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三十三章

两人商议了差不多一个通宵。随后几天, 霍柩又去博萃打听了办理入学手续的所有流程,准备在下一次读档轮回时,用最快的速度进入博萃念书。

然而让霍柩和第五陵没有想到的是, 他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等到剧情该读档的那一刻, 时针竟然咔哒一声继续走了下去。

霍柩瞳孔骤然紧缩,他有些茫然的看向第五陵。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读档重来的bug消失了?

第五陵也摸不清楚。他看着面色有些茫然的霍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下一次剧情究竟发生在什么时候?”

按照霍柩的说法,如果剧情继续走下去, 他们不是应该立刻跳到下一个剧情节点吗?为什么现在时针一秒一秒的拨动, 他们仍然呆在第五陵的别墅。

霍柩摇摇头。他左思右想,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发现剧情bug的时候。霍柩后背一凉, 若有所思的推测道:“也许原著剧情是想让苏世渊自己推动剧情?”

因为霍柩十分抗拒走接下来的剧情, 宁可永远轮回在这段剧情中, 也不肯乖乖躺到手术台上给苏琢捐献骨髓。所以原著剧情也等的不耐烦了,想让剧情人物帮忙走剧情?

霍柩想到自己刚刚穿越过来那会儿, 浑浑噩噩的在外面流浪了七天七夜, 苏世渊找到他的时候, 他并不想顺从剧情跟苏世渊回家。后来却因为高烧昏迷,被苏世渊指使保镖强制带回苏家的事情。

霍柩皱了皱眉:“原著剧情该不会是想让苏世渊把我绑到手术台上吧?”

“它敢!”第五陵面容冷肃, 努力安慰霍柩:“你就呆在我身边。我不会让苏世渊强迫你的。”

霍柩笑道:“这种事情总是防不胜防的。”如果原著坚持要走剧情的话,很可能他们眨眨眼睛的时间, 霍柩就躺到手术台上去了。

想到这里, 霍柩深吸了一口气,这种生杀予夺都要听从一个莫名其妙的剧情光环的日子,简直糟心透了。更何况这个剧情光环还步步紧逼,只要霍柩流露出一丁点适应bug的意思,它立刻就会想出别的法子来恶心霍柩。

第五陵看着霍柩沉吟不语的模样, 眸光闪了闪,并没有说话。只是派了很多保镖保护霍柩。连司机也换成自己的心腹,把苏家的人全都退回去了。

苏世渊便明白霍柩是铁了心的想要脱离苏家的掌控。也绝对不可能去给苏琢捐献骨髓。然而苏琢的病越来越重,已经等不及他们寻找下一个志愿者了。

苏世渊没有办法,只能铤而走险,想办法把霍柩绑到手术台上。

到时候麻醉针一打,手术成功后,霍柩就算再不愿意,也没办法改变现实。

苏世渊知道这种做法后患无穷。但是苏琢危在旦夕,苏世渊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越来越虚弱。

说来说去,只能怪霍柩心比天高,命还不好。

如果霍柩肯乖乖的去做手术,苏世渊怎么会做到这个地步。

不过是一个酒鬼生的小杂种,命比草还贱三分,为什么要这么固执。乖乖听话难道不好吗?只要他肯乖乖听话,当苏琢的骨髓器官库。苏世渊发誓,自己一定会对这个孩子很好。

为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闹腾到这个地步?

苏世渊越想越觉得头疼。他知道图灵集团的第五陵也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搞到一块儿去,但是苏世渊明白,他想在第五陵的眼皮子底下劫走霍柩,必须要有万全之策。并且只有一次机会。

一旦打草惊蛇,他可能再也没办法让霍柩躺到手术台上。

深刻知道这一点,苏世渊在动手之前,花重金找了最专业的人设计线路,反复推敲绑人时的所有细节。并且一直派人紧盯着霍柩的一举一动。他不相信霍柩跟第五陵永远绑在一起,总有落单的时候。那就是苏世渊的机会。

