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渃漓赋 > 第六章 与其炸塔不如洗香香
“浔儿,愣在原地想什么呢?”

发觉二人已在远处朝自己招手,孔浔之这才停下思绪快步跟上。

“大姨妈,结果怎么样?”行至半途,萧亦笑终于还是问出了心中疑惑。

学院长闻言停步,下意识的攥了攥绫罗裙角:“还不错,净魂塔经过我这些时日不断地修复温养,已经能够重新压制住它了。”

“压制住几个呼吸的时间吗?”

回过身踮起脚,慈爱的抚了抚少年的脑瓜子,看着眼前已然比自己高出了好几个头的傻外甥,她咧嘴一笑,语气柔和:“不怕,有姨妈在。”

早已琢磨了许久的说辞到了嘴边却如同被噎住了一般,只得重新吞回,万千言语化作一句:“好嘞,大姨妈。”

“这就对了嘛,别去想那么些有的没的,时辰已到,该泡澡去咯。”言罢小萝莉还不忘一阵坏笑地拍了拍少年肩膀。

听闻“泡澡”一词,萧亦笑顿觉脊背发凉,即便如他这般悍不畏死此刻也难免腿肚子直打颤。

常人不知泡澡有何特殊含义,一旁的孔浔之却是一清二楚,当下同样拍了拍少年另一侧肩头,聊表同情勉励。

未等少年发表感言,学院长指尖印决飞快掐动,脚下即刻凭空出现符文法阵,光芒刹那炽盛过后,原地已没了三人踪影。

袖漓山,乃是学院长私人主岳,高约七百丈。作为整座仙岛的核心灵眼所在,各处阵法禁制的主掌之地,珍藏有无数不传秘宝,可谓渃漓心藏之所。

其上风景优美,落樱缤纷,古色石阶盘山而行。山腰处一年四季皆有紫气灵雾环绕,如若仙人拂袖,堪为奇观。

此时正午三刻,三人行至山巅聚阳阵外,顿觉炙热袭身,如陷丹炉。

说是聚阳阵,不如说是一座风水位特殊,天然具有凝阳聚气功效的蒸腾泉眼。

远观如瀑布幽潭,不闻落水相拥,近看才知原是由于灵气过于浓郁导致呈现出半液态水幕状。

半液态灵气,浓郁程度远超外界何止千百倍?在此等灵脉修炼不仅难助修为寸进,而且还极有可能因过浓灵气自由浸透脉髓,中毒反噬,轻易丧命。

凡人一眼便视作仙境之地的神迹落在略晓修仙入门篇的修者眼中哪能不惧为修罗刑场?

游蛇吞象,不过如是。

“浔儿,此次淬体非同小可,我恐怕无法再同时分心护着你了。”学院长止步于阵前,语气有些凝重。

“姑姑大可放心,浔之易水诀如今已至七重境,想要同时皆顾炼药、护体应当已非难事。”

闻言学院长下意识回头望向少年,即便如她这般神通也不免心惊:“这么快就又破境了?即便是君策在这个年纪也不过六重止境,果然是青出于蓝。”

“那好,自己注意安全,一有察觉不对马上告知我,切忌硬撑。”

“浔之明白。”

“大姨妈,那我呢?”

“你自创的淬体功法你问我?!”

“哦对,差点忘了这茬。”

萧亦笑猛地恍然,立马正色跟个老神棍似的掐算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怎么样?这一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

“比较平时,药材剂量需要再加七成,灵气液化浓度大概再多三成,药潭温度需要稳定控制在三百到三百五之间,到达关键“淬火”段时需要短暂提高至九百,待到骨骼出现分解迹象时立即覆药锤炼,同时需要注意骨髓蒸腾……”

“你这也太笼统了,这种事哪怕纤毫之差也足以大幅度影响结果。”

“因为是大致推算,加之首例自创难觅参照,所以难免有些偏差。”

“只是有些偏差吗?”

“额……很大偏差。”

“其他倒没什么了,由于是夜胧寒三重天收官,所以这一次可能会比平常更疼一些。”

“只是疼一些吗?”

“额……疼很多。”

“不仅疼很多,你还需要从头到尾保持最佳清醒状态,精细至毫厘地控制气血走向。”

“貌似,是这样。”

“你还真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没法子,想要彻底控制住那所谓的丹火,只有顺其脉络淬体疏导,刮骨疗毒逐渐磨去它的躁性,除此之外,我目前想不到其他方法。

反正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搏一把,只是大姨妈和浔之……”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为了你这回我可是准备了好些个高阶护身灵器,周围十八层护山大阵也都已经加固到最高状态了。就算待会儿不小心又炸炉,也炸不死我们俩。”

“如此甚好,肾好肾好。”

少年此刻的满脸无暇暖笑哪像是“即将奔赴刑场九死一生的死刑犯”?落在大姨妈眼中难免一阵心疼。

“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不管表现的再随意,心底其实还是很害怕的吧。唉,果然还是算不出。”

一旁的孔浔之只是无言而立,淡如止水,却难知这平静潭面之下是何等的暗流汹涌。

“行了,时辰已到,‘开炉炼器’。”

于是三人再不拖拉,开启护身羽衣径直步入阵中。

纵身跃入半液化状态下的药潭未曾激起半点水花,只有轻微涟漪自身周荡漾开来。

周遭的灼热使得萧亦笑那身极具韧性的皮肤刹那泛起血红,温度剧烈变化让少年的牙根有些打颤,浑身血液也在片刻接近沸点。

“需要先让身体适应一下环境吗?”学院长凌空盘坐于萧亦笑身前,侧望少年的牵强笑容,不忍直视。

“不必,这次的时间比较紧,还是从速的好。大姨妈,一会儿我可能会出很多血。”

