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眼底波澜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在隆冬早起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件易事,通宵也会使人倦怠,因此在晨曦微露的时候进行私密的会面要比深夜安全得多,所以贺桐薇夫妇才能冒险见女儿一面。

傅峥承的准女婿身份是经过贺桐薇首肯的,贺桐薇作为过来人,对傅峥承大清早从自己女儿的居所出来并不感到意外。

可傅峥承不一样。

他是顶在乎清白的一个人,从没干过偷鸡摸狗的事,眼下从未婚女生的闺房里走出来,连被人误解后的解释都羞于启齿,耳根腾地红了起来,在自己父母面前的那分精明沉稳荡然无存,笨拙而迟钝地开口问候:“叔叔阿姨好。”

贺桐薇闻言漫不经心地问了他一句:“上班啊?”

傅峥承说:“还是为那个人的案子。”

邵易安的案子犯得重,他的名讳即便不明确点出夫妻俩也都听得懂。

虞呈刚能接受他这个准女婿不代表能接受他这个准女婿在婚前跟自己闺女同居,本要好好数落他一番,在听说他还有公事急着办后连忙催道:“那你快去啊。”

别人要是遭遇这样一场当场社死的抓包,肯定巴不得马上逃离现场,傅峥承却放心不下虞泠,饶是知道夫妻俩不会拿她怎么样,迈出的步伐也不似平时那般坚定,说是一步三回头也不夸张。

贺桐薇就站在门口问虞泠:“昨天跟你在一块的那个男生是谁啊?”

虞泠一时没反应过来,懵懂地反问:“男生?谁啊?没有啊。”

贺桐薇“啧”了一声:“装糊涂是不是?”

虞呈刚到底是亲爸,放水提醒:“就是跟你在披萨店门口有说有笑的那个。”

虞泠想起来了:“你说他啊,他叫杨晗,我给自己请的免费私教。我有笑吗?你们看错了吧,我可都快被他损哭了。”

“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该贸然跟不认识的人见面,还贪这样的便宜。不是听过反诈宣讲了吗?怎么还干这么危险的事。”贺桐薇把影响说的很严重,“要不是我们看见的时候你们恰好分开,我们当时连化妆侦察的任务都没心情执行了。”

虞呈刚刚想劝妻子别把孩子吓到了,已经离开的傅峥承去而复返,把责任揽过去向夫妻俩请罪:“对不起叔叔阿姨,是我没有看护好虞泠,今后会多加关注她的动向。至于和虞泠接触的那个男生,我会仔细调查的,如果没问题,虞泠确实也能学到一些东西,还是可以见面的。”

贺桐薇的注意力成功被他吸引了过去,淡淡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

“现在就去。”傅峥承看了虞泠一眼,对着贺桐薇说,“您别怪她了。”

以前都是别人替她跟傅峥承说情,这还是傅峥承第一次替她说情。

虞泠对他这一转变感到异常的惊喜。

——他终究是护着她的。

傅峥承这个靠谱的人说的话,在贺桐薇那里还是管用的。

再者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傅峥承父母和他们的交情摆在那里,面子是一定要给的。

贺桐薇没再责备虞泠,转而对傅峥承说:“你去上班吧,晚点我会让人把那个人最近出没的地点汇总给你,看能不能圈定出一个有规律的区域,缩小他的活动范围,锁定他的藏身之处。就算他诡计多端,潜逃这么久,衣食住行方面不可能一点纰漏都没有,总会有疏忽的时候。”

傅峥承礼貌客气:“谢谢阿姨,那我先去局里了。”

再回来后他倒是恢复了理智。

贺桐薇倒是没说什么,无声默许了。

虞呈刚觑了他一眼:“还愣着?我看你一点也不着急。”

这次傅峥承是真的走了。

虞泠跟父母二人面面相觑,半晌小心翼翼地问:“你们要吃红糖发糕吗?峥承哥哥给我做的,还是热乎的。”

贺桐薇叹了口气:“难为峥承这孩子了。”

也不知道话里有几重含义,反正虞泠听出了一种对傅峥承的怜惜,以及对她的嫌弃。

是亲妈无疑了。



傅峥承回到车上以后没有马上把车开走,单手捂着脸冷静了一会儿,把手从面庞上移开的时候,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

他是在嘲笑刚才表现得像愣头青一样莽撞的自己。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然而他却在狼狈中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狼狈并不影响对方对自己这个人的判断,他早已在无形中获得了两位长辈的认可。

昨晚虞泠催得急,他一听到她呜咽的声音心就乱了,仓促上楼,连车窗都忘了升上去。

窗户开了一夜,陈罡他们在他车上吃东西的异味散了个干净,此刻从窗外飘来阵阵腊梅香,吸进鼻腔里神清气爽。

其实即使他没有认床的习惯,昨晚也没有睡着。

虞泠对他说的那番话,当真把他说服了。

离乡在外的时候他没想拥有一个家,到了适婚年龄他没想拥有一个家,被那么多窈窕灵动的女孩子追求的时候他没想拥有一个家,却在虞泠卧在他怀里规划着美好蓝图的时候突然想和她组建一个小小的家庭。

没想到他竟然也有想共度余生的人了。

支撑他们关系的原来不只是责任,还有无数个昼夜朝夕相处的感情。

他早就被她渴望公平的对待又怕靠近一步就被他讨厌的样子触动了吧。

那时候他就舍不得了。

他对自己潜移默化之下的动摇与转变感到了一丝惊慌,暗怪自己禁不起诱惑。

迫切的欲望一次次被他克制地按捺下去,又一次次炽烈升起,直到他推开门看到虞泠父母的时候,想要每天都能见到她的愿望如山呼海啸般席卷而来,他就再也抵挡不住了。

下楼是时候他满脑子都在想:贺桐薇和虞呈刚不也是警察吗?还做了这么多年危机四伏的卧底工作,不也好端端的活下来了吗?为什么他们都能那么幸福,他和虞泠不可以?他们不是也没反对他和虞泠在一起吗?

一旦这样的念头在心底萌生,只会愈演愈烈,仅靠一盆冷水是浇不灭的。

他愿意为了她拿出不畏流言的勇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