然而令苏世渊没有想到的是,霍柩竟然真的吓得跟第五陵寸步不离。要么就是缩在第五陵的别墅里不出来。直到手术时间确定下来的当天早上,苏世渊还是没有机会接触霍柩。

——他总不能让苏家的保镖闯进第五陵的别墅,直接把人带走。

想到这里,苏世渊心下一动。他虽然不能强闯第五陵的别墅,但是有人可以。于是当天上午,苏世渊就以霍柩继父的身份报了警,控告图灵集团的董事长第五陵拐骗未成年。

苏家跟继子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已经成了本市最受关注的新闻。警察接到报警电话的时候,也有些无语。他们虽然不清楚个中细节,但苏世渊把继子接回来只是为了给自己儿子找一个免费器官库的传言早就传到了他们的耳中。霍柩不想给苏琢捐献骨髓的想法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至于第五陵跟霍柩之间的关系,警方虽然不清楚,但是他们觉得再怎么也不可能是苏世渊指控的拐骗未成年。倒是苏董事长自己,很有强迫未成年捐献骨髓的意思。

可不管怎么说,既然苏世渊报警了,警方总得调查一下相关真相。更何况苏世渊和陆嫚臻打着生母继父的旗号管第五陵要人,在霍柩还没成年的情况下,第五陵也必须要把人交出来。

因为霍柩的监护权还在陆嫚臻和苏世渊的手上。

想到这里,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警察们也忍不住唏嘘。自己的生母继父为了另外一个人谋算他的骨髓,霍柩却要向一个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求助。这孩子的经历还真的是不能细想。越想越绝望。

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而已……

霍柩没想到苏世渊和陆嫚臻竟然会从这个角度发难。顿时有些气结。

“既然如此,我也要找律师控告他们不顾我的个人意愿,随意支配我的身体权。”霍柩说道。

他不知道国内的法律能不能打这种官司,但是无所谓。就算不能打,他也要提交诉讼,然后找媒体大肆宣扬一番。

他要彻底搞臭苏家的名声。

苏世渊没有想到霍柩的反击竟然这么激烈。他猝不及防,顿时就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苏世渊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没有正面回应霍柩的反击,而是发动所有亲朋好友,不停哭诉自己身为一个父亲,不能眼睁睁看着苏琢去死。还说霍柩身为苏家的继子,生病的苏琢也是他的家人,他明明能救下苏琢,却不肯捐献骨髓。这样的做法跟他之前表现出来的乐于助人的品质大相径庭。

分明就是伪善。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双方已经彻底撕破了脸面。霍柩背负上见死不救的骂名,而苏家也是名誉扫地。大家两败俱伤。谁也没有落到好处。

可苏琢的命还危在旦夕。苏世渊不能再等了。

霍柩总不能永远藏在第五陵的家里不出来。他总有外出办事的时候。苏世渊便找到了这样的时机,命令保镖直接把霍柩绑去了医院。

可是让苏世渊没有想到的是,当保镖把霍柩带到医院的时候,第五陵也带着人守在苏琢的病房外面。他看着神色大变的苏世渊,微微一笑:“我们都知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霍柩不可能永远不出门,我也不可能永远守在他身边。”

老虎还有打盹儿的时候,更何况他们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苏世渊脸色阴沉的看着第五陵:“你想说什么?”

第五陵微微一笑:“我不可能防你一辈子。同样的道理,你也不可能防我一辈子。”

苏世渊能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霍柩,第五陵也能派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苏琢。只要苏世渊把霍柩掳走,第五陵的人就会在第一时间找上苏琢。

“这个手术需要两个人一起做。我看不住一个活蹦乱跳的霍柩,不过看住一个终日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这件事情还是很简单的。”

第五陵的意思也很简单。苏世渊想要促成这台手术,他会从霍柩身上下手。第五陵想要破坏这台手术,自然就要从苏琢的身上下手。

只不过霍柩身体健康,有反击能力,而苏琢病体孱弱,能不能经得起这番折腾,第五陵就不敢保证了。

苏世渊铁青着脸,不敢置信的质问第五陵道:“你要拿一个生病的孩子威胁我?”

