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渃漓赋 > 第八章 天上掉老婆咯
天际若血洒,残阳烬余晖。

“这里,好冷,我似乎曾经来过。”

少年独身行走于阴阳交界,在他周围开满了如海似的彼岸花。不闻风声,但见赤月渐悬,死寂而凄美。

他蓦然发觉道路尽头站立有一女子,她着一袭素白,白发染着雪樱长长铺洒在地,在这无边际的血红中显得格外惹眼。

由于相距甚远,实在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少年刚想开口询问,一声娇俏而又温柔的嗓音即时在耳畔回响。

“寒宸,快过来。”

少年知道,这一定是那个女子在说话。至于她是如何做到百步传音的,少年没去深究,毕竟当下情况以及没有必要再去考虑科学了。

“姑娘,请等等。”他吃力的迈开腿,极度的寒冷使他动作僵硬,无论如何奔跑始终都与女子相隔百步。

正当他筋疲力尽想要休息片刻之时,肩膀忽的被人拍了一下:“嘿,我在这呢。”

这可着实把孩子给吓了一跳,他慌忙转头,入目所及云遮雾绕,即便近在咫尺也依旧看不清脸。

但他知道这雾霭之下绝对是个生平仅见的大美人,雪月长裙极具仙气,雪樱长发清香诱人。

“姑娘,请问这里是?”

“哦,这里是死人呆的地方,你是死人吗?”少女语气故作幽森,可少年却莫名知道这妮子在那可劲憋着笑呢。

“我……死了吗?”

“呵哈哈哈哈,你好呆啊,要是没死,你怎么可能来得了这里?”少女再也憋不住笑意,语调极尽欢脱。

“那,姑娘你是来为我引路的吗?”

“你看我长得有那么像黑白无常吗?”

“我看像。”

“像你个大头鬼啊!”她抬起手臂作势就要给这口无遮拦的孩子一个板栗尝尝。

少年不躲不避,只是笑着凝望雾霭后那张注定绝美的脸庞。

少女被他的举动气笑了,只得将板栗重新收回:“得了,我是来带你回阳间的,跟我的对台戏还没搭完,你可不能就这么领盒饭了。”

“可以说些我能听懂的话吗?”

“少磨磨唧唧的,快把屁股撅起来。”

“啊嘞?”

也不等少年有所反应,她拽起对方衣领子直接用蛮力给他转了个面,见腚子露出抬脚便踹。

“走你!”

少年猛然睁眼,从那一头冷汗便不难看出,那一脚恐怕真踹的不轻。

“我刚才,做了个什么梦来着?腚咋生疼生疼的?”

他抬起手,阳光透过指缝照进那对异色眸子中,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机盎然。

“总算是挺过来了,也不知道大姨妈她——哈欠!咋那么冷,我被褥呢?”

下意识左右寻觅,当他完全侧转过脑袋时,他整个人瞬间呆愣,那双迷人的眯眯眼瞪的老大。

在他身畔此时正酣睡着一位少女,一位相貌绝美且有着满头雪樱色长发的少女。

他不可置信地将脑袋僵硬转回,目视天花板,愣是半晌没能回过神。

“这莫非就是前辈口中常说的春梦?如此甚好,肾好肾好。”

悄咪咪地又侧头斜瞟一眼,再回头,再侧头......如此反复,反反复复,反复不止。

“根据这被褥外裸露着的雪嫩肌肤以及被褥呈现出的玲珑曲线,莫非……是真空哒!既然是梦,稍稍摸上一摸应当不妨事吧?”

狠狠擦了把嘴角哈喇子,手掌不安分地朝着被褥缝隙处探去。

也不知是从哪来的一记大嘴巴子,他整个人莫名被扇的三百六十度自转体滚飞下床,借着惯性还在地褥上搓起一阵鹅绒。

“我去,这真实的痛感。”

得知此景非梦的笑某人蹑手蹑脚地重新爬上床,他侧起身,单手托着下巴,姿势妖娆就这样一眨不眨地盯着少女直瞅瞅。

“这,就是触电感觉么?”

下意识的想伸手摸摸脸蛋,见少女秀眉突然一皱,吓得他立马收回手,好一个有贼心没贼胆。

“我不动,我不动。”

雪樱长发随意披散,头顶那根修长柔软的呆毛伴随着她一呼一吸不停的耸动。眉眼精致,鼻尖挺翘,樱唇粉嫩,嘴角还微微沁起一抹醉人弧度。

脸颊有着些许唯清纯少女所独有的婴儿肥,却又天生狐媚之态。纯中带媚,媚里透纯,高簧瑟见此直呼内行,愤然折笔当场!

半条雪白大长腿随意搭在了被褥外,白里透粉,没有精瘦透骨之感,更不曾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软嫩弹韧皆无缺,形似皎月隐半弦,醉乡旖旎,入画天成。

少年一面欣赏一面开始思量起古怪:“整片暖湖明明都布有阵法,她是怎么做到再毫不惊动阵法的前提下偷溜进来的?

