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三十章

整个马场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低下头, 一脸认真的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听八卦。

苏世渊的脸色越发阴沉。他看了一眼霍柩,深吸一口气:“大家都别太激动了。有什么话, 我们回家再说。”

霍柩嗤笑一声:“我跟你们有什么好说的。”

陆嫚臻柳眉一竖:“你不要——”

“嫚臻!”苏世渊唤了一声陆嫚臻的名字, 旋即说道:“那好,我们谈一下合作。”

苏世渊定定的看着霍柩:“你到底要什么?”

没等霍柩说话,苏世渊继续说道:“不要跟我说你什么都不要。是人就会有欲望。就算你真的什么都不想要。人命关天,你最好也多考虑一下。”

“你既然肯帮助那么多人, 就不差小琢一个。我知道你恨我, 也恨你妈。我承认,我之前的手段确实不太光彩。你怎么才能原谅我们?跪下来求你可以吗?”

苏世渊这话一出, 整个马场的客人都惊呆了。众人也顾不得掩饰自己暗搓搓偷听的行为, 一脸惊讶的看过来。

稍远一点的客人听不到苏世渊的话, 忍不住走近了跟其他人打听:“他们在说什么?”

“苏世渊说要跪下来求他继子原谅……”

话没说完,就见苏世渊作势就要下跪。被陆嫚臻拦了下来:“你这是干什么?”

陆嫚臻说着, 双目赤红的看向霍柩:“把我们逼到这个境地, 你满意了?”

“我真是不明白, 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只是让你给小琢捐献骨髓,又不会要了你的命。你愿意帮助那么多人, 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帮帮你弟弟?”

“就算我们当初算计你不对,闹成现在这样, 你也应该满意了吗?”陆嫚臻深吸了一口气:“你要是真的善良, 难道能眼睁睁看着你弟弟去死?”

“你不要说小琢他不是你弟弟。我是你亲妈,他是我儿子,在法律上他就是你的弟弟。”

“你连外人都肯救,为什么就是不肯救救他?”

“我们都说了,只要你肯去做骨髓移植手术, 你提出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就算给你下跪赔礼道歉也可以。”

“都这样了,你难道还不满足吗?”陆嫚臻喊道:“是不是真要我跟董事长都跪下来求你,你才肯答应救人?”

陆嫚臻的话太过悲愤,躲在旁边看热闹的外人也都忍不住动容。还有人开口替苏世渊夫妇求情:“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都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哪有解决不了的仇恨。有什么话都好好说说。”

“是啊!苏琢好歹也是你的弟弟。就算你真的不想承认,换个角度,那也是一条人命。”

“我记得苏董事长的独生子今年也才十六岁吧?你们两个差不多大,你真的忍心看他去死?”

“你能救外人,总不能对自家人见死不救……”

“大不了你多提一点要求。就当成是一场交易。不论是要房要车还是要钱,你尽管提出来。想必他们苏家也出得起。”

“跟他要市中心一套高级公寓,三百平以上的,至少也值个几千万。几千万买你的骨髓,咱们也不吃亏了。”

又想到霍柩之前买彩票还中了将近一个多亿,这些人又改口道:“几千万不够,那就再要几套房,或者是苏氏集团的股份。”

有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他苏世渊不是说,只要你肯答应捐献骨髓,提什么要求他都能满足吗?那你就要苏氏集团的股份,看看他给不给。”

还有人看不上苏世渊和陆嫚臻的为人,闻言也跟着架桥拨火:“是啊!你们两口子也别在这儿光用嘴巴忽悠人,拿出点实在的。你们两个说的再惨,难道还有人家一个刚死了爸爸的孩子惨?”

第五陵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苏世渊和陆嫚臻夫妇。他和霍柩刚到俱乐部,这对夫妇就赶过来了。当着马场所有客人的面儿,又是利诱又是哭惨,还口口声声要下跪求原谅。想来是打算激起大家的同情,再用舆论逼迫霍柩答应捐献骨髓。

想到这里,第五陵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苏太太毕竟是霍柩的亲妈,您给他下跪不合适。不过以苏董事长当初的所作所为,差点逼死了高烧中的霍柩。如今又想让霍柩救你亲生儿子的命。你真的跪下来请求霍柩的原谅,倒也未尝不可。”

第五陵一开口,周围人都有些震惊。

原因无他,实在是第五陵乃是本市出了名的难打交道。这个人向来不爱应酬交际,更不会多管闲事。也不知道苏家这个继子究竟哪里投了他的眼缘,竟然三番五次的替霍柩说好话。这会儿更将了苏世渊一军。想让苏世渊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跪下来给霍柩赔礼道歉?

