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小姐不哭 > 第20章 假,假,假!
“开饭了!”

放过鞭炮,供过神明,母亲杨秀梅将年夜饭摆上了餐桌。她边解围裙,边招呼着众人。

婶子拉起梁小晞的手,将她扶到主座旁边,让她坐在父亲的身边。

这是一桌地道的闽南风格的家宴。

宽大的圆桌中央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铜制围炉,周边摆了一圈下火锅的食材,有海虾、螃蟹、牡蛎、鱿鱼等海味,有切片的牛肉、羊肉以及生菜、香菜、土豆片、嫩木耳、豆腐皮等。

父亲招呼大家坐定,母亲又给各人盛了一碗甜汤,将春卷、芋包、烧肉粽、鱼丸等极富闽南口味的小食端上餐桌。

“你也别忙了,坐下一块吃吧。”

父亲招呼母亲坐下,拿起桌上的茅台,给自己倒上一点,递给母亲,然后站起来对大家说道:“今天除夕夜,大家难得团团圆圆地聚在一起,一起喝一杯!”

“大哥说得对,来,干一个!”

梁国治说完,哈哈地干笑了两声。

不知道怎么着,梁小晞总感觉这声音太刺耳,听了让人很不舒服,禁不住皱起眉头,干咳起来。

“小晞,你没事吧?能喝点吗?”父亲坐下来,关切地问道。

“没事。我不喝。爸,您也少喝点!”

梁小晞极不自然地笑了笑,小声应道。

“诶,小晞,今天过年啊,多少喝点,跟叔叔一块高兴高兴。”梁国治洒笑着劝道。

“说了不喝的,你高兴你的,别扯上我!”

梁小晞木着脸,加大了音量。

“小晞!怎么跟你叔说话的?”父亲严词厉色,被惹恼了。

杨秀梅连忙打圆场,岔开话题:“你看看,你看看,成天闷着,大小姐脾气上来了是不是,话都不懂得说了。我说大家赶紧的,都吃菜啊,这汤都滚过几次了。”

梁国治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连忙接茬:“对,对,吃菜,吃菜。”

梁小晞舀起一勺碗里的烧肉粽,放进嘴里,细细地嚼着,心里却极不平静。

“可别再出什么差池了,不能再让父亲动气了。”

梁小晞这样告诫自己,也只好知趣地摸索着面前的红酒杯,端起来轻轻地咪一口。

“我们小晞还是可以喝酒的嘛。我记得,小时候你可是跟叔叔一杯一杯地干过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脸色也这么差,不过要叔叔说啊,多喝点酒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梁国治盯着梁小晞的脸,继续大声地嚷嚷着。

“别理她,喝咱们的。来,阿治,哥敬你一杯,这一年辛苦你了!”

“不,不,大哥,该我敬您!祝您洪福齐天,寿与天齐!”

梁小晞扑哧一乐,差点将嘴里的全喷了出来,连忙拿手去掩。

“你会不会说话啊,今天是过年,不是祝寿!”婶子强忍住笑,拉了一把自己的老公,歉意地对父亲说道:“大伯您别介意啊,他就是个大老粗,不会说话。”

“没事。自个的弟弟,我了解。他能这么说,已经不错了。你也别介怀。来,弟妹,我也敬你一杯,这么多年,多亏你用心照顾他,还有小豪。”

父亲对他的口不择言丝毫不介意,兴许是早已习惯了吧。

“哎呀,怎么能让大伯您敬我呢,我敬您,我敬您!”

婶子慌乱地站起身,碰着了面前的碗碟,噼里啪啦地响。

“弟妹客气了。”

父亲一饮而尽,继续招呼道:“小豪也喝点?过年了喝点酒,来年好好学习,争取考上重点大学。来,跟大伯喝一个。”

还没等梁志豪回应,梁国治连忙催促道:“小子,怎么就不懂礼貌了呢?快给你大伯敬酒!”

梁小晞扑哧地呼了一口气,心里暗笑:“好像平常就很懂礼貌似的!谁不知道这个小太子哥呀?”

“大伯,我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生意越做越大!”梁志豪悻悻地说道。

梁小晞想象得到他的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瞧瞧,你儿子都比你更懂得怎么说话,还不抓紧补课,亏你还是在公司做领导的人呢!”

婶子机灵得很,乘机怂了一把自己的老公,抬了抬自己的儿子。

父亲喝下酒,连忙劝道:“弟妹,你也别这么说阿治,他这几年好太多啦,我还打算今后让他多参与点集团的核心事务呢。”

“啊,那太好了。还不赶紧谢谢你大哥!”