而且越看越觉得眼熟,偶然的还会让人感到菊花一紧?莫非,是采花贼!?肾好肾好,某已躺好,任凭姑娘采撷。”

正当他神飞天外自娱自乐不止时,少女突然自被褥中伸出手,就这样当着他面优雅地抠起了鼻屎!?

“我去!姐姐你别呀!”

捣鼓一阵发觉无果,少女显然有些气恼,她愤然坐起,自顾自旁若无人地伸了个懒腰。

这玲珑曲线以及!哇!画面太闪根本看不清,摄影师乱打什么闪光灯!

这幅场景就如同是导火索被点燃,萧亦笑那经年累月锤炼而出自控能力在这一刻直线临近冰点。

未等少年取出随身放大镜,她便换了个面继续做起了那未完待续的春秋大梦,这番操作与某人简直如出一辙!

上半身完完全全裸露在外,背部线条朦胧精致,如大师精心水墨晕刻,勾人至极。引得人不由感慨:这美背要不去拔火罐,那可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萧亦笑,你要是现在趁人之危,可就是畜生了,一定要冷静。”

面对极致的诱惑,笑某人显然表现出了出乎寻常的镇定,这显然就是身为猪脚所应率先具备的社会责任感。

“罢了!畜生就畜生吧,总好过畜生不如!”

好吧,他败了。

于是,他愤然起身!反手抓起被褥把少女身子重新掩上,顺带还把裸露在外的手脚也给带上了。

做完这一系列操作,他气得一跃三尺,在地上直蹦直跳直打滚。

“我恨呐,我恨呐!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萧亦笑你做什么正人君子!这不比那春宫图强上万千百倍!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

“谢谢你。”

闻言,他木然回头,少女已经卷起被褥坐在床沿。她单手轻托着腮帮子,笑容清雅,一对洁净无暇的异色眸子眨巴眨巴地注视着萧亦笑。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中了幻术,幻术的名字叫作:你笑起来真好看。

“哦,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实在太困了,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借宿了一晚,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少年依旧愣愣无神,显然那幻术并不是一般的强劲。

“其实我是为了躲避一些人的追杀才被迫逃到这里的,现在一个人漂泊在外,孤苦无依,可以麻烦你暂时收留我一段时间吗……”

仍旧深陷幻术动也不动。

“那,就先不打扰了。对了,很感谢你帮我盖被子,山水有相逢,但愿以后我们还能有缘再见。”

她回头瞬间,脸颊滑落下一泪晶莹,起身径直朝那临湖落地窗行去。

翻窗讲究。

在萧亦笑视线不及处,少女嘴角微微扬起,眼中尽是自信,哪还有什么楚楚可怜?一派的万物皆在掌控。

她在心里默默倒数:“三、二、一”。

果不其然,在数到一时,少年掠身上前紧紧握住了她的纤细手腕。

“不瞒姑娘,其实我刚才已经把你给看光了,你的身段我笑某人愿称之为最强。

请别误会,我的意思自然是得对你负责,光光收留下你可远不足以昭显出我的诚意。

这样吧,反正你定是不好再嫁去别人家了,不如咱俩挑个黄道吉日直接成婚可好?我刚去看了一眼黄历,今天就很不错。”

她回过身,眼眶噙着泪水,一阵春风恰到好处的挽起她额前那如雪发丝,回眸顾盼间直教人心都化了。

我去,看来这小妖精道行不是一般的高啊。

“放心,你肯定是我的一房,妥妥的大老婆,我家也不曾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娃娃亲。以后只要你不乐意,我就绝不纳小,若有违背,断子绝孙。”

“可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无妨,我可以先等你长大,一天时间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那就后天,反正黄历我写的。”

“我可以拒绝吗?”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自由,可是不瞒你说,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连咱俩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呵哈哈哈哈,你是妖怪嘛?”

“不会吧?你也一眼就看出我不是人?”

听闻此言少女显然略有顿色,她慌了,她慌了!

“在下萧亦笑,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笑一笑吗?有趣的名字,跟你很搭。我姓樱,名挽漓,是娘亲给我取的。”

“应晚离,挽别离,看这名字,你娘亲一定很疼爱你吧?”

“或许吧。”

二人似乎同时陷入了沉思,片刻萧亦笑灿然一笑打破沉寂:“阿漓,之后我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啊?”

“住在同一个家里的人,一家人,没错啊。”

听了这话,少女似乎有些触动,她眼神先是飘忽躲闪,随后直直望向少年。

“好,好啊。”

“行,那就说定了,一会儿我带你去见过我大姨妈,这样你就是我老萧家正式的儿媳妇了。”

对于少年下一句话,她显然没能听进耳内,只是在心中默默念叨着那两个字。

“家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