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开局重生成当家主母 > 第378章 没有安好意
谢铭月很诧异的样子,把手上的茶杯放下。

  “谢铭月你是不是成心的,我祖母方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能听不到,难不成是聋了。”

  燕文茵觉得谢铭月就是成心在刁难祖母,心里很窝火。

  “文茵,你闭嘴,怎样这么没大没小。”

  燕安澜瞪了一眼燕文茵,之前由于老太太的事,御史台就参了他一本说他不尊皇室,皇帝固然没有在朝上指摘他,可还是派了公公敲打他。

  如今的谢铭月就是一尊大佛,燕府得罪不起的。

  “父亲。”

  燕文茵冤枉的喊了一声。

  “文茵,抱歉。”

  谢姨娘掐了一下燕文茵,让她不要闹小孩子脾气。

  “文茵,快点抱歉。”

  燕明曜皱着眉,觉得妹妹真的是太笨了,耍小脾气也不看一下场所。

  “铭月,对不起。”

  燕文茵不快乐的说了一句,就低着头抹泪。

  桌上其他的燕家人看到一向得老太太溺爱的燕文茵吃了亏,都在暗地里偷笑。

  “文茵,你在说什么?我头上挨了一下,耳朵有点不太好用了。”

  “谢铭月,你,”

  谢姨娘怕燕文茵再说错话,就赶紧抓住了燕文茵的袖子。

  “铭月,对不起,求你原谅我。”

  这一次,燕文茵声音很大,差不多院子里的人都能够听到了。

  “周姑娘,我妹妹她固然有些任性,但绝对是没有坏心的,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燕文曜替燕文茵打着圆场,想要这件事快点过去。

  “文茵,你不用如此的,你我也算是姐妹,这点小事,我是不会计较的。”

  谢铭月笑盈盈的,像是真的一点都不计较的样子。

  “铭月,姨夫晓得你是识大致的人,不会为了这一点小错刁难人的。”

  “姨夫,铭月晓得老太太她不是成心的,只是这事在外人看来难免觉得会有些过火,所以铭月希望老太太以后能收敛些,不要让外人看了燕府的笑话。”

  谢铭月言语诚恳,每字每句无不是在为燕府思索。

  “姨夫自然是明白的,我娘说了,她以后定然是会听铭月的话,有什不多的中央马上就改。”

  燕安澜说完话,再次望了一眼老太太,让老太太接着再说些好听的话给谢铭月听。

  “铭月,你姨夫同我说了很多,老婆子我日后一定会改的。”

  老太太脸上的褶子里对着虚假的笑意,做出诚心悔改的容貌。心里却不断在诅咒着谢铭月,想着要把谢铭月这张嘴给撕烂了。

  “好了,都这时分了,大家也都饿了。安澜,让丫鬟们把菜端上来吧,要不然一会儿都凉了。”

  杨雨柔懒得看老太太和燕安澜做戏了,之前每次父亲来府里为她讨完公允后,老太太和燕安澜都会做一次样子,一朝一夕她也就看腻了。

  “要不是雨柔你提示,我都快忘了。”

  “布菜。”

  杨雨柔对着身后的丫鬟说了一句,就继续默不作声的喝着茶。

  但今日谢铭月在,谢姨娘就安静了很多,秋姨娘好不容易得了时机能说话,自然是不肯错过的。

  “慧欣县主,你可真是蕙质兰心,要是没有你,这锦都的灾民该怎样办啊。妾身听老爷说了你的事,可是心里信服极了。”

  “秋姨娘,您要是再说下去,铭月该不好意义了。”

  秋姨娘固然不是个多么好的,但同谢姨娘相比还是要好很多的,所以刘碧丽瞧见谢铭月没有吱声,就替谢铭月回了秋姨娘一句。

  “大小姐,妾身还有好多话想要同慧欣县主说呢,您不晓得妾身晓得县主要来快乐了多久,还有文慧她也可是很想要见县主的。”

  秋姨娘望了一眼自己身边低着头吃东西的燕文慧,用手肘悄悄碰了燕文慧一下。

  “娘,女儿不好意义的。”

  燕文慧糯糯的启齿,带着几分羞怯。来吃饭之前,母亲就不断吩咐她来了以后要好好的讨好谢铭月,可燕文慧是真的没法把母亲教她的话说出来,像什么县主是天仙下凡之类的溢美之词,她真是觉得很别扭。

  “不好意做什么,慧欣县主好不容易到了,你不是之前不断想要见县主的吗?前几天,你不是还想要去看县主伤好了吗?今日怎样就不好意义了。”

  秋姨娘觉得女儿怎样一点都不像自己,嘴笨极了,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

  “文慧不想说,你就不要逼着文慧说,省的让人觉得是你们母女二人想要讨好县主。”

  白姨娘手里拿着筷子,不耐烦的扒拉着一盘鱼。

  白姨娘的话让秋姨娘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脸上僵了僵,张口想要同白姨娘争辩,但又怕白姨娘闹起来,有伤她在谢铭月眼里的印象,就又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吃饭的时分都诚实点,别总是说话。”

  不断忍着不说话的老太太终于是忍不住启齿了,还成心把饭碗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像是要把桌子砸烂的样子。

  “晓得了。”

  白姨娘继续不快乐的在挑鱼肉,整个鱼都要被她用筷子绞烂了。

  “白姨娘,你再弄下去,让他人怎样吃啊。”

  燕文茵看着自己最喜欢的酸菜鱼被弄得肉块都碎了,就埋怨了一句。

  “二小姐,要是不想要吃,就不要吃,妾身也没逼着你吃啊。”