这可不是他印象中那个冷漠孤高,从来不会多管闲事的图灵集团董事长。

苏世渊恨的咬牙切齿,怒视着第五陵:“你太卑鄙了。”

第五陵摇摇头:“在你眼中,他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可是在我看来,他是霍柩遭遇这种不公平待遇的源头。”

一个罪魁祸首,没资格说自己无辜。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苏琢都是不折不扣的既得利益者。哪怕他什么事情都没做。

第五陵说道:“比起苏董事长的不择手段,我也只是带人守在您儿子的病房外面而已。”

第五陵不太明白苏世渊哪来的脸皮谴责他。不过想来也是,如果苏世渊的脸皮不够厚,他又怎会如此理直气壮的逼迫算计一个刚刚死了父亲的孩子?

听到第五陵毫不留情的讥讽,饶是城府深沉如苏世渊,也忍不住老脸一红。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辩解道:“如果霍柩愿意捐献骨髓,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谁不想和和气气解决事情,苏家的名声都被霍柩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兔崽子毁了。苏世渊还能怎么办?

总不能闹到最后,苏家竹篮打水一场空。名声没了,儿子的命也丢了。

他总得留住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一下预收1和预收2的文名和文案,感兴趣的宝宝们可以收藏一下_(:3」∠)_

——————————————————————————————————————

《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设》

十八岁生日这天晚上,闻人砺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根本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十八年前两个孩子被抱错,他真正的父母是一对赌鬼无赖。因为欠下高利贷被四处追债。真少爷受家庭连累,磕磕绊绊念完高中。十八岁就要打工赚钱。

真相曝光,真少爷被接回豪门。而他却因为留恋豪门的荣华富贵不肯离开,还仗着养父母对自己的信任处处陷害排挤真少爷,最后害得真少爷抑郁而亡。

梦醒后,闻人砺气成河豚: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设(╯‵□′)╯︵┻━┻

他气冲冲的拽着父母去做亲子鉴定,得知自己果然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又气冲冲的找到真少爷塞回家,不顾养父母的反对气冲冲的打包离开——

回到原生家庭后,闻人砺看着烂泥扶不上墙的赌鬼父母,气冲冲的亮出锋利的爪子:“同样都是爸妈,你们怎么就不能学学别人家的爸妈!”

被挠的遍体鳞伤伤痕累累的赌鬼父母在炸毛儿子的高压鞭笞下,含泪起家努力奋斗。终于赶在炸毛儿子奋斗成富一代前,艰难攒下了亿万家财。

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

赌鬼父母泪流满面:“这不该是我的人设。”

一心只想钻研手艺,却被迫成为霸道总裁的真少爷泪流满面:“这不该是我的人设!”

原本是想落井下石,折辱一下死对头却被迫继承家产的某人泪流满面:“这不该是我的人设!”

只想友情资助伙伴渡过难关,却莫名成为各个行业领头羊的发小们泪流满面:“这不该是我的人设!”

听到亲朋好友们哭诉自己遭遇了惨无人道的压迫,闻人砺炸毛掀桌:“胡说,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设!”

——————————————————————————————————————————

预收2

《花瓶炮灰重生以后》

直到死后,文煜才知道他悲惨的一生只不过是别人闲极无聊时的一个游戏。

富二代们拿出一千万来打赌,想挑两个贫困生让他们变成有钱人,看看骤然暴富的穷学生会不会变坏。容貌精致见识浅薄的文煜和相貌清秀努力积极的洛岫成为他们首选的目标。

生性单纯浅薄的文煜刚刚踏入大城市,就被这里的繁华所迷,不出所料的跳进了别人精心打造的金钱牢笼,沉迷物欲忘乎所以,最后身败名裂下场凄惨。竟然因为还不起欠债跳楼自杀。

而洛岫则利用这笔钱发展事业帮助别人,最后奋斗成为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又因为积极进取乐观向上的性格吸引了所有人的好感和追求。

再次睁开双眼,文煜回到十年前。刚从山里出来,步入大学校园。这次,他会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人生,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

所有人都觉得文煜是个花瓶美人,除了容貌一无是处。即便全力以赴,看起来仍显笨拙可笑。但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花瓶美人认真又努力的样子,还真是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面对众人的欣赏和心动,某只大型猛兽盘踞在美人旁边龇牙威胁:“漂亮吗,我的!”

感谢在2021-10-08 21:08:24~2021-10-10 11:45: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13753390 20瓶;陶恕之 10瓶;大头张张、hjh、静默颓败、audrey、月下无人、无花果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