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试用后,发现效果很好,即使你的功夫很高,
只要被围住,八支小队轮流放箭或者轮流刀砍剑刺,也很难逃出去。
如果遇到的是整支队伍,那就以中队为单位,
各守八个方位,用同样的办法,战斗力倍增。
中队长、小队长们都感到这个八卦阵好,齐心训练,已经很熟练了,只是一直没有投入实战。
沈克用来葫芦口之前,巴桑就叮嘱过他,
像羊威沙那样的高手,沼泽地是拦不住他的。
只是他身为主将,以他的秉性,
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单独开溜,也不会亲自去昌中城向马震沙求救。
当然,一旦面临绝境,他会单独行动的,
如遇到他,切不可单独和他对打,就是乱箭齐射。
沈克用把大帅的叮嘱原原本本告诉各个中队长,中队长们对关大帅那是迷之崇拜,深信不疑,
更何况羊威沙的武功,大家亲眼目睹过,不是一般人能扛住的。
中队长们在心里早就产生防备,遇到顶尖武林高手,
一律布八卦阵,乱箭齐射,管他是羊威沙还是谁?
刚才万典发射三支响箭求援后,姚光杰感到事态严重,
亲自指挥麾下下的八支小队赶来,他从树林里已经看到羊威沙甩刀杀死郑鸿。
姚光杰接受过化装训练,一眼就看出这个中年牧民是假扮的。
他没有想到这个中年人是羊威沙,猜测很大可能是敌人的一名高级将领。
不管他是谁,必须干掉他!
自己手下的一个小队,只有万典一人活下来了,
可见这个中年牧民不仅武功高,而且心狠手辣!
姚光杰咬着牙,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自己的十一名兄弟都被这个人杀了。
他厉声高喊:“兄弟们,古士高小队十一人全部被杀,
凶手就是这个王八蛋,干掉他,为弟兄们报仇!”
羊威沙嘴角一咧,露出一抹阴笑,看这个架势,他们好像摆的是什么阵。
但他自恃武功高强,丝毫不惧,
弯刀一摆,向正北方冲去,守在正北方的小队队员突然全部半蹲在地对他射箭。
与此同时,其他各方位的小队一起对着羊威沙放箭。
因正北方的小队队员半蹲,其他各方射向羊威沙的箭即使射空了,也不会误伤正北方的队员。
羊威沙面对身后箭雨,只得转身拨打箭矢,箭太密集,
他飞身躲到一块大石后面躲避,
可是姚光杰的八支小队是按照八卦方位守着的,他躲在大石后面只能避开一半的箭雨,
另一半小队还是能对他放箭,除非你躲到铁桶里。
羊威沙只得跳出来再逃,和之前一样,
无论他向哪个方向逃,身后都是如蝗飞箭,他只能转身拨打。
如此一来,他的体力消耗极大,左肩胛的箭伤终于崩裂,血流了出来,
此外,他的后背也中了一支箭,好在插得不深,但拔出后,也是鲜血直流。
羊威沙既累又急,额头上汗不断流下来,
他脸上的妆容本来就是用普通材料化的,被汗水一冲,妆容褪去,
本来面目渐渐显现出来,他现在可是大名人了。
忽听一人大叫一声:“羊威沙,原来是你”
众人听出来了,说话之人正是大队长沈克用。
今天一早,沈克用就得到情报,
羊威沙昨天晚上带人夜闯营寨,企图刺杀孙二牛,被围攻后,
只有他一人逃脱,而且他的左肩胛中了一箭。
从羊威沙亲自带人进营寨搞刺杀可以推断,他们已经黔驴技穷,
不排除羊威沙会单独突围,毕竟他武功高强。
他得知姚光杰小队发三支响箭求援,感觉事态重大,难道是羊威沙突围过来了?
沈克用当然知道羊威沙的厉害,
不过他现在底气足,当即骑马带着几个得力的手下赶过来。
正好看到羊威沙真容显露,忍不住喊叫起来。
姚光杰等人一听,攻击更猛了。
羊威沙几乎没有一刻的休息,他气喘如牛,那么多弓弦响声,都盖不住的他的喘气声。
“嗖、嗖”
姚光杰亲自射出两箭,其中一箭射中羊威沙的右臂,他的右臂活动顿时慢下来,
他的左肩胛本来就有箭伤,左臂转动不灵。
这下好了,右臂转动也受到限制,
眨眼间,他的右腿也中了一箭,转身、跳跃远没有之前灵活了。
“嗖、嗖.....”
羊威沙左腿、后背又各中一箭,行动变得迟缓。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他的嘴唇变得苍白,呼吸变得更加沉重而急促。
“嗖、嗖.....”
箭雨仍然不断,羊威沙的身体被一支又一支的箭射中,
每一支箭都深深地扎进他的身体,带起一蓬血花。
他的身上布满了箭矢,犹如刺猬般倒在地上,鲜血从伤口中涌出,染红了身体。
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最终停止了。

他的眼睛依然睁着,仿佛还在凝视着远方,带着一丝不甘和遗憾。
.............
孙二牛营寨,中军大帐。
羊威沙尸体浑身插满箭躺在地上,姚光杰亲自带人把尸体抬过来了。
孙二牛笑骂:“光杰,你倒是把羊威沙身上的箭拔掉或者剪断,这样太难看了”
姚光杰笑道:“这样对敌人更有刺激性,逼他们投降!”
孙二牛严肃起来,
“大帅跟我强调过,两军交战,只要对方将士没有祸害老百姓,
死去的将士都值得尊重,还是剪断他的箭杆,这样好看一点。”
众将一起点头,这话在理啊!
两军交战,双方将士各为其主,谁对谁错?
两个卫兵过来,清理羊威沙身上的箭矢,能拔出的就拔出来,不能拔的就剪断箭杆。
这么一弄,羊威沙的遗体好看多了。
孙二牛派一名能说会道的文官,作为使者出使韩智雄军营,
告诉他们羊威沙已经死了,让他派人过来抬走尸体。
有羊威沙尸体在这,韩智雄不敢对使者乱来。
韩智雄得知羊威沙已经死了,感觉天都要塌下来,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他安排一支小队到孙二牛军营把羊威沙尸体抬回来,也没有瞒着众将士,公开对他吊唁。
车骑将军吴耀宗、卫将军许腾上前提议:
“韩将军,现在军心乱了,再这样下去,必然发生兵变,不如早做打算。”
两人的言下之意很清楚,就是投降东连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