众人面面相觑,怕不是疯了吧!

苏世渊也没有想到横插出来一个第五陵。他有些意外的看了第五陵一眼,神色阴沉不定。

苏世渊当然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给霍柩下跪。他之所以会那么说,只是想逼迫霍柩答应去做骨髓移植手术。

当然,如果霍柩非要他跪下来请求原谅,那也不是不行。不过必须等回到苏家别苑以后,而且霍柩必须答应给苏琢捐献骨髓。

可是现在被第五陵这么一说,却是要他在众人面前跪下来跟霍柩道歉。至于霍柩会不会答应捐献骨髓这件事,还不能确定。

如果霍柩还是坚决不肯去做手术,那苏世渊岂不是白跪了?

陆嫚臻气急败坏的说道:“第五先生,这是我们苏家的家事,您一个外人不好随便插手吧?”

第五陵问道:“如果我偏要插手呢?”

陆嫚臻:“……”

苏世渊开口说道:“如果霍柩肯答应去做手术,让我现在下跪道歉也可以。”

苏世渊目光灼灼的看向霍柩:“你愿意和解吗?”

大家都没想到苏世渊会说出这样的话。堂堂一个苏氏集团的董事长,为了挽救自己亲儿子的性命,居然愿意当众给继子下跪道歉——

“都说苏董事长爱子如命,今天我算见识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苏世渊就算做的不对,那也是为了自己的亲儿子。将心比心,如果我的儿子得了绝症需要别人的骨髓或者器官,我也会不择手段的。”

霍柩没想到苏世渊居然会用这种手段逼迫他,当下神色一冷。

陆嫚臻气呼呼说道:“你看看你把董事长逼成什么样了?我劝你见好就收吧。”

难道真要让苏世渊跪下来求他不成?

旁边围观的人也不再说什么风凉话。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说苏世渊堂堂一个苏氏集团的董事长,就说他一个四十多岁的长辈,愿意给一个毛头小子下跪道歉,再大的仇怨也该了结了。

更何况一个继父一个继子之间,又能有多大的仇恨?

霍柩没有说话,满脸铁青的离开了马场。

第五陵跟在他身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苏世渊。这位苏董事长的手段果然很高明。

陆嫚臻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有点着急:“怎么办?”

“先等等。”苏世渊轻哼一声:“事情已经逼到这个程度了。就算他想躲,也躲不了一辈子。早晚都要面对的。”

苏世渊说着,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他就苏琢这么一个儿子,只要能让苏琢痊愈,他做什么都可以。霍柩最好识相一点。不然的话……把人打晕了强行绑到手术台上,他苏世渊也不是做不出来。

大不了事后多给霍柩一点补偿。反正他是霍柩的继父,陆嫚臻是孩子的亲妈。外人就算不满诟病,又能怎么样?

清官也难断家务事!

霍柩显然不知道苏世渊打的算盘。不过按照他对这个角色的了解,苏世渊已经被逼到绝处了。就算有一些疯狂的想法,那也在意料之中。

第五陵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霍柩的表情,开口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霍柩回过神来:“什么怎么做?”

第五陵说道:“骨髓移植的事情。以我对这位苏董事长的了解,他做出的决定,应该不会轻易放弃。”更何况事关他儿子的性命。

霍柩摇摇头,没有说话。

第五陵继续说道:“你应该想好对策。不然等到事到临头,你会非常被动。”

霍柩不以为意:“放心吧,他什么都做不了。”

第五陵看着过分笃定的霍柩,心下狐疑:“你有安排?”

“我什么安排都没有。”霍柩呼出一口气,忽然有些厌烦:“如果我说,只要再过三天,苏世渊就会忘记这件事,你们所有人都会忘记这件事。你信不信?”

