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渃漓赋 > 第三章 他大姨妈?
尘世,拂曦大陆,阡睦洲,东临海域南洋角落处一座地跨百里方圆的龟形岛屿之上,冰雪初化,樱色怡然。

春日暖阳携同絮絮春风重归渃漓,好一派生机盎然,良景写意。

渃漓学院,虽只创立不到二十年却已名气远播,名列阡睦洲三大学府之一,在外界甚至有着“步渃漓如步仙梯”之美称。

学院坐落于渃漓仙岛,通享天然灵眼无数,纵揽旷海灵运,因此院内的灵气足足要比外界浓郁数十倍不止。名师众多,资源丰富,佳景如画,实令人神往。

全院学习风气也是一流,能够于此求学的不是王宗贵族便是天纵奇才,若能有幸结交一二也将会成为将来的一大助力。

当然,这还远算不上是学院的卖点,传闻只要能够在此顺利毕业,便可直接获得由学院赠送的三枚筑灵丹。

作为起步便是五品的灵丹妙药,乃是丹道筑灵进阶天玑境的必备之物,外界可谓倾半国难求,有价无市,寻常人历经一生也难以嗅得丝许药香。

一口气就直接白送三枚,这足以彰显学院的强大底蕴。

但由于来此的学生少有凡俗之辈,因此这筑灵丹倒也不被他们特别看重,他们来此最大的目的只有一个:进入学院独有的玄武洞天,获得天道筑灵的契机……

阳光洒满课业莲台,一位正值豆蔻年华的雪发少女头顶扎着两个小笼包,神情肃穆,双眸微眯,目光深邃,俨然一副与相貌严重不符的老气横秋,平添憨态。

左手持书,右手正儿八经地背于身后。她微扬起小脑袋,一面悠然在莲台之上沓着步子,一面用着她那稚气未脱的萝莉音富有韵律地讲着知识。

一众二十岁左右的少男少女各自席地盘坐,挺直着脊梁,看似十分认真地听着课。

但若是仔细观察,便可发现其间许多人眼神时而打转,老是不着痕迹地瞟过莲台之上那位俏丽可人的小萝莉,随即脸上便难掩享受之色,思绪已然不知神游到了何种不可描述的境地。

这可不能怪他们定力不够,能够进入渃漓学院修习的人中又有哪位会是凡夫俗子、简单货色?

要怪也只能怪这位萝莉导师实在过于养眼了,世间哪能允许有如此娇憨可耐到骨子里的生物出现?简直不讲道理!

在这其中自然也有着例外,正如莲台边缘角落处那位光明正大趴伏邻座学生大腿上酣然大梦的呆毛少年。

飘柔束发垂至腰间,暖春微风轻撩起额前发丝,引得头顶呆毛翩翩作舞,潇洒俊朗的五官之上悠然摆着一副“泰山崩于前,众人皆慌我独睡”的超然笑颜。

旁边少年则是任由其头枕着自己大腿,清澈凤眸淡然凝望台前那位一本正经滔滔不绝着的“年轻导师”。

在其身周,无数少女眼神炙热,恨不得将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寸像素都尽数烙印入眼底,再看待呆毛少年时自然一阵羡煞。

“本小姐若也能有幸如他那般头枕于小浔浔大腿,哪怕仅是片刻,此生又有何憾?唉,想罢便罢。”

“接下来请大家把书翻至第两千零一十九页。”

娇俏清脆的萝莉音继续萦绕课堂,只是这一次,其中似乎还参杂了一些具有清神功效的神魂波震。

那些个正处于半梦游状态下的学生们听闻此音瞬间像是被人在耳旁猛的吼了一嗓子,皆是吓了一嘚瑟。

要不是在座各位都有点神魂境界傍身,可不得当场表演一波坐姿飞升。

感觉到那些怪异目光突然消失一空,小萝莉这才得意地俏皮一笑。

“纵锁揪鸡,‘渃漓赋’系一本有森度,有泪涵,有哔格,有尿点,有情趣,有节尻的倾世神作。

它的每一章都会存在一个已经被大众玩烂到不能再玩烂的老梗,这简直就是令人惊喜的戳眼之笔。

优秀且不知所云的台词!唯美且不知在哪的画风!高调且不知廉耻的逼格!惊艳且没完没了的废话!这些可都是其他平常俗本所不具备的!

更难能可贵的是,此书的境界甚至已经达到了连作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玩意儿的无我高度!

说到此书作者,我们不得不拍案赞绝他那举世古今之间都无人可撼其分毫的绝代才华以及脸皮厚度,他的生平事迹更是.......”

说着说着,小萝莉的神情逐渐浮夸,演技开始脱线,竟在不觉间如作者般达到了某种忘我的地步,光从这点,就足以见得其对于这部神作是有多么的喜爱。

这种喜爱之情甚至已经到达了能够影响身边之人的程度,以至于台下的学生们,全都,懵逼了。

“萝莉导师在说啥?如果我没有老糊涂的话,这节不应该是王居邻导师的炼药课吗?”

“你问我?我问鬼去?”

“我方才已经通灵问过鬼兄了,他说,他也没瞅太明白。”

众人漠然,登时左顾右盼搜寻着某些寻常看不着的东西,脊背冷汗直冒,身周似乎立马变得热闹起来了。

“别找了,俺在你头顶,最近不知咋地好像有些便秘。”

“请问鬼兄对于这节课有何见解?”

