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小姐不哭 > 第10章 夜,夜,夜
陈灿阳心里有些难过,忍不住走到路边的一堵围墙后,掏出烟,艰难地点了一根。

猛吸一大口后,他走回到甬道上,稍稍平复了些心情。

抬头看向天空,乌黑的云层里露出了几颗阴冷的小星,孤单清冷,仿佛此刻流连街头的自己。

“小晞,在你漫长的黑夜里,我会是照亮你的那颗星吗?”

陈灿阳在心里默默地问小晞,也像是在问自己。

很难说是一见钟情,但陈灿阳不得不承认,梁小晞的出现打开了他尘封多年的心扉,轻易地就走进了他的心里。

刚分开,就开始疯狂地想念。

在此之前,从没这样。陈灿阳深知这一点,

这,绝非偶然。

“一定是幸运女神对自己多年坚守的眷顾。”陈灿阳现在就是这么想的,“不行,我一定要让她知道,我喜欢她,爱她,我要照顾她!”

陈灿阳终于下定了决心,不自觉地拉了下衣领,加快了赶路的脚步。

“她就是我想找的人!”

“明天就告诉她!”

“绝不能错过她!”

……

陈灿阳边走边想,越想越乱,越乱越想。

就那么低着头,陈灿阳已经来到了园区宿舍楼的大门前。

“喂,眼镜,等一下。”

陈灿阳停住了脚步,等着郭大锤子从身后跟了上来。

“你到底是怎么了?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也不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呢!”

郭大锤子走得有些急,边说边喘。

“给我打电话了?”陈灿阳一脸疑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有十来个未接来电。

“你看,哥多关心你啊!你没接电话,我就跟小林子分头去找了,不知道他回来了没,我给他打个电话先。”

说完,他拨通了小林子的电话。

“你在哪?什么,回宿舍了?好,眼镜回来了。你小子!真有你的,说好了分头找的,你倒好!什么也别说了,明天我跟眼镜的伙食,你全包了,就这样!”

郭大锤子挂断了电话,回头关切地问陈灿阳:“怎么样,见着你的女神了吗?”

陈灿阳轻轻地“嗯”了一声,朝电梯门走去。

“喂,跟哥说下嘛,到底什么情况?有进展不?”

郭大锤子跟上陈灿阳,在他身后轻推了一把。

“没什么。我饿了,宿舍里有吃的么?”

“只有泡面。你不会还没吃饭吧?”

“忘了。”

“忘了吃饭?我看你是真着魔了,茶饭不思,典型的单相思表现。喂,我说,你不会什么都没跟人家说吧?”

“没说。说什么?”

“说你喜欢她呀!你不是说你想见她吗,就告诉她呀!”

“才见一面……”

“这有什么,一见钟情不就是这样子的么?”

“不说了。你把梁总送回家了么?”

这时,电梯门开了,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陈灿阳摁了下4楼,倚靠在梯门边。

“可不,送完就给你打电话了,想去老街接你,你没接电话就直接回来了。后来我又……”

“打电话给我,对吧?”

“是啊,你怎么不接呢?”

“我没注意,设了静音。”

“真有你的,也罢,不说你了。话说,梁总的千金也真有个性,百亿家产都不要,真是少见。”

电梯门开了,郭大锤子边说边将陈灿阳推出了门外去。

“别人的家事,少嚼舌头为好。”

“喂,眼镜,不是我多嘴呀,人家梁总自己说的。”

“哪个梁总?”

“当然是咱们的梁总啦,梁国治,是他自己在机场回来的路上说的。”

“那梁总的千金是他侄女?”

“对。集团梁国华老总就一个女儿,好像叫什么来着……我记不清了。”

“行了,不说他们了。去拿你的泡面吧。”

“诶,得嘞。”

郭大锤子转身走进自己的403房间,没一会就回到了陈灿阳所在的406房间。

“你看哥多疼你,还从小林子那里顺来了两个卤蛋。”

“多谢了。”

“客气啥,不过要我说啊,眼镜,你还是别再打这个盲女的主意了。你看,你这个条件,虽说是二婚,但一表人才,才艺双馨,还愁找不到好女人,对吧?”

