一条锁水鞭,灵力紧紧裹缚其上,一阵匹练伴着音爆声径直朝少女砸去。

“啪啦啦!”

鲜血激洒,一道鲜血淋淋的鞭痕霎然浮现于萧亦笑脊背,睡袍的整个身后部位皆被余劲炸的破碎稀烂。

眼前情景在少女意料之中却又出乎意料之外,看着眼前少年嘴角缓缓溢出的血迹,她的视线有些发颤。

“虽说有些措手不及,好在是成功挡住了。”

少年笑容暖人心脾,哪有刚刚遭受过化墟境仙人一击的绝悟?

“你……你没事吧?”

“开玩笑,论抗揍我可是专——”

“啪啦啦啦啦!”

未等说完,又是一鞭上背,这一回光听肉绽声响就知道比之前要重上许多。

“喜欢挡是吧?我悉心教你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你胳膊肘往外拐的?”

强行咽下已经涌上喉头的鲜血,他转过头有些懵逼地望向小萝莉:“大姨妈,这力道好像有些——”

“啪啦啦啦啦啦!”

又是一鞭,力道远胜方才。

“再不让,我就活活打死你。”

“让是不可能让的,介背脊都不可能让,嗓门子又不会大,只能靠强行挨揍才能勉强维持的了生——”

啪啪啪!不等说完又是三连鞭,扬起的鲜血中掺杂肉沫。

少女脚步微微后撤,拳头紧握,眼神阴沉。

“阿漓,别动手,她是我大姨妈。”

语调显的有气无力,但他依旧将少女紧紧抱住护在怀中。

“放心,有我在。”

小萝莉见此嘴角一勾,语气淡漠不杂情感:“你成功耗光了我的耐性。”

她将鞭子收回到近前,将鞭身挽成了一个最为适合发力的弧度,灵力如大江溃堤般奔腾涌其内。这一鞭,名断江。

就在此鞭将出而未出之际,一直躲在安稳怀抱中的少女突然探出脑袋,对着小萝莉挤出一个哭似的微笑:“大姨妈,已经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