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渃漓赋 > 第二章 秘技.煤气罐
伴随崖石壁上的一阵华光闪烁,万千渃漓学子的灼热目光统统聚焦其上。

渃漓学院每三月一回的月度综测成绩即将于崖榜揭晓,作为学院评测学子资质的主要手段之一,月测成绩直接影响了之后整整数月的修炼资源分配。

成绩拔尖至前九十九者更有机会获得进入琉璃净魂塔淬炼神魂的名额。

神魂境界一事本就名列修者头疼首列,纵你灵府如何广阔无垠,修为如何高深莫测,若是神意未至,终是难过心魔,与那仙梯大道无缘。

神魂修炼的困难绝不是单用言语就能够表达的,因为它不仅需要努力,更多的还需依靠机缘体悟,一念云端,一念深渊。

正因如此,常人的神魂一生都只能停留在最初的凡觉境。

少数人通过偶然间似真似幻的明悟,有可能于某一瞬浅观天地规则,并将其粗糙印入识海,从而达到其上的六感境,也就是世俗界常说的第六感。

当然,这也不过是小概率事件罢了,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有这样瞬息般的明悟,即便是有这机遇也难以将之抓住。

至于其上的入微、观化、凝魂、归魄境等等,则是让人望峰兴叹,非大毅力、大机缘者,不可攀。

而这琉璃净魂塔恰好是跟设定对着干的存在,作为学院长大人的本命法宝、天阶灵器、学院至臻,随手明目张胆地开个挂当然不是啥难事。

塔内共开辟有一百处独立空间可供修行,最高最好的那处自然是学院长大人私人卧榻。

它就如同一座装饰华美的巨型信号接收器,直接接纳天道规则化为无形气运融入塔内。

在其中修行神魂不仅能够有如神助进展百倍,更可洗涤心境,添补气运,使得机缘一事不再缥缈难寻,随笔就来。

因此,这也成为了许多人拼尽心思也要挤进学院的动机之一。

可是在这龙盘虎踞、汇聚无数妖孽天骄的渃漓学院,要想在无数挂壁氪佬中脱颖而出挤进前九十九?

我选择早日梦醒。

“天哪,这一次的综测排行居然又被那个男人给霸榜了!”

“而且又是以三术四猎满分的成绩霸的榜!”

“不愧是忘川美人孔浔之,学院长大人的亲侄子。”

“本小姐此生非小浔浔不嫁……”

伴随着榜单逐渐明朗,一阵阵与往次一般无二的台词句式此起彼伏,原本紧张寂静的山崖天台瞬间喧闹。

“快看快看,总分第二名依旧是顾长歌!”

“体术、灵术、幻术满分,猎阵、猎器、猎符满分,猎药成绩缺考!又缺考!”

“即便是次次缺考一科也有把握一直稳居第二,这也太狂了吧!”

“这就是龙旭皇朝的嫡皇子吗,果然不愧阡睦洲最强皇朝之名!”

“本公主此生非小歌歌不嫁……”

不是你们咋还吹个没完呢?一会儿作者被骂水字数锅算谁的?一天到晚嫁来嫁去的成何体统?女孩子要学会矜持!

就在此时,人群中忽有一人高喊道:“你们快看,是活生生的顾长歌!”

众人闻言,立刻齐刷刷地将目光汇聚于一处,在那里,是一名身高九尺傲气匕现的华袍青年,眉宇间尽是不加修饰的低调张狂。

低调和张狂?分明是组反义词才对,可不知为何,一见到此人就莫名的想将它们组合一并。

面对众人的制热眼神以及大声喝彩,他仿佛全然未觉,视若无物,只是目光自顾自地在人群里、天台边不断扫视,似乎在寻找着某位难得心仪的姑娘。

片刻后发觉寻觅无果,便自顾自的径直离去了,从头到尾,他的眼里都不曾包含场上的任何一人。

可就是这样的行为,反倒使得在场大批吃瓜群众对其更为匍首叹服,倒是奇了怪哉。

就在众人不断讨论歌某人果真神武非凡之时,地面忽然有些颤抖,如同轻微地震,当颤抖逐渐强烈,众人寻源望去。

这一望之下,讨论声如退潮般散去,场面再度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某处。

在那里,有一人赤裸上身,高足近丈,肌肉线条分明若坚石垒砌,镇妖石锁捆缚全身,其上符文散发出的隐隐灵气乌光足以昭示其分量之重,以至于青年每步踏出都使得地面微微震动不止。

在那粗犷的石锁之下,是一道道令人望而心惊的狰狞疤痕,映照着他所经历过的那些血腥厮杀,即便是久经沙场的战阵老卒也实难有此殊荣。

他就像是一座小山,一尊门神,所过之处自然地携带着一阵压迫感,让周围之人直感胸膛发闷,气血翻涌。

其名,李让,综测成绩常年第五位,名副其实的决斗狂人,目前战绩:一千战,一千胜。

但有挑战者,少有能在其一拳威压之下不直接震得晕死过去的。这败者名单中,光是综测排行曾进入过前九十九的就有数十位之多。

至于他九岁起便随父四处征战,在进入学院之前手上究竟曾沾染多少敌将鲜血——从他浑身那无处安放的煞气中便不难粗窥一二。

李让,是个只提其名便可使人丧胆的恐怖角色,谁敢让他礼让啊!?

