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所逢非所安 > 第一二五章 一枚发夹
  经过两个小时的清理,法医终于收齐了所有的骨骸,打包带回刑警队。

  还剩几个刑警在周围搜查了几圈。

  吕医生蹲在坑前,嘴里念念有词,王品原和安逢凉他们站在一边,内心都有些冲击,森森白骨啊,特别是王夫人,脸色煞白,谁能想到,这每天都有人经过的花园里,竟有一具尸体慢慢腐烂,从眼睛开始,眼珠暴起,充血肿胀,然后突然有一天砰地一声,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地下爆开。

  黑的白的浆水混成一团,同时,内脏都在膨胀发臭,泥土顺着支离破碎的烂肉往下,慢慢地将缝隙填满,地面在人眼看不出来的时候,微微下沉。

  植物的根茎发了疯地往下伸长,争先恐后地汲取着养分,生怕晚一点,就什么都没有了。

  过了一年两年,腐烂的黑水全部变成了养分,清晰的人脸只剩下几个空旷幽深的黑洞,填满了泥土,甚至有植物的根茎缠绕着,透过头骨往下,一层层地,包裹着白骨,犹如裹尸袋一般。

  她用空洞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从面前走过的人类,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园丁还是以前的丁老头,就是更老了,动作更迟缓了,站在她的头顶种花,踩的整个土层一颤一颤的,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她就没法安心睡觉了。

  有一个人会经常来她前面的花坛边上坐坐,偶尔还会跟她聊聊天,当然,在别人看来,只是一个女孩子太无聊,赏赏花而已。

  她最讨厌她来了,这个杀人凶手,可她却乐此不疲,就喜欢来,还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她就想着,总有一天她会遭报应的,这个没有人性的丫头。

  直到今天,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不应该啊,一个小女孩,一个管家,是怎么避开人群,将尸体埋在这里的?又是在哪里分的尸呢?”十几年了,如果有遗漏,就是什么呢?

  吕医生的手捧起土坑旁的新鲜泥土闻了闻,正准备扔开,突然发现土里有一个什么东西,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光。

  轻轻抖落泥土,露出一角,是一个草莓发夹,用橡胶手套捏住一角,发夹下方还是银白色的,一点都没有办法,头部的红色草莓图案有一点变色,但大体的色彩形状都看的出来。

  吕医生将发夹举高,给站在警戒线之外的众人看:“有认识这个的吗?”

  “吕医生,你背着光呢,我们怎么看?”安逢凉白了蹲在地上的人一眼,一眼看过去,全是刺目的阳光。

  “哦,不好意思。”吕医生转头看了一眼,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捏着发夹走了过来。

  “这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王夫人看着发夹,思琪不喜欢这种东西,不可能是她的。

  “江惠的!”王品原在旁边插了一嘴,这玩意儿还是他给她的呢……

  “确定?”

  “确定,这我应该还有张照片,在书房哪个抽屉里。”王品原想了一下,时间太久了,在哪个抽屉是想不起来了。

  “你什么时候给她买这些东西了?”王夫人在旁边奇怪地开口,他一个大老爷们的...

  “不是我买的,是她妈给她买的。”王品原摇了摇头,这话题不可深聊啊。

  “是她的,在坑边,说明当年的事,她不仅仅是一个旁观者,还是实际参与者,会不会留下什么证据呢?”吕医生对着阳光看这个发夹的颜色。

  “等一下。”安逢凉顺着光线看这个发夹,“这草莓中间凹进去的槽里颜色有些不对。”

  市面上的草莓发夹,为了逼真就会有草莓的那种点点的感觉,这个中间的颜色,黑的不像土的颜色啊。

  “这颜色,有点像血啊。”吕医生不敢用手抠,小心翼翼地讲发夹放进物证袋,准备交给鉴定中心看一下是什么。

  “江惠这个女人,说实话,精神方面强大的有些变态,想用诱导她的方式让她主动认罪,基本不可能,可我们也知道,这几起命案,她都不是直接动手的人,顶多算个教唆杀人,离死刑还远的很,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吕医生用力地握了握物证袋,如果这里面还是什么都找不出来,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了!

  “吕医生,没有到最后一刻,江惠是生是死,谁又说的好呢?这么多条人命,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安逢凉看气氛有些低沉,斟酌着开口。

  人啊,最怕就是没有了希望,王家人等了这么久,这件事,不能是个无头案件。

  “安大小姐豁达,是啊,总会有办法的。”吕医生看了看王家夫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接过话头圆了一下。

  “麻烦吕警官了。”王品原对着吕医生点了点头,“这边怎么办?平了还是先留着这样?”花园里这么一个大坑,看着总是不好。

  而且这里是祖宅,随意动土,总感觉不是很好,到了王品原这个年纪,自然而然,就开始信神信佛了。

  “可以先等个一两天吗?那边法医检查完,可能还需要到案发现场看看。”

  “这里应该只算个抛尸现场吧,案发现场的吧,吕警官,是不是去厨房或者江惠以前住的房间看看?”王品原老道地说,这些年,他跟警察打交道的可不少,这些流程看多了,也就懂了。

  “那就谢谢王先生了。”吕医生正愁不好开口呢!

  “吕警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是对案件有关的,咱们不条件配合,只希望你们,一定要给咱们家思琪一个交代。”言下之意,怎么都得搞定江惠。

  “那是自然!”王品原领着众人,拐了个弯,来到江惠小时候住的房间,这件屋子是独立于别墅之外,另外建的一栋小别墅,规格比刚刚的小了很多,但格局布置的却也很精致,看得出来,王品原对这个故交之女,是真的用了心的,可惜啊,好心没好报。

  江惠搬到主卧之后,这件房间就一直空在这里了,看来平时也没有人打扫,屋里全是灰尘,还有股淡淡的霉味。

  “这里是被闲置了吗?”安逢凉捏着鼻子踏进里面看了一眼,到处都还是粉粉的装饰,看的出来,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本来啊,是准备收拾出来给家里的佣人们住的,这闲着也是闲着,可江惠死活不让,说自己住过的地方不让别人碰,这才一直没收拾。”王夫人瞪了一眼王品原,还不是他给宠着,让干啥干啥,特别是思琪没了的这几年,更是,这老爷们也是缺心眼,明知女儿不是自己家的,比自己家的还当一回事儿,现在倒好。

  好容易养大了别人家孩子,害死了自己家的,王夫人想着想着,眼泪就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哽咽着开口:“江惠她一定不得好死!”

  王品原看她这样,心里更难受,说到底,一切都是他的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