第五陵当然不信。但他不说,只是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撒谎骗自己可不是霍柩的性格。

一个人背负的秘密太沉重了,也不好。

至少现在,霍柩就很有倾诉的欲望:“如果我跟你说,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只是一本书,所有人都要按照原著剧情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一旦违背剧情发展,整个世界就会读档重来,回到半个月前。你相信吗?”

第五陵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为什么是半个月前?”

霍柩说道:“因为上个故事节点就在半个月前。”

霍柩把自己知道的原著剧情讲给第五陵听。

第五陵耐心听完,神色有些古怪。

霍柩笑问:“是不是觉得我在编故事骗你?”

第五陵摇摇头:“你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顿了顿,第五陵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之前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买彩票,每个彩种都特别幸运的中了一等奖。就是因为这个读档重来?”

霍柩有些惊讶:“你真的相信?”

第五陵摇摇头:“我的经验和智商告诉我这不可能。”

霍柩闻言,有些失落的笑了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第五陵继续说道:“但是你说的,我愿意信。”

常识和经验告诉他不可信,但是第五陵愿意相信霍柩这件事,与任何常识和经验无关。

第五陵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等到时间读档重来以后,我会完全忘记你说的话。如果这个时候我不相信你,我就错过了一次得知真相的机会。”

“如果你讲故事骗我,此时此刻也一定希望我会相信你。我说我相信,会让你开心一点吗?”

霍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当然会觉得开心。能够被人毫无条件的信任,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你看,无论我相信不相信,都没办法改变事情的发展。”第五陵看着霍柩,面无表情但是目光温柔:“但如果我相信的话,你会开心。”

他想哄霍柩开心,这就足够了。

霍柩顿时愣住了。他迎着第五陵的目光,呆愣愣的,半天没反应过来。

第五陵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伸手揉了揉霍柩的脑袋:“小孩子不要存太多心事,会长不高的。”

他对霍柩说:“苏家的事情,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那个骨髓移植手术,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如果你真的想救人,我不会阻止你。但如果你不愿意去做手术,我会成为你不愿意的底气。”第五陵说道。

他跟霍柩相识的时间并不长。虽然他们彼此都觉得对对方一见如故,但如此短暂的相处,显然不能让他们对彼此产生更深刻的了解。

第五陵只是从霍柩乐于助人的行事风格判断他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也许他不答应捐献骨髓这件事,只是因为他的心结。并不是真的想要看着苏琢去死。那么这种情况下,第五陵愿意鼓励霍柩勇敢面对自己的心,免得苏琢真的出了什么差错,霍柩心生遗憾愧疚。

可如果霍柩是真的不愿意去做骨髓移植手术。那么无论苏世渊使出什么手段。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甚至利用舆论逼迫霍柩,第五陵都愿意站在霍柩身后,成为他拒绝苏世渊的底气。

霍柩没有想到第五陵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有些怔然。

第五陵陪在霍柩旁边,也没有说话。

沉默半晌,霍柩开口问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第五陵摇摇头:“我不是你。”

他不是霍柩,所以并不愿意用自己的想法干扰霍柩的判断。

霍柩问道:“就随便说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第五陵沉默片刻,大概觉得霍柩是真的纠结,便开口道:“我是一个商人。”

霍柩有些恍然。第五陵的回答在意料之中,可不知道为什么,霍柩还是有些失落。

他困于剧情,每天都要重复生活在同一段时光内。没有未来没有过去,所有的情节发展都千篇一律,所有认识的人都注定会遗忘他。霍柩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就是憋着心中一口气。

可是看在第五陵眼中,他这样的执着是没有必要的吗?

第五陵显然注意到了霍柩的失魂落魄,他开口说道:“我说过,我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交易的。包括我自己的身体。”

“如果换做我在你的处境,我大概会狮子大开口,跟苏世渊要苏氏集团的股份,现金,豪宅,跑车,甚至是一些集团资产和合作条款,要一切我能得到的东西。因为奇货可居。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也要这样做。”

霍柩抬起头,看向第五陵。

第五陵继续说道:“你刚刚说,我们所有人都活在一本书中。每个人都必须按照剧情规定的发展走,不能偏差。否则整个世界都会陷入一场永无止境的轮回。”

霍柩点点头。

第五陵问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已经在这个轮回里反复生活了很久吧?”