“见解谈不上,但是俺瞅着吧,小萝莉显然是恰了作者不少滴烂钱。”

“我看未必,毕竟从头黑到尾,倒像欠钱未还。”

“鄙人以为此言在理。”

如此又听了小萝莉近一刻钟的脑残粉式吹捧之后,终于有位善良的小姑娘弱弱地举起了纤手。

“不,不好意思啊导师大人,我不是故意想要打断您讲课的,但是您好像拿错剧本了耶~”

已然孤身立于石壁顶端,一派高手寂寞的小萝莉闻言微微一愣。

她回首望了望学生们身前有序摆放着的丹炉以及《论牛顿先生棺材板的传奇一生》,又打眼瞥了瞥手中正攥着的那本小说。

一时间,她仿佛陷入了沉思……

“夭寿啦!拿错书嘞!”

她的动作赫然一僵,足下木屐顺势打滑,整个人直接从足有三层楼高的石壁顶端径直跌落。

虽然情况危急,但在场学生却没有一个慌的,他们当然比谁都了解渃漓学院是怎样的存在,能在这样的顶尖学府中担任导师职位,那能有寻常人吗?

别说是区区三丈高了,就算是被人从大气层外直接丢下来都不见得能受伤的好吧!

“啪啦啦啦啦啦!”

一阵稚嫩娇躯狠狠摔进树丛草堆的清脆声响就如同一道道耳光重重拍打在在座学生们的脸上,也就只有忘川美人以及依旧枕在其大腿上酣睡不止的少年才对此见怪不怪吧。

“导师!您没事吧!”

许多学生慌忙起身去扶,这么可爱的小导师要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摔出个三长两短来,想来会成为他们一辈子心魔的吧!?

“没事,你们都回去继续听课吧。”

“真的没事吗导师,需要我立刻去帮您叫医师吗?”

“射射兄弟,真的没事。”

众人这才满脸关心且疑惑地回到了各自座位。

小萝莉狼狈不堪地甩了甩脑袋,动作僵硬的将浑身草叶子抖落干净,显得既可怜,又滑稽。

“她真的是我们的导师吗?该不会是谁家的小妹妹走错片场了吧?”

“我瞅着也像是这么回事儿。”

“管他呢,好看就行。”

“鄙人以为此言在理。”

面对一众学生的古怪目光,内心虽已是将近崩溃,但是你小萝莉毕竟是你小萝莉。在她摧残尘世花朵的这十几年来,有什么大风大浪是她没见过的?

像现在的这种小场面,她甚至不存在哪怕半丝的慌张。

因为她心里清楚:慌?完全没个卵用!

在如此略显尴尬的气氛之下,只见小萝莉从她那一马平川般的坦荡胸怀中悠悠掏出了一根,啊呸!是一副!一副颇显成熟优雅的圆框粉边花丝眼镜。

看外观,似乎还是今年渃漓服装秀的新版限量款。

戴上眼镜,整个人的气质立马摇身一变,倒真有了些导师该有的样。

“猎药术作为四术之首,作用自是不言而喻。小到寻方觅丹,助力修行,大到登顶丹榜,留名千载,都需从最基础的控火开始学起。

众所周知,控火能力与神魂境界的高低有着直接关系,古语有言:不至入微,不染丹炉。开始上课前,我们先重新温习一遍神魂基础知识。”

话至此处,学院长望向莲台角落处的眼神陡然一凛,喉间灵力暗蕴,音调瞬时抬高了数十个分贝:“萧亦笑!你来写一写神魂力的境界划分以及每一层境界的特点!”

众人突闻此声又是被震的一愣,好在早有防备,这才没再一次被吓个机灵,片刻回神间,他们的目光已齐刷刷地聚向一处。

在无数视线半晌聚焦之下,呆毛少年总算做出了一些反应。

只见他先用小拇指随意的扣了扣耳朵,随后一记鲤鱼打挺端坐起身来,懒散的伸了个懒腰,伴着全身骨骼的舒适脆响,优哉游哉地打了个哈欠。

于是,他双手飞速结了一串修炼手印,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身躯颓然栽倒,换了个面重新枕在忘川美人大腿上继续起了他的梦乡神游。

“睡觉就睡觉吧你结毛线的修炼手印啊歪!”

众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目光齐齐投向了一脸黑线的小萝莉。

忘川美人终是放下了手中书卷,轻轻拍了拍少年脑袋,语气柔和:“亦笑,醒醒,你大姨妈来了。”

话音刚落,这位名曰萧亦笑的呆毛少年浑身就是一怔,随即便来了一记懒驴打挺接后空翻。在众人绮丽的目光中,他身法飘逸,单足虚点稳稳落地。

齐腰束发翩然舞动,墨色衣袍随身轻摆,单手负于身后,四十五度角仰望晴空,一派的高手寂寞。

整道动作行云流水花里胡哨,牛顿棺材板见了都直呼内行!

“光天化日朗乾坤,浔浔老弟莫胡言。堂堂八尺好男儿,怎来无故大姨妈?”

感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大对头,萧亦笑这才微微眯缝开眼,低头见孔浔之正扶额摇头。

扶额摇头,一阶暗号也!

当下他便茫然望向台前小萝莉,眯眯眼豁然振开,一赤一蓝异色双瞳随即乍现。

“诶!大姨妈?您咋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