“哦,好。多谢大哥的信任!我梁国治往后一定肝脑涂地,为集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梁国治还是那个梁国治!

再也忍不住了!

梁小晞一扭头,“噗”地一声,将嚼碎的芋包全都喷洒在地板上。

“小晞?”

父亲侧身看她,母亲则连忙起身,朝她跑了过来。

“你没事吧,小晞?”

“没事。差点噎着。”

“吃的时候小心点啊,你都多大了呀,还这么让人不省心?”

“真的没事,妈,你去吃吧。”

梁小晞拿起餐巾,仔细地擦着嘴和下巴。

杨秀梅拍了两下她的后背,心疼地说:“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妈妈说啊。要不要先回房休息?”

“不用。”

梁小晞拿开母亲的手,继续说道:“你坐回去吧,我没事。”

父亲看着小晞没事,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阿治这几年做的事,我也都看在眼里,比之前沉稳多了。这也让我放心了不少。年后,我组织开个董事会,议一下你做常务(副总)的事情。弟妹啊,你可得监督他多学点,学无止境,艺不压身,身居高位可不轻松啊。”

“啊,好。我一定监督。什么经理人、MBA的,都让他学,都让他去考。”婶子受宠若惊,声音抖得厉害。

“这得多辛苦啊!”

梁国治倒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假惺惺地叫屈道:“大哥,这个常务就不要啦,给个闲职就行。”

婶子敲了他一脑袋,厉声道:“你能不能长进点啊,多替大伯分担分担?”

“行,行,听老婆大人的。”梁国治立马嬉皮笑脸起来。

“不是听我的,是听大伯的。听我一个妇人家有啥出息啊,要听大伯的。”婶子又是一顿训斥。

“是,是。大哥,我听你安排,马首是瞻。”

梁小晞抿了下嘴,终于没再笑出声来。

这夫妻俩唱起了双簧,一唱一和地,假得很!

其实,谁都知道,他们心里早就盘算好了。

哼!先尝点甜头吧,要想霸占整个梁氏集团,想都别想!

虽然心如潮涌,很难平静,但梁小晞还是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面无表情地喝起了甜汤。

父亲则干咳了两声,继续说道:“这个常务不比其他职位,今后要接触市里、省里的领导会很多,要参加各种重要场合,你们都还年轻,要多学习、多历练,不能再这么没遮没拦,大大咧咧的了。当然,性情可以有,但要分场合,注意分寸。”

父亲这段话语重心长,梁小晞怎么听都感觉是对自己说的。

“是,是。大哥教训得对。我是得好好改改自个的脾性了。”梁国治赶紧附和,免得再挨老婆一顿训。

“嗯。来,大家吃菜。”

似乎是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父亲的心情很好,不停地招呼大家吃菜。

母亲也忙着张罗给大家加菜。

没过多久,院子外不断地传来爆竹声、人群的喧闹声。

“来,再干一杯,我们也去放烟花。”

父亲端起酒杯,大家都站了起来,相互碰杯,说着祝福的话。

仿佛过了个假的年一样,梁小晞心里很不痛快。

或许是因为想着夏馨雨的缘故吧,今晚的气氛让她很不舒服,她很想冲过去揭开梁国治那张嬉笑的假面,让他露出丑陋的真容。

但她忍住了!

她朝身旁伸出手去,摸着父亲的手,轻轻握住了。

父亲好像迟疑了下,但还是让她这么静静地握着。

终于,大家吃完年夜饭,下了桌,都跑到院子里去燃放烟花了。

“好漂亮啊!”

“小豪,你小心点!”

……

听着院子里的喧闹声,梁小晞面容平静,犹如微风拂过的池水。

今晚的烟花,跟以前看到的一样漂亮吧?

她再也找不回以往父亲在院子里燃放烟花的那种兴奋感,再也不会冲着烟花拍手,跳啊,笑啊,惊叫啊……

烟花再美,终究在瞬间之后被燃成灰烬,掉落地上,被踩进泥土里,从此忍受黑暗和寂寞……像你,小晞。

梁小晞想着想着,摸索出了厅门。

终究还是剩下自己一个人。

梁小晞静静地坐在藤背椅上,闭着眼睛,开始想象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的情景。

又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小晞,祝你新年里心想事成!大叔,也祝你一切安好!”

梁小晞抿着嘴,悄悄地握了下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