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渃漓赋 > 第七章 好兄弟就是在你需要女人时挺身而出
三年前,渃漓学院某处湖心暖阁中。

“嘿!人类!猜猜我是谁!说出来本圣也不怕吓哭你孤便是那号称傲天邪帝的龙傲天陛下本尊亲临你这凡夫俗子的破败院落感激涕零吧低贱种族!”

少年自顾伏案翻书,头也不抬地回应道:“你来了。”

打量整个宽阔房间唯有少年一人与书山为伴秉烛夜读,然而那无源话语却又再度诡异地响起。

“人类你为何不按剧本来?按照套路你此时应被吓得语无伦次四处张望大惧道:何方神圣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未能远迎还望傲天邪帝恕罪往后当牛做马只凭邪帝大人吩咐则个只求邪帝大人饶小的一命传我无上机缘以此更好的服侍邪帝大人为您当牛做马。”

“阁下说话,可否略带标点?”依旧是头也不抬的平静回应。

“区区人类你居然敢对本大仙的独特话风产生质疑你可知晓这是要下十八层罗刹炼狱的滔天重责好在本邪帝大人有大量不计小人过只要你立马求饶并发誓当牛做马本神王便可与你既往不咎哈哈人类你可知轻重厉害需要本邪——(岔气)”

少年这才抬起眼帘,面对身前无人处笑道:“瞧,顺不过气来了吧。”

虽然目视前方,但是他的异色双瞳却视线涣散并无焦点。

“人类,你方才对本大帝动用了什么妖术!”

“妖术谈不上,只是建议阁下平时可以多练练肺活量,这对于你的话风稳固应该会有不少的好处。”

“区区人类竟敢对本邪帝指指点点!简直岂有此理放肆至极目无王法人间失格!话说练习肺活量有什么比较好的技巧吗?”

“增强锻炼,日常开挂,根据自身条件选一个就行。”

“本邪帝选锻炼,别以为本圣君不知道你一门心思想找理由封孤的号!”

“有志气,再过大约两个时辰天边就有鱼肚白了,到时我们先进群山晨跑个三百里热热身。”

“跑就跑!本圣尊莫非还惧了你区区人类不成!”

少年只是微笑,继续垂眼埋头看书。

“人类,本邪剑仙问你。”

“请说。”

“为何本神尊如此闪亮登场却丝毫未曾震撼亮瞎于你?孤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在下天生异瞳,赤瞳作用明显,能够加深对于一切事物的感知并且作为幻术媒介。而蓝瞳,除了睁眼时会不断消耗大量神魂外卵用都没一点,于是按照套路,肯定是封印寄宿着什么奇怪的金手指。”

“别提封印,一想到这词儿本帝君就脑阔疼。”

“原先我推测,里面应该会住着一个白胡子秀气老大爷,他会在我被退婚的时候挺身而出指点迷津,于是三年之约我一雪前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此时身前几案突然出现出现了一位仙风道骨,白衣白须的老人家,周身尽是仙气飘然。

“人类,你所说的白胡子老大爷是长这样吗?”

少年再度抬头,见眼前人不由惊喜道:“神了,就是这个味儿。”

“哈哈哈,人类,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你要跟本魔尊学的还有很多呐。”

老仙人说话间身形再度变换,一会儿变成银甲将军,一会儿变作儒雅书生,最终变作了一位年轻谪仙,一头雪发垂落在地,只是脸庞似有雾霭萦绕看不真切。

“说吧,还想要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本神人变不出的。”

少年闻言顿时一脸兴奋:“阁下能帮我变个妹子吗?”

“不可能!堂堂万丈帝王将相怎能在你这区区蝼蚁面前哗变女子取宠?若你这腌臜人类对孤起了色心歹意又当如何?”

“此言倒是在理,魔尊,哦不,帝君,也不对,神尊,不是,傲天邪帝阁下,在下还有几篇武技需要通宵参透,一会儿得空再陪你聊天。”

“人类,看到你本魔王心情不错,修炼方面有什么不懂的尽管诚心诚意地问本帝君,本邪尊不妨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噢,谢谢,不需要。”

“哼,区区人类竟敢小觑本鬼王,简直岂有此理放肆至极目无王法人间失格!”

年轻谪仙信手一扬,隔空自书架随意牵来一本书籍,装模作样地翻了两页便一脸不屑地将之置于书案。

“哼,其上内容,愚昧不堪,粗俗无比,本魔仙仅一眼便看透了此武学的一切精髓!”

依旧是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小魔仙大人,书拿反了。”

闻言,谪仙下意识慌忙将书摆正,嘴上却依旧装腔作势:“哼,区区破书,即便拿反了也不妨碍本魔头一眼看穿其武学精髓,人类,尽管臣服于孤吧!”

“启禀魔仙女王,这本其实是我珍藏多年的一册春宫图,并不是什么武学秘籍,不过上面所述的一些技巧口诀还是挺有实用价值的。

比如说什么:九旬老汉怒推牛车,后劲在前。千年古树盘根百里,直扎地心。菩萨低眉莲台高坐,佛理禅鸣。骁勇悍将七进七出,勇冠无双……”

“一派胡言!本妖圣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胡七八糟!这都是些什么狗屁倒灶歪理杂言!本神帝就算是饿死,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再看你这破书一眼!”