  白姨娘把筷子抽了回来,瞥了燕文茵一眼。

  “爹,你看白姨娘。”

  谢铭月她得罪不起,难不成她燕文茵还要受府里姨娘的气。

  “如月,你方才有些过火了。”

  燕安澜微拧着双眉,看着被白姨娘祸患的酸菜鱼。

  “老爷觉得如月做的过火,怎样就不觉得二小姐做的过火。”

  白姨娘把筷子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拿起帕子擦了擦嘴。

  在一旁老诚实实吃饭的谢铭月,突然记起白姨娘貌似算是个好人。

  在还没有给燕安澜做姨娘的时分,白姨娘是个唱戏的,也有自己心悦的人。但后来白姨娘被人买了下来,然后就被送给了燕安澜。白姨娘晓得自己是不可能再有时机分开燕府了,也就老诚实实的做了姨娘。

  可是等后来白姨娘怀孕的时分,她到谢姨娘屋里去的时分被燕文茵养的一只猫给吓到了,不当心就摔在了地上,孩子就没有保住。白姨娘没了孩子,自然是不肯放过燕文茵的,可老太太和燕安澜却觉得白姨娘是在无理取闹,丝毫都没有责罚燕文茵。后来,谢姨娘把自己屋里的一个丫鬟给了燕安澜做通房,白姨娘算是彻底的对燕安澜死了心。

  “白如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爷。”

  白姨娘当着谢铭月的面就敢反驳他,真实是太不给他面子了,燕安澜黑着脸,也把筷子放下了。

  “老爷,,妾身眼里自然是有您的,妾身又没有瞎。如今,妾身吃饱了,就先走了,不败坏二小姐吃饭的兴致了。”

  白姨娘也不等燕安澜说话,就自己起身走了。

  “反了她。”

  老太太刚让他心烦过,白姨娘又来给他添堵,燕安澜觉得自己府上一定招惹了不洁净的东西,怎样一个个都这么邪气。

  “老爷,白姨娘就是这个性子的,您就不要生气了。”

  在白姨娘刚进府的时分,杨雨柔厌恶过白姨娘,可等后来白姨娘没了孩子,她又觉得白姨娘不幸,也就不忍心看白姨娘受责罚。

  “她这个性子,府里也就你能忍得了。”

  想到杨雨柔不断以来没有为自己添过什么费事,燕安澜心里舒适了一点,就握住了杨雨柔垂在桌下的手。

  被燕安澜一碰,杨雨柔觉得浑身都不舒适,但又不好把人推开,就默不作声的为燕安澜夹了一块肉。

  “老爷,你最近朝政忙碌,多留意身体。”

  “还是夫人最关怀我。”

  燕安澜放下杨雨柔的手,端起碗继续吃饭。

  借这个时机,杨雨柔就把手放到了桌子上。

  这小小的动作都落到了谢铭月眼底,谢铭月顿时觉得姨母或许曾经对燕安澜彻底绝望了。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姨母以后就不用为了燕安澜而伤心了。

  吃完饭回院子的路上,谢铭月被燕文曜拦住了。

  “铭月表妹,可否让表哥我送你回去,这晚上路黑,表哥怕你惧怕。”

  燕文曜做出很关怀谢铭月的样子,手里拿着折扇,风度翩翩。

  “表哥想送铭月回去,铭月自然是不会推托的。”

  她一个十八层天堂里爬出来的厉鬼会怕黑,开玩笑吧,呵呵。

  既然燕文曜想要送她回去,她倒要看看燕文曜想玩什么把戏。

  “表妹,你过些日子可否有空,表哥带你去府外面玩。”

  “表哥,你要带铭月去哪里玩啊。”

  燕文曜要带她进来玩,肯定是没有安好意的,不过谢铭月在燕府里闷得日子有些久了,的确想要进来转一转,就也不计较燕文曜安的是什么心了。

  “锦都城里有座茶楼,名为聚贤阁,表哥带你去那里玩。”

  燕文曜原以为自己要糜费很多的口舌才干压服谢铭月没想到谢铭月居然这么好骗,隐隐有些窃喜。

  “茶楼有什么好玩的吗?若是表哥不说出来些让铭月感兴味,铭月可是不会出府的。”

  谢铭月话语里带着几分等待,让燕文曜愈加放心谢铭月没有骗他,就爽朗的继续说,“老板既然敢将茶楼取名为聚贤阁,去聚贤阁喝茶的自然都是文人雅士。茶楼一楼的大厅里有一面墙上挂满了册子,册子里写有未完成的诗,若是有人有兴味能够将册子上的诗句补完好。铭月,你说这有没有意义啊。”

  谢铭月之前的事情,燕文曜全都晓得,自然是晓得谢铭月在诗词方面的造诣是极高的,就想着拿这事来吊谢铭月的胃口,好让谢铭月上钩。

  “表哥,册子上的诗也是客人写的吗?”

  聚贤阁的事情,谢铭月上辈子都快听烂了,聚贤阁就是她衍哥哥用来搜集情报的,基本不是什么好中央。

  “对,若是铭月想,也能够留诗在册子上。”

  “听表哥这么一说,铭月的确想要去。等过几天,铭月头上的伤好了,表哥就带铭月去,好不好啊。”

  “当然好了。”

  燕文曜脸上的笑越来越浓,眼底里自得显露无疑。

  把正事说完了,燕文曜就继续扯了些没用的事问谢铭月,等把谢铭月送到了院门口,就要回去了。

  “表妹,你到了,表哥也就回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