他步履沉重地逐渐行来,无数人都默默让开道路,几乎没有人敢真的看他,只是拿余光微微撇过那些疤痕,便将视线悻悻移开别处。

想来,他应是凶神恶煞,一副的吃人嘴脸吧。

“李,李让学长,能麻烦你给我签个名吗?”

这道娇柔嗓音此时就如是晴天霹雳一般,在场观众无不闪腰敬服:此女当真大气象者也!

遥望少女身材娇小,相貌可人,一派的小家碧玉、小鸟依人之态。她手持纸笔,笑容澄澈,就这么直接迎上了门神身侧。

少女将近一米六的身高其实并不算多矮,可即便她极尽可能的踮起脚丫,小脑袋却只能堪堪与李让小弟相齐平,实在……画面太美,反差太烈。

李让似乎也有微微一愣,可他却并未低头回应来者,仍旧昂首目不斜视地自顾向前方军步迈去。

受到如此待遇,少女依旧毫不气馁,握了握小拳头,跟上前去竟直接横挡在了李让身前。

“李让学长,你的比试我次次都有去看,真是太帅了!虽然你已许久未与人过招,但你那一拳打趴对手时神勇英姿我至今都可以清清楚楚,一丝不落的画出来,不信我现在就画给你看啊。”

场上之人无不唏嘘啊,皆在心底为少女默默地捏了一把汗,祈求着她那副娇嫩小身板子可别让凶汉一拳给轰成肉酱渣子了。

见有人竟敢如此嚣张的挡在自己身前,就连李让本人也是一阵心惊:这年头咋还能撞见这么莽的姑娘啊?稀有啊,珍藏啊,合某口味啊。

于是,他停身驻足,双膝微屈,一记重跳直跃出三丈高,高高跨过少女头顶在其身后轰隆落地。

地面剧烈的震荡使得本就柔弱的少女直接扑摔在地,好一手跳山羊,好一个直男癌!

李让,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无数少年望见此幕皆是愤懑不止,都恨不得上前去狠狠教训一顿这个不懂玲香惜玉的莽夫,可是……

想想就得了。

少女强忍着疼痛奋力爬起身来,当她看到那个男人已然自顾自走远之时,泪水顷刻间噙满了眼眶。

她狠狠地用袖子抹了把眼泪,抓起纸笔踉踉跄跄的再度追了上去。

面对身前这位再次向他递出纸笔的少女,李让漠然停下脚步,本就凶厉的眉宇间赫然又多了浓重几笔,眼中凶芒毕露,阵阵从死人堆中窖藏而出的杀意再不加丝毫掩饰。

杀意压顶,少女眼中的高光瞬间逝去,双颊娇俏红晕消失一空,只余下了青白不接,裙摆之下洋溢起的一阵暖流也在接触到肌肤的霎时化为冰冷。

“事不过三。”

绕开少女,径直离去。

少女浑身颤栗不止,从小便成长于温室娇生惯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珍贵花朵如何能够经得起这般恐惧捶打?

小腿早已麻木,被吓得有些发白的嘴唇微微开合着,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李让!签名!”嘴角渗出血迹,显然,为了克服恐惧,她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这一咬似乎还没控制好力度,使得她此刻的嗓音都透着嘶嘶痛感。

“你在命令我?”

面对这位叕一次横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女,李让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耐心,他的气息从烦躁逐渐趋于暴躁,虎目圆瞪,吓银滴很!