郭大锤子一屁股坐在陈灿阳的单人床上,唠叨开了。

“我自个有数。咱不说这个话题行不行?”

陈灿阳显得很不耐烦,开始煮泡面。

“这可是大事啊!哥思前想后,觉得你真要听哥这一回,这也是为你和轩轩好。”

“我知道。我心领了。”

“眼镜,你可别不上心啊。到时后悔,可别说哥没劝过你哦。”

陈灿阳没应声,换下外套,挂在了墙上。

“小林子在干嘛?”

“还能干嘛?在打牌,十三张,跟他们工程部的几个。”

“哦。你今晚不去一块凑热闹?”

“瞧你,我不是出去找你刚回来吗?再说了,哥心里放不下你,哪有什么心思打牌呀?”

陈灿阳冷冷地回了句:“我没事。你去打牌吧。”

“真没事?”

“没事。”

“行。早点休息。哥走了。”

郭大锤子走后,陈灿阳关上门,随即就将脸扎进泡面桶里,大口大口地就着眼泪吃了起来。

陈灿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流泪。

也不想知道。

从福州搬来泉州,公司给员工们安排了宿舍,领导考虑到陈灿阳有晚上读书、写作的习惯,给他安排的是单人间。

单人床,一张木桌,一把靠背椅,一个立式衣橱,这就是陈灿阳的独立世界。

往常,他要么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写点东西,要么躺在床上看小说,但今晚,他什么也不想做,吃完就爬上床,将自己蒙在被子里。

寒夜漫漫,孤灯一盏,伴着窗外呜咽不已的海风。

一夜无眠。

*******

跟往常一样,梁小晞回到家已是夜里十一点了。

梁家虽然坐拥百亿家财,但还是习惯于住在以前的老宅子里。

老宅是典型的闽南民宿风格,三层红砖小楼,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

跟周边的民房稍稍不同的是,院子增设了现代化的安保措施,不仅房前屋后安装了多个摄像头,而且院门也用上了人脸识别门锁。另外,在院子里加盖了两间偏房,给安保人员值夜使用。

梁小晞一进院门,悠悠就欢快地跑开了。

悠悠知道,在家里,它的职责就是吃和睡,小晞根本就不需要它,除非要它陪着说说话儿。

“小晞,快过来!”

母亲杨秀梅穿着紫红色的丝绸睡衣,倚在厅门上,唤着梁小晞。

“妈,怎么不去睡啊?”梁小晞问道。

在这个非常时期,母女之间显然有些话儿要掏心窝,王姨便知趣地走开了。

“你没回来,我睡不着。今天外头冷,冻着没?”

“不冷。我爸呢?”

“他在书房里。怎么样,今天考虑好了吗?”

“妈,字都签了,你就别提这事啦。”

“那可不行。妈就你这么个乖女儿,你可别气妈呀。”

“妈,都说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妈知道。这几年,你受了那么多苦,妈都知道。”

杨秀梅一只手拉着梁小晞,另一只手不停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眼泪盈满了泪光。

“妈,我累了,想去洗漱了。”

杨秀梅不愿放开梁小晞的手,握得更紧了。

“小晞,去跟你爸说下吧。这个家原本就是你的,别再说什么放弃不放弃的话了,你爸心伤着呢。去跟他说说吧。”

杨秀梅眼神幽怨,近乎哀求地看着小晞,泪水扑哧扑哧地掉了下来。

梁小晞心里一阵难受,伸手擦去母亲脸上的泪痕,小声地哽咽着:“妈,先这样吧,回头我会跟爸说的。”

杨秀梅知道,女儿从小就很独立,倔强得很,只要是她拿定的主意,即便九头牛也拉不回。

这一次,杨秀梅真的被小晞给震住了,她根本就想不到,小晞竟然会这么决绝地要放弃梁家的财产继承权,还跟自己的父亲签订了承诺书!

小晞愣是不管她怎么劝,丝毫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