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开局重生成当家主母 > 第376章 婚事
“汤夫人,我还未出阁,这样贸然住到您府上同汤哥哥接触,对铭月的名声不太好。”

  谢铭月才不要到汤府上和汤俊贤培育感情,她可是不喜欢中山狼的。

  “铭月你和俊贤是有婚约的,你迟早是要嫁到我们汤府的,如今过去住几天也没人敢多说什么的。”

  汤夫人瞧出谢铭月仿佛是不太喜欢自己儿子,心里有了些许的不快,谢铭月生了一副狐媚子的样子,命数还不好,要不是由于她是杨将军的外孙女,还得了县主的名号,她才不会上赶着讨好谢铭月的。

  “汤夫人,铭月要陪姨母的,等日后再有了闲暇功夫再去您府上小住。”

  谢铭月借着要喝水,就把手从汤夫人手里抽了出来。

  端着茶杯到嘴边的时分,谢铭月闻到自己手上一股浓郁的香粉味,让她差点把喝到嘴里的水喷回去。

  “铭月,你是头疼吗?”

  汤夫人看到谢铭月喝茶的时分皱着眉,想她可能是头疼。

  “汤夫人,我方才喝的有些急了,并不是头疼。”

  谢铭月怕汤夫人再伸手过来关怀她,她可不想再闻一次香粉的滋味了,太腻了。

  “铭月,你这些日子可要留意一些,若是真的不舒适,一定要入宫去请御医过来,毕竟这张脸对我们女人可是很重要的。”

  “汤夫人真是太关怀铭月,若是铭月的母亲在,想必她也应当同您一样关怀我的。”

  想到母亲,谢铭月捏起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

  “好孩子,等你嫁给了俊贤,我也就是你娘了,我关怀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汤夫人看到谢铭月由于她有些打动,有些轻轻的自得,她的好意总算是有点用的。

  “汤夫人中午要留下来用饭吗?还是待一会儿就走了。”

  谢铭月说完话就懊悔了,她还不如不问。她这样一问,若是汤夫人想要留下来用饭,她也不能把汤夫人赶走了。

  “今日我来的匆忙,府中还有事情要我忙,就不留下来用饭了。等哪天有空了,我一定过来陪铭月。”

  想留自己一同吃饭,这是个好兆头,汤夫人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一些。

  “汤夫人,铭月可是笨的很,对掌中馈的事情一窍不通。”

  想到管家的事情,谢铭月就一个头有两个大,颇为无法的叹了口吻。

  听到谢铭月说自己不会掌中馈,汤夫人脸先是僵了一下,但很快就缓了过来,笑着对谢铭月道:“铭月这是在说什么笑话,你如此冰雪聪明,掌中馈这样简单的事情怎样会不会呢?”

  “铭月之前在冀州的时分,母亲没有教过我这些。后来铭月到了将军府,外公他也舍不得我学这些东西。”

  “没事的,等你嫁到汤府来,我教你。”

  作为当家主母,连掌中馈都不会,真是废物。汤夫人心里对谢铭月的厌恶又重了一分。

  月圆看到汤夫人喝茶时眼里流显露来的不满,再为汤夫人添茶水的时分成心把水添到溢了出来,然后马上用帕子去擦洒在桌子上的水。

  月圆顺势用手一推,杯子就倒在了桌子上,杯中的水全都洒了进来,沿着桌面就往汤夫人那边流了过去。

  “汤夫人,您当心点,水是热的。”

  月圆装作擦桌子上水的样子,实则把水全都推到了汤夫人身上。

  溅到汤夫人身上的水固然曾经缺乏以将皮肤烫起血泡,但也是让汤夫人惊了一下。

  “你怎样这样的不当心啊。”

  汤夫人站起身来,抖了抖自己曾经湿了的袖子,才发现自己手上居然有了红点。

  “汤夫人恕罪,奴婢一时焦急没留意到您。”

  让汤夫人吃了苦,月圆就诚实的跪下认错了,她可不会给谢铭月惹费事的。

  “月圆你进来吧,你在这里也是添乱。”

  谢铭月不耐烦的对着月圆挥了挥手,把月圆赶了进来。

  “汤夫人,您回去后一定要找些药膏涂上,铭月这里真实是没有药膏可用了,就不给您拿了。”

  谢铭月红着眼眶,拿着帕子为汤夫人擦去身上的水渍。

  “就是小伤,铭月你不用记在心上的。”

  汤夫人低头望着自己手上的伤,心里是不悦极了的,但碍于月圆是谢铭月的人,她也不好责罚月圆,就把这口恶气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月圆进来后,佛心就进来了,毕竟月圆的烂摊子她自己还没有拾掇。佛心把桌子上的茶杯扶起,拿了布把桌子上的水擦洁净。

  “小姐,汤公子到府里了。”

  “汤夫人,汤公子是来接您回府的吗?”