泪水不争气地滑落,强忍着梨花带雨,少女用着自以为凶狠到能吓死头牛,实则可爱中带着满满滑稽可怜的眼神回瞪向了李让。

可是,她再没有胆量说出半个字来,只能闭上眼用尽全身力气将纸笔托上前去。

一拳轰出!不偏不倚。

拳风撩起少女额前略显凌乱的发丝,将俏脸上沾染着的尘土细细吹散。

她睁开眼,一双大手已经递还回了纸笔,纸上,“李让”二字苍劲有力半无花俏,正是一个字如其人。

他单膝驻地,伸出大拇指细心地帮少女拭去眼角泪水。

“以后,就像方才那样直接喊我李让就行,不必扭扭捏捏的。”

或许是因为凶惯了的缘故,猛男的笑容是那般的不自然,可是少女却依旧能够清楚感觉到他笑容里不参杂质的真诚。

收起笑容,青年起身便欲离去。

“李,李让,等一等。”

他回身单膝驻地,与少女身高平齐,目露疑惑。

环顾周围,她羞红着脸凑近青年耳边悄声道:“我刚才被你吓尿裤子了。”

李让闻言不自觉地挑了挑眉,嘴角有些抽搐,显然是强忍着没笑出声,他随即干咳两声,指了指自己的肩头:“坐上来,我帮你挡着。”

“可是。”

“我不嫌弃。”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李煞神几近匍匐在地,眼看着少女笨手笨脚胡踢瞎踩的顺着石锁勉强爬上了他的肩头,一切举动是那么的自然而然——且诡谲。

瞎了,定是瞎了!老衲得赶紧溜回去治治眼睛才行……

崖山高林,有一人遥瞰全局,单手轻托下颌,如与高人棋至中盘,差之一步,俊眉紧锁。

他忽然抬首望向远方山肩雾绕,嘴角微翘。

“终于要来了。”

也不知为何,此刻坐在这位他人畏惧如鬼神的巨大青年肩头,少女就宛如拥有了无穷的安稳与勇气,下意识的抱紧了他的脖颈。

即便此刻再如当年那般面对千军万马合围,想来也不会有丝毫的慌张了吧。

对于少女的越界,青年自然不会抵触。此刻的他只将视线凝聚远处,常年沙场生死磨砺出的危机感使他模糊察觉出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躁动……

怒海礁崖之上,幽谷空涧之中,有一男一女自打坐修行间同时微启双目。

男子俊颜近妖,凤眸迷离,凝然枯坐原地便如那寒川不化拒人千里,只可远观,莫敢近前。

女子容颜绝美,明眸灵动,只需随意一瞥,大家闺秀气质便可一览无余,百花尽羞谢。

二人手印同时变换,功法收势,神魂外放,皆望向学院同一方位,那里,正是琉璃净魂塔所在。

神魂所感知回的恐怖气机使得二人额前立即泛出冷汗,不及迟疑,高阶遁走符即刻焚尽,身形默然消隐原处。

“天字敕令!通玄境之下者立刻有序逃离净魂塔方圆三十里范围!所有执事、导师马上寻觅阵眼,以最快速度结下五行化劲大阵!”

少女稚嫩嗓音还未落尽,无数身影便不知从何处纷纷飞跃而出。

在众多学生懵然的注视之下分别立于无数山头阵脚,盘同一坐姿,结同一手印,灵力外放飞快结阵。

学生们虽然完全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天字敕令”四字他们可都是听得一清二楚,那可是只有在受到灭院威胁时才会启用的最高指令!

“跑啊!”

一时间,甭管三七二十一,学员们各显身法华丽跑路,不是他们不想留下帮忙布阵顺带一探究竟,只是敕令已出,能力有限,可不敢违逆。

当然,这其中也是有着许多例外的,比如说李让、顾长歌,以及方才从海崖、深林赶回的浔之、悠凉二人。

“结阵。”

“明白。”

拂曦历九零一八年夏,渃漓学院,以琉璃净魂塔为中心发生一起规模空前的巨大爆炸,据当事人倾情描述:当时俺也不晓得究竟出了啥子状况,只看到蓝焰漫天,寒流席卷,天地变色,山河动摇,吓银滴很!

六月烈阳之下的学院冰封百里,逾数月,霜雪未曾化尽,整个渃漓仙岛以及周边海域沦为冰川一片。

此次事件中,无数建筑损毁,无数珍奇焚尽,渃漓至宝“琉璃净魂塔”也在同时宣告报废……

所幸净魂塔内禁制繁多加之万众齐心布阵及时,并未造成人员死亡,可即便如此,多数学员依旧身负重伤,寒毒难驱。

这就使得学院不得不支出大量人力物力用作治疗安抚以及学院修缮,一时间,学院锅底渐空。

好在其中有许多学生属国愿意抢着花费巨额资源帮助学院重建,其中龙旭皇朝更是直接一力承担了总费用的半数有余,这才使得渃漓学院有惊无险、盛名未损地度过了此次危机。

这,是渃漓建院十七年来受到最大的一次重创,损失甚至远超十数年前的蛟族侵袭,史称:煤气罐事件。

至于导致此事件发生的罪魁祸首——时隔半年有余,尚未抓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