“放心吧,我会帮你隔绝开血腥气,你就只管集中精神。”

“好嘞。”转头望向孔浔之:“浔浔,该加柴烧水了。”

“嗯。”

孔浔之手印急速变化,精细牵引起聚阳阵脉络导引。几乎同时,药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完全液态,沸点足足接近三百的潭水也隐约浮现出了气泡。

温度瞬间升高使得本就没有适应水温的少年立马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当下他牙关紧咬,强行将整个身躯完全没入潭中,双手颤抖结印成打坐修炼式。

因为有着净魂塔的庇护,外界温度变化完全接近不了学院长肌肤半寸,但由于来前已与少年建立好了神魂链接,此刻强行分担了对方痛楚的十之一二。

小萝莉使劲地倒吸着凉气,希望能够借此微微缓解那宛如架在火堆上炙烤的剧痛,有一说一,她已经疼的泪珠子在眼眶里直打转了。

从小娇生惯养被孔家视为掌上明珠的孔大小姐何曾吃过这般苦头?仔细数来这人生的四十余载,便是连破皮都难有几回,眼下这般痛楚哪是她能吃得?

“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

她在心里暗骂,可是灵力链接却愈发稳固,玉女净心诀的日月同伤篇催动的更为奋力,神魂痛楚的分担效率隐约快要超过了十分之二。

其实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不需承担任何苦痛。尽到本职护住少年的重要心脉窍穴,时刻催动秘法稳固他的神魂便已经够得很了。

她也觉得够得很了,毕竟这些都不是什么简单儿戏,哪样不需要她极度的劳心费神?可是……

“少在这瞧不起人了!”

日月同伤极限发动,痛楚分担已达三成。

感觉到全身灼痛迅速减轻,少年心情却愈觉沉重,立即分神传音道:“大姨妈,别做傻事!”

“可疼死老娘了,你以后可得对我好一些,别再老是气我。”

“我哪舍得气您呢。”

“专心淬体!”

她心里无比清楚,这种级别的痛苦可还远远称不上是热身。

“至少,先帮他节省状态。”

“姑姑,可以开始了吗?”

“上药!”

孔浔之默默点头,指间印决再度变换牵引阵法,潭中颗颗血色灵液被他精细剥离提取而出,联结化为丝线游蛇,自萧亦笑毛孔中徐徐钻入。

一时,萧寒宸眉头缓缓舒展,浑身灼烫之感也如潮水般褪去,血液停止沸腾,体内江海逐渐止住奔涌势头。

但是三人悬着的心却不落反升,因为他们清楚,主菜隐约是快要上桌了。

当灵液丝线在体内经络流转完一个周天之后,一股强于先前血液烧灼数十倍倍的强烈痛楚如同火信点燃爆袭全身。

浑身经脉开始皲裂,皮肤崩碎开道道血痕。除去学院长刻意保护住的几处重要心脉窍穴,其余内脏几乎全都搅在了一起。

少年在一瞬之间变作了血人,体表几乎已无完肤,豆大血珠在被炸出紧密肌肉组织的瞬间就被汹涌潭水吸收回流,场面触目惊心。

牙齿因咬合力过大而崩碎,混着血液肉渣自嘴角淌下,剧烈疼痛使得少年的面容扭曲成了一个古怪弧度,但他却依旧倔强地挤出一抹难看到已经说不上是笑容的笑容,只为了让两位亲人稍稍安心。

小萝莉早就已经疼的满脸泪水,为了不使操作失误,她只能将日月同伤分担效率回调至小一成。可仅是这连区区一成都还不到的痛楚便使得她这位堂堂学院长大人恨不得当场满地打滚嚎啕大哭。

直入神魂的痛楚却依旧远不及心头之痛,一成便是这般感受,眼前这位视若己出的少年此刻却又在经历着什么呢?

身为旁观者,孔浔之实在难以知晓二人此刻正接受着何种非人折磨,只是光看着便觉唇齿发寒。

强大的灵力波动阵阵冲击他身周护体水龙旋,此时已经变得极为暴躁的潭水极具破坏性的将其渐渐侵蚀。

一面全神灌注牵引着阵法,一面精细入微控制着药液抽解,一面还需抵御如此攻势。一心三用,其中艰辛可想而知,可他却依旧觉得自己简直轻松的像在一旁吃瓜看戏。

“可惜,目前只能做到这些了。”

小萝莉愤声嘶吼:“淬火,换药!”

“是!”

毫不迟疑,孔浔之极速牵引灵阵,温度瞬间提至九百。

沸腾炸鸣到一塌糊涂的潭水中同时提取出了无数透蓝色药滴,凝结作一张张大网裹住少年全身,融入血肉,生肌化骨……

逐渐感到痛楚减退的少年这才得以恢复思维能力。

“三转破立,尚余两转。凉墨,你的这份大礼可真是不好消受......”

拂曦历九零一九年春,猪脚因凭仗光环强行破境三转导致心神不济,炙痛攻心,不堪重负,终得猝死,享虚年十九。

至此,本章全剧终,感谢诸位看官一路以来的支持与陪伴,好戏终须散,让咱们相逢下一章节,接着扯犊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