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薄熙尘 > 第613章 我们会结婚,还会生孩子
正想着,门推开了,进来的是沈从文。

她慢慢地把门关上:“顾先生,您来了。”

顾远山略有些拘束,毕竟是做过对不起沈从文事情的,他淡淡一笑:“正好路过,就顺手来看看你。”

沈从文笑了一下,亲手为顾远山重新泡了一杯茶,她很熟练,甚至是这茶还是顾远山喜欢喝的品种,顾远山挺不是滋味地品尝着,放下后迟疑许久,才发声:“从文,因为你父母的关系,你打小算是在顾家长大的,虽然我……不得不让你跟着安西,但是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讲究一点儿的。”

沈从文漂亮的手指执着一盏茶杯,放在唇边,似乎是听明白他的意思,笑了一下:“顾先生是说我和周云琛的事情么?”

顾远山苦口婆心的:“你怎么说也是斯斯文文的,大好青年,不要被周云琛给带坏了。”

沈从文笑笑,浅啜着茶水,随后抬眼:“我和他的事情是真的,一会儿我们还要见父母。”

顾远山的表情十分凌乱,他像是不敢相信一样,巴巴地说:“你们不是地下,还要见父母,从文这太胡闹了,一定是他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是不是?”

他起身,来回走了几步:“虽然我不是你爸爸,但是这事儿我还是要管一管的,这样……顾氏我的遗嘱里有你百分之十,这是本来就定好的,现在我再加百分之十,想来安西也不会反对,现在就生效放在你的名下,你离开周云琛好好地找一个女孩子结婚,给你们老沈家开枝散叶。”

沈从文慢慢地喝着茶,手有些抖,随后掩饰轻咳一声:“为沈家开枝散叶,可能我办不到了。”

顾远山颇为失望,低低地说:‘从文,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沈从文有些感慨,这世事际遇谁能想得明白?

她淡淡一笑:‘顾先生,您不必为之前的事情内疚,我也不需要你补偿,还有金钱可能没有办法改变我的决定。’

顾远山有些颓废:“可是你该过正常的生活。”

沈从文才想说什么,门边响起一阵开门声,接着是周云琛的声音,“我和从文生活挺和谐正常的呀。”

顾远山一听这声音,头都要炸。

他上过周云琛的当,不是一次两次,也怪他不好,当初是他贪心才一次一次地把从文推到姓周的身边。

那边,周云琛笑容满面地过来,就坐在沈从文身边,像是刺激顾远山一样手揽在她的肩上:“礼物我都准备好了,一会儿去你家。”

他大刺刺的,一点儿也不节制和收敛,顾远山看着快要晕过去了——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难道不要收敛一二吗,怎么还舞到外面来了?

他颤着声音:“周先生现在要权势有权势,要钱有钱,还请你放过从文,他很单纯,不适合你。”

周云琛哦?了一声,笑着低头看沈从文:“你怎么说?”

沈从文知道他故意的,就是恶趣味,于是抬眼一本正经地和顾远山开口:“我是认真的。”

顾远山巴巴地看着她,觉得像是不认识从文了。

跟在他身边时,从文是多么斯文俊秀,现在这样的话竟然也能顺口地说出来,他……他觉得没有指望了,起身,面上的表情一下子显得人老了好几岁。

沈从文有些不忍,她毕竟跟着顾远山很多年,要说他多坏也没有。

周云琛也有些触动,虽然不耻于顾远山为人,但是今天倒是真情实感地对从文,他轻咳一声:“顾先生,我对从文是认真的。”

他揽着沈从文的肩,微笑:“我们会结婚,就在国内……对,我们还要生一到三个孩子,具体看从文愿意生几个了,这样,顾先生还觉得我们不适合吗?”

顾远山完全就是懵了:“什么?生孩子……从文……”

周云琛微微一笑:“我们结婚时,还要请顾先生喝一杯薄酒。”

沈从文看他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顾远山的唇哆嗦了起——

周云琛的意思是,从文她是个女孩子?可以和男人结婚,可以生孩子的女孩子?

不像啊,从文跟着他好多年,他就没有发现!

他还为从文占过,说他一生无妻……下一秒,顾远山如被雷劈过一般。

是了,说从文一生无妻,没有说无夫啊!

所以,才对明珠一次一次的示好无动于衷,因为她自己就是女孩子,怎么可能喜欢上明珠?

顾远山扶着沙发,缓缓坐下,有些没有办法消化这个事实。

他抬起苍老的眼,看着面前那一对俊秀的青年……眼前又是一黑。

这个,这个太让人意外了。

顾远山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绿帽子也是戴过的),稳住心神,慢慢地问:“周云琛,你是知道真相之前就有这意思的,还是之后。”

“之前。”周云琛笑了一下,这样回答。

等坐到车上时,沈从文翻着他准备的礼物,一边随口问:“你之前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开着车,看着她:“你是说,之前还是之后?”

沈从文没有吱声,继续翻看礼物。

周云琛看她一眼,觉得她现在的样子有些像安西,和一只小动物一样喜欢把东西翻得乱七八糟的,自己又不肯收拾。

他内心挺享受这种感觉的,细细体会一番后才回答她的问题:“我回答得很认真的,具体就看沈总细细体会了。”

说完,他看她一眼,怎么的也带了些勾|引的意思,沈从文大感吃不消,警告他:“你去我家里,不许乱说。”

周云琛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从文她很好,可能就是她这种养成男孩子的性子才适合他,她不会为了一点小事情翻来覆去纠结,有些事情上挺大度的……

周云琛去了沈家,一番鸡飞狗跳不细说。

倒是顾远山回到顾家,又神经叨叨地去了书房一番占卜,稍后,他看着那占卜出来的卦象,愣了好半天才喃喃地说:“难怪的,这就对了。”

沈从文的卦象显示,人中龙凤。

那就是说周云琛日后注定是接替王竞尧的人?

他又急急地去占了一下顾安西和王竞尧的……看了结果,顾远山有些释然了,又变了,这两个人解开了。

他坐在书房里,忽然就笑了,笑得老泪横飞。

这一生他迷恋占卜,错过了多少,人一生的际遇哪里能指望这个?

顾远山把占卜的祖传玩意儿给砸了,以后,再也不碰了。

这事儿,惊动了唐媛母女,就是顾宁和顾融姑姑都知道了,连夜过来……

顾远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

顾明珠抿着唇,小声对着唐媛说:“一定是被从文哥气的,去劝了从文哥不肯离开周云琛。”

唐媛也说:“从文这是自己把路走绝了啊,这样下去周云琛的前途也要没有了,这种事情世人怎么能容得下啊!”

顾明珠轻轻地扬了下唇:这正是她想要的,周云琛完蛋闵叔叔才能安然,而她才能慢慢地走进闵家,成为闵家的大小姐。

她就要看着周云琛完蛋,然后从文哥后悔的样子……

过几天就是王竞尧的宴会,他们一起出席的话,一定会成为丑闻,她已经想见报纸上会怎么写他们两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