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许眉间林照亭 > 第167章 谁也不想见
其实,许眉间现在谁也不想见,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外界,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照亭,以及她自己的内心。

虽然当下这个社会,各种歪风邪气盛行,可她觉得人应该自爱,首先从爱自己的身体开始。

许晴洲带着许眉间从侧门离开,以免遇上林照亭,上车后疾驰而去。

他忍不住问:“我送你回家吗?还是你想去别的什么地方?”

许眉间沉默了片刻,才说:“你带我去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吧。”

许晴洲本想开导许眉间几句,但觉得这种事,应该让她自己想通,自己走出来。

于是他说:“我带你去我海边的别墅吧,那里平时很少有人去的。”

许眉间也没说话,只“嗯”了一声,双眸依然通红通红的。

许晴洲加速,向海边的别墅驶去,不料手机忽然响起来,是林照亭的电话。

他没有立刻接通,而是问:“明月,林照亭来电话了,肯定是问我找到你没有。”

许眉间抹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来的泪水,这才说:“你就告诉他我身体不舒服,你先送我回去了。”

许晴洲接通了电话,那端果然传来林照亭担心的话声:“你找到阿许了吗?”

他看了看旁边的女人,说:“我找到她了。她身体不太好,叫我先送她回去了。”

林照亭觉得奇怪,许眉间怎么可能叫许晴洲送,而不叫他送了。

他问:“你是不是又想搞什么鬼?你不怕和她连朋友都做不成吗?”

“我没有,真是明月叫我送她回去的。”许晴洲解释道,可觉得林照亭不会相信,又说,“信不信随你。”

林照亭听许晴洲那口气,不像是在撒谎,反而有些着急地想要解释清楚。

他不禁相信他的话了,问:“明月到底怎么了?用不用去医院?要不要我去陪她?”

许晴洲又看了看许眉间,说:“她应该没什么事,你晚点儿再联系她吧。我现在正开车,就不多说了。”

面对那个家伙的追问,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匆匆挂断了电话。

许晴洲犹豫着开口:“明月,你这样躲起来不是办法,林照亭会担心的,你母亲和继父会担心的,爸肯定也会担心的。”

许眉间紧紧抱着身体,喃喃地道:“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呢?”

她连自己心里那关都过不去,又有什么勇气告诉心爱的男人了。

而且她害怕他会嫌弃她,害怕他会离开她。

想当初,许眉间误会林照亭和宋妃丽发生了什么,如同吃了蝇子般恶心。

如今换做她和林昀生,想必林照亭也会有同样的感受吧。

他们俩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她实在经不起分离,实在经不起抛弃。

许晴洲一边开车一边说:“你若是不想告诉林照亭,那就不告诉他得了,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林昀生那里,我会搞定的。”

许眉间抿了抿唇,痛苦地说:“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可我做不到,做不到。”

她心灵、身体都受到了创伤,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许晴洲只得又说:“要不你就告诉林照亭吧。他要是真的爱你,不会在意的。毕竟这不是你的错。”

可这种事情,许眉间哪里能向林照亭说得出口,更何况她心中还有那么多顾虑。

她不禁觉得越发烦躁、苦恼,也越发伤心、痛苦。

许晴洲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慌意乱起来。

他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明月,你什么都不要想,先休息一会儿,等到了我叫你。”

许眉间靠着座椅,强迫自己不要想那些事情,强迫自己休息,可哪里做得到。

过了一会儿,车子终于到了许晴洲海边的别墅,他下车后,又为她打开车门。

他领着她进入别墅,直接上楼,去了卧室:“你什么都不要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如果有什么需要,记得叫我,我就住隔壁。”

许眉间点了点头,见许晴洲要离开,忙说了一句:“晴洲,谢谢你。”

许晴洲笑了笑,说:“即便我们俩不能在一起,但还是朋友,不是吗?”

许眉间又点了点头,关上房门,去浴室洗漱。

她将水开得滚烫,任由水流不停冲刷着身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洗尽今天遭受的屈辱。

她足足洗了半个小时,身体都脱了几层皮似的,这才出了浴室。

她躺上床,却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睛就是那个男人淫邪的嘴脸。

她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直到天快亮了,这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而许晴洲也是一整晚没睡,时刻竖起耳朵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

早上,他做好早饭,然后敲响了她卧室的门:“明月,睡醒了吗?要不要起来吃点儿东西?”

他等了许久,也不见回复,不禁担心起来,又叫道:“明月,吃早饭了。”

许眉间这才浑浑噩噩地醒过来,只是回答:“你去吃吧,我没有胃口,不想吃。”

许晴洲本还想劝,可知道劝许眉间也没用,不禁下楼去了。

他看着做好的早餐,也没有胃口,点燃烟,呼呼地抽起来。

可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气,转身出门,打算去找那个人渣算账。

许晴洲去了林氏集团,然后上楼,直奔林昀生办公室。以他的身份,随便找个由头就行,也没人阻拦。

林昀生见许晴洲闯进自己办公室,还反锁了门,顿时害怕地站起来。

他哆哆嗦嗦地问:“昨天你打我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了,你又想干什么?”

许晴洲直接上去,一把拽过林昀生,就是一拳:“我想干什么?我昨天揍你没解气,今天又来揍你。”

林昀生原本就鼻青脸肿,现在又被许晴洲揍得鼻血直流。

他又是害怕又是愤怒地说:“你再敢打我试试?小心我叫保安,我叫警察。”

许晴洲凶神恶煞地说:“你叫呀,叫呀,要是让林照亭知道你对明月做的那些龌龊事,要是让你家老太太知道,不扒了你的皮才怪。”

说来也巧,林照亭拿着文件来找林昀生,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里面的话声。

他皱了皱眉,林昀生对阿许做了什么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