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许眉间林照亭 > 第166章 你是我的人了
林照亭和人聊着,忽然发现许眉间不见了,便说了句“抱歉”,去找她了。

可他将整个宴会厅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她。他打她电话,也始终没人接听。

林照亭正着急,没想到看见了许晴洲,便问:“你的伤好些了吗?”

许晴洲笑呵呵地回答:“没什么事儿了,所以来凑凑热闹。”

许文海身体不好,长期需要住院疗养,许晴洲不得不提前出院工作。

他也听父亲说了,许家这偌大的家业,将由他来继承,自然格外勤奋。

林照亭听说许晴洲没事,自然高兴。有些人虽然是情敌,但不代表就不能成为朋友。

他紧跟着问:“你见到阿许了吗?她刚才还在我旁边,一会儿就不见了。”

“没见到,她不会出什么事吧?”许晴洲也知道,许眉间自带招黑体质,走到哪里都能遇到坏人迫害。

林照亭知道,许眉间不会一声不吭地离开,更不会无缘无故不接电话,越发担心。

“我们俩分头找吧,找到了就给对方打电话。”

许晴洲说了个“好”字,就和林照亭分头去找许眉间了。

话说许眉间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忽然被痛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她摸了摸头上的伤,血液已经凝固,想来已经过了好一阵儿。

她本以为那一下会撞死,没想到没有死,紧跟着想起一件恐怖的事情,那那个男人有没有碰她。

她忍着疼痛,忙坐起身来,发现被子下的身体不着寸缕,而衣服散落在地上。

她宁愿死也不想发生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忽然如同坠落万丈深渊一般,除了头上的伤疼痛不已,心里也痛极了。

她的身体被玷污了,她不干净了,以后要怎么面对林照亭了。

她忽然觉得生不如死,觉得生无可恋,悲痛地哭起来。

这时林昀生穿着睡衣,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优哉游哉地上来,笑呵呵地道:“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你现在哭又有什么用了,还不如以后跟了我。我不会嫌弃你和林照亭有过一段婚姻,我会比他更加疼你爱你的。”

许眉间看见林昀生,不禁裹紧了被子:“你是不是骗我的?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

林昀生俯身,凑近许眉间,笑道:“你可是我魂牵梦萦想了许久的女人,好不容易把你弄到我面前,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了。”

他掐住她的下颌,继续说:“乖,林照亭肯定是不会要你了,以后就跟着我吧。”

许眉间想想也是,林昀生觊觎她已久,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了。

她轻笑了一声,眼泪却“唰”地一下涌了出来,不得不面对被这个男人玷污了的事实。

她一手裹着被子,一手抓住男人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林昀生痛得惨叫一声,忙甩开了许眉间:“你他妈的属狗的吗?”

许眉间跌在床上,但她很快又坐了起来,大骂道:“林昀生,即便你玷污了我,我也不会跟你的。你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

林昀生闻言,双眸危险地眯了眯,大步走上去:“许眉间,你是不是欠收拾?”

许眉间不想再被林昀生玷污,抓起床头的东西就向他狠狠砸去。

“滚开,别想再碰我一下,否则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林昀生偏不信那个邪,闪身躲过了砸来的东西,继续向床上的许眉间而去。

许眉间恰好抓到床头的烟灰缸,便朝着林昀生的脑门狠狠砸去,一下又一下。

林昀生不得不放弃,连忙退开了,手捂着脑门上的伤,痛得龇牙咧嘴。

许眉间还没发泄够,又直接将烟灰缸向林昀生砸去。

林昀生吓得转身跑向门口,直接开了门,打算逃跑。

结果他看见她手里已经没东西可以砸了,又停下来骂骂咧咧地道:“许眉间,你再闹腾也没用,你已经是老子的人了。我告诉你,我还录了视频的,一个不高兴就发给林照亭,就放到网上,让所有人都看看你……”

许晴洲正找许眉间,经过一间房间的时候,没想到房门忽然打开,见林昀生穿着睡衣出来。

他正奇怪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见那个家伙的话,不禁愣住了。

许眉间听林昀生说录了视频,还要发给林照亭,还要放到网上去,当即抓狂了、崩溃了。

她一边悲痛欲绝地哭,一边歇斯底里地骂:“林昀生,你个人渣,我要报警,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

她忽然觉得天塌了一般,忽然觉得世界末日了一般,脑子里除了惶恐害怕,便是悲痛。

而许晴洲更加确定房间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直接一拳向林昀生打去。

他爱到骨子里,几次想要碰,却舍不得碰的女人,却被这个人渣玷污了。

他心中的恨,简直是要毁天灭地一般。

林昀生根本不知道许晴洲站在身后,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等他想要反击时,没想到又挨了一拳。

许晴洲腹部有伤,本不宜打架的,但这种情况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忍着伤口的疼痛,又是接连几拳,打得那个人渣毫无还手之力。

不一会儿,林昀生便倒地,别说还手了,连爬起来都不行。

许晴洲快步进去,恰好对上许眉间的泪眼,心痛极了。

许眉间看见许晴洲,只觉得丢脸、难堪,不过还好不是林照亭,否则宁愿当场死了算了。

许晴洲抿了抿唇,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得出来,最终只是把衣服捡起来,递给了她。

然后他转身,拉着那个人渣离开,并顺道关上了门。

即便隔着房门,许眉间听见许晴洲又对林昀生一顿暴揍,可这有什么用了?

就算那个家伙死了,也改变不了她被玷污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她身体脏了的事实。

她不禁抱着身子,伤心地哭起来,简直是嚎啕大哭。

许晴洲听见许眉间的哭泣声,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刀又一刀,鲜血淋漓地痛。

良久,许眉间才哭罢,穿好衣服出来,许晴洲忙上去扶她,但她却躲开了。

他知道她这个时候不想让人碰,便说:“林照亭也在找你,要我打电话给他吗?”

“我现在不想见他,你带我走吧。”许眉间红着眼睛,喃喃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