  谢铭月诧异的瞪着眼,望着自己身前的汤夫人。

  汤夫人装作是不晓得汤俊贤来燕府的事情,语气里也满是疑惑,“我没同他讲我今天要来燕府的,这孩子今日来做什么,许是有些想你了。”

  “佛心你快些再泡一壶茶,汤哥哥奔走久了,应当是渴了。”

  谢铭月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母子二人这么热情的往燕府跑,真是生怕锦都的人不晓得她谢铭月是有婚约的。

  佛心拾掇着把茶壶拿走,进来添水,可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

  小姐的婚事还没订下来呢,汤夫人就开端鼓吹小姐和汤公子有婚约,真是有些赖上小姐的企图了,这让佛心很是不快,她可是看的出来小姐是不喜欢汤公子的。

  没等着佛心拾掇好茶壶,汤俊贤就进来了。

  “母亲,你怎样也在这里。”

  汤俊贤装作是很吃惊的样子,手里拿着的点心也藏到了身后。

  “手里拿着的是什么,藏起来做什么。”

  汤夫人看到汤俊贤把东西藏到了身后,觉得儿子真是聪明,晓得来看谢铭月的时分带上些东西,讨小姑娘欢心。

  “母亲,我手里是给铭月买的点心。我今日公务不是很多,忙完了就去了桂芳斋买了些点心。想着铭月妹妹不断在府里养伤,就脑子一热骑着马来了燕府。”

  汤俊贤把藏在身后的点心拿了出来,递到了谢铭月面前。

  因是忙完了公务就直接来的,汤俊贤身上还是官服,显得他正气凌然。他再把点心递给谢铭月的时分,嘴角又流显露一抹温顺的笑,冰冷中生出无限的温情。

  若是谢铭月不晓得汤俊贤前一世的所作所为,定然是会觉得他是正人君子,芳心沦陷。只是可惜她看穿了汤俊贤的真面目,如今只觉得对方凉薄虚伪。

  “多谢汤哥哥。”

  谢铭月接过点心,就随手把点心放在了桌子上,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快乐。这让破费了心机的汤俊贤很是不满,他大老远的赶过来看谢铭月,谢铭月居然一点都不打动。

  “铭月,俊贤这孩子心里都是你,你可千万不要孤负了他的一片真心,这世间像他这样好的男儿可不多了。”

  汤夫人开端在谢铭月面前扮演王婆卖瓜自卖自诩,想要让谢铭月看到汤俊贤的一片真心。

  “铭月只是懂汤哥哥的一片真心,可铭月如今是县主,婚事是要经陛下和娘娘答应的。若是陛下哪一天给铭月指了一门婚事,铭月也不能抗旨的。”

  谢铭月坦率的表达了自己不愿意嫁给汤俊贤的心意,先浇一盆冷水给汤家人,这样他们才会用十分手腕。

  “铭月你没有同陛下说过你有婚约吗?”

  汤夫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不是傻子,听了谢铭月的话,自然是知晓谢铭月仿佛对这门婚事仿佛并没有十足的称心。

  “朝阳长公主觉得这门婚事不太适宜,就没有让铭月同陛下和娘娘说起这事。殿下同铭月说铭月一没有同汤哥哥交流庚帖,二没有互换信物,这门婚事就算不得数的。”

  谢铭月不能直说自己不愿意,就把事情扣到了朝阳长公主的头上。

  “铭月,你自己也觉得这门婚事不好吗?”

  汤夫人忘了谢铭月身后还有朝阳长公主这座大山,觉得事情有些棘手起来。早晓得谢铭月被皇帝封为县主,她就应该在谢铭月刚到锦都时分就把婚事订好了,今日就不会出这样的费事了。

  “铭月如今还小,只想着婚事听外公和长公主殿下的就好了。”

  “母亲,婚事若是铭月不愿意,就作罢吧。”

  汤俊贤说的有些隐忍,垂在身侧的双手曾经握成了拳头。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浑话,铭月只是通知娘这婚事要同陛下娘娘禀报,也没说要取消婚事的,你这样说可就是让铭月伤心了。”

  “汤哥哥,你不要伤心了,铭月的心都快要疼死了。”

  谢铭月被神色告白给恶心到了,但看到汤家母子二人卖力的扮演,谢铭月也不能什么都不干。

  “铭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婚事的事情,等你伤养好了,我再来同你姨母说这件事,今日曾经不早了,我就先和俊贤回去了。”

  汤夫人觉得时分也不早了,再耽搁下去,就要到午饭的时分了。

  谢铭月如今十四岁,婚事这件事还有周旋的余地,她还有时间,不能操之过急。

  “汤夫人您和汤哥哥回去吧,时分的确是不早了。”

  既然人要走,谢铭月也就不强留,反正她是不想留汤俊贤恶心自己了。

  “铭月,你好好养伤,等我有空再来看你。”

  汤俊贤望了一眼谢铭月,才同汤夫人一同分开。

  等人走了后,佛心和月圆就进来了。

  “小姐,您不会真的要嫁给汤公子吧。”

  佛心见到汤夫人,就不喜欢她,总觉得汤夫人有点热情过度了。

  “佛心你不喜欢汤公子?”

  谢铭月把汤俊贤送的糕点拆开,拿起一块小的送到嘴边尝了尝。

  “奴婢哪里敢不喜欢汤公子,奴婢只是觉得汤府不合适小姐的。”

  佛心觉得自己小姐自在散漫惯了,若是日后嫁到汤府去肯定是要管一大家子的事,肯定会很累的。

  “我也不喜欢汤府,人多费事。”

  谢铭月想想自己以后要是嫁给了汤俊贤,就要为他生儿育女,管家里的各种事情,还要贤良的容忍他纳妾。她才不做这种赔本的事情,想让她贤良淑德的过一辈子,做他的美梦去吧。

  “小姐,奴婢还是觉得六皇子好,六皇子以后会去封地,有王府,您若是嫁给他,以后的日子肯定会恒很自由的。”

  “佛心你不要管小姐了,她自有打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