一刻钟后……

“喂,人类人类,你快看你快看!看这幅画,画的是真棒!惟妙惟肖的,这真的是出自人类手笔吗?”

王某人拍案叫绝直呼真香!

“这幅图名为玉女羞衽月可撷,听卖我图册的那位老前辈说,乃是出自悲菊国南阳著名画师高簧瑟之手。

据传此人生平不近女色却唯独痴情于画美女,其笔下女子那是个个倾国倾城妩媚天然,静若处子,动若花魁,其画作引得无数痴汉休妻纳画,日夜枕画、捧画而眠……”

谪仙人听闻全面解读频频点头称是,一时间对眼前少年竟莫名有了几分钦佩。于是二人各自看书,学习氛围堪称一绝。

“嘿!人类人类,你快看这段口诀:荆轲刺秦临王阙,嬴哥绕柱剑含袂。一步险刹三点血,大江叠浪誓不绝!写的是真好!霸气!妙极!简直深入孤心!”

谪仙人拍案叫绝直呼内行!

“这段招式口诀其实是出自于一个真实典故,说的是拂曦北域秦骊帝朝在几千年前还只是寻常王朝的时候,他们王上决心一统周边七国。统一大业进行到一半时,有敌国刺客假借献图之名欲将其刺杀。”

谪仙听闻立即兴奋道:“献的什么图!是春宫图吗!”

“额,那倒不会,是七国之一的燕国地理形势图,假借割地献图之名获得近距离刺杀秦王的机会……我咋感觉你好像被我带坏了?”

“无妨人类,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荆轲朕知道,就是那个打野很厉害的女英雄对吧?本鬼圣经常被她单杀!简直恨得她牙根痒痒!”

“荆轲是男的!荆轲是男的!荆轲是男的!他作为大燕国知名刺客生平最大的功绩就是从来没有成功杀过一个人!

话说回来那个打野很厉害的女英雄最近是不是被削废了?在下纵横黄金高端局已有许久未曾见其身影。”

“人类,回头一起开黑?”

“好说,那咱快些把这段演完。”

“人类,这段口诀有什么深层含义吗?本萝莉,啊呸,本罗刹研究半晌愣是未能点出其精髓所在,着实奇了怪哉。”

谪仙人即刻正襟危坐,当场入戏。

“荆轲刺秦临王阙,意旨身处王宫重地,刺杀凶险,九浅,哦不对,九死一生。然我荆某人凭借一腔雄肝义胆硬是要闯上一闯,乃是为了抒发:身予大义,纵然亿死又何妨的英雄情怀。

嬴哥绕柱剑含袂,意旨秦王身法极妙,三点一线风筝到位,含剑隐喻杀伐内敛只待一招夺胜,突出秦王的强以及荆轲的难,承接上文,为下文做铺垫,可谓全文戳眼之笔。

一步险刹三点血,寥寥几字便将秦王电光火石间的高绝反杀展现的淋漓尽致,出剑之快,一步瞬息直达要害,险之又险,血溅剑身三寸!高手过招自古便是那么的朴实无华,且枯燥。

大江叠浪誓不绝:收剑纳鞘,他未有半分死里逃生的庆幸。一身帝王气概如那滔滔大江叠浪,杀阵无前,天下大统之势必如孤手中长剑,万古不绝!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好!说得好!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知不觉已闻鸡鸣报晓。

此刻回神发觉眼前谪仙人已然变作了一位仙气女子,俏脸之上依旧有云雾遮盖看不真切,可即便如此也足以看出其秀色可餐。

“这图册我很喜欢,可以送给我吗?”女子开口,嗓音甜美活泼如闻仙乐。

压下疑惑,少年仔细抚了抚图册,语气难得认真:“虽然很不舍,但看在同是爱书、懂书之人的份上,赠予你也无妨。”

“哇!人类你太好了,凭你这句话,你这个兄弟我认定啦!看画册上的署名,你应该是叫萧亦笑对吧?我叫凉墨,往后还请多多关照。”

“傲天邪帝大人,您的话风咋突然变了?”少年还是未能止住胸中不解。

“什么傲天邪帝?听上去也太中二了吧,你为什么要给我取那么二的名字呀?再说我的话风一直都是这样呀,有哪里不对吗?”

“噢,没有……可能,是我梦游了吧。”

“呵哈哈哈,你真有趣。”

“敢问墨兄性别究竟……”

“你希望是什么自然就是什么咯,有句老话说得好,所谓兄弟就是在你需要女人的时候挺身而出做你的女人。”

“老话讲究。”

“哦对了,作为回礼,这个送你。”

看着悬浮于自己眼前一尺处却觉冰寒透骨的幽蓝火苗,少年有些疑惑:“这是?”

“按照你们的说法,我应该是被叫作“谛圣宸寒焱”,位列九脉火源之首,主掌阴阳生灭。

你眼前这个是我从本源里分化出的一朵火灵,虽然只有一小朵,以人类的肉体凡胎却几乎不可能将其驾驭。”

“驾驭不好,会死吗?”

“当然会,死的连渣都不剩,永不再坠轮回嘞。”

“那我拒绝。”

“拒绝的确是最为明智的选择,但我希望你能接受。”

少年望向窗外,天边已然浮起鱼肚白,东海渃漓的第一抹晨曦自群山夹缝中渐次辉映。

“阴阳,生灭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