霍柩迟疑了片刻,又点点头。

第五陵问道:“你会觉得寂寞吗?”

霍柩没有说话。

第五陵说道:“如果换做是我,重复经历同一段时光,没有未来没有过去,不论做什么事情都白费力气,因为一段时间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重来。我大概会觉得非常沮丧吧。”

第五陵有些好奇:“那么在以往的轮回里,我们两个都是怎么相处的?”

一提起这个,霍柩就来气。他气呼呼的跟第五陵抱怨他有多么难缠难搞定,不论他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取得第五陵的信任。只有一遍遍重复一品楼的剧情,让第五陵主动认识他!

“这么说,我在每次轮回中应该出了什么意外,让你不得不想办法认识我?”第五陵若有所思。

霍柩忽然噤声不语。第五陵实在是太聪明了。只凭他只言片语,就能猜到这么关键的事情。

第五陵问道:“既然是生活在一本书里面。那么所有人的命运应该都写出来了吧?我的命运是怎么样的?”

霍柩不想说。他怎么能当着第五陵的面告诉他,按照原著剧情他会在故事开始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死掉,连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第五陵观察着霍柩的神色,笑道:“看来不怎么好。”

霍柩:“……”

第五陵沉默片刻。每个人在知道自己命运不太好的时候,都不会高兴。哪怕这只是一个故事,真实性待定。

第五陵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我们生活在一本书里。可是等到故事结局以后,每个人又会走向什么样的未来?”

霍柩有些茫然。他显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第五陵说道:“就算我们生活在一本书里面,但漫长的人生不是故事。故事的终点是结局,但人生的终点是死亡。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和能力,每个人都能改写故事的结局。”

第五陵看向霍柩,目光有些温柔:“如果是我困于一本故事当中,我绝不会驻足不前。我会想办法打破故事原有的结局。直到我满意为止。”

第五陵隐隐察觉到霍柩的情绪有些不对。他无法确定霍柩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此时此刻,他愿意用最认真的态度帮助霍柩走出这个困扰他的难题。

“如果捐献骨髓是顺应剧情的话,我希望你能想清楚,你不想捐献骨髓的原因,到底是不想屈服于剧情的控制,还是惧怕顺应剧情后的改变。”

“如果是前者,我支持你的决定。可如果是后者,我希望你能更勇敢一些。你完全没有必要惧怕改变。因为你跟原著剧情相比,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你可以选择改变。而原著剧情只能按部就班的走下去。”

所以真正惧怕改变的应该是原著剧情,而不是霍柩这个变数。

仿佛晴天一声霹雳,霍柩懵懵懂懂的看向第五陵,恍惚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他也说不出来。

难得瞧见霍柩这样乖顺懵懂的模样,第五陵有些莞尔。开口说道:“我带你去兜风吧。”

因为苏世渊和陆嫚臻的突然到来,第五陵没能教会霍柩骑马,他也是有些遗憾的。但他可以带着霍柩去兜风。依旧可以哄霍柩开心。

霍柩毫不迟疑的答应了。

他坐在第五陵的副驾驶,黑色的迈巴赫仿佛一道幽灵窜向远处。街道两边的树木伴随着风声飞速倒退。很快到达了山顶。

正值盛夏午后,骄阳似火,将整座山林渡上了一层金色。远处重山叠嶂绿树成荫,隐约间还能看到城市外面的高速公路和公路两旁的建筑农田。

霍柩深吸了一口气。他似乎已经很久没这样登高望远了。每天困在反反复复的轮回里面,总是孑然一身。所经历的一切都像流水一般根本抓不住。

他静静的欣赏了一会儿俊秀的山林风光,忽然开口说道:“我还是不想给苏琢捐献骨髓。”

霍柩闷闷的说道:“我不想认输。”

第五陵闻言莞尔:“那就不捐。只是要劳累我们小霍同学,每次轮回都要重新认识我。”

想了想,第五陵凑到霍柩耳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第五陵冲着霍柩耳语几句:“这件事情除了我自己,这个世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如果下一次轮回,你想主动认识我的话,可以想办法把这件事讲给我听。”

“我一定会相信你的。”

霍柩神色有些古怪的打量着第五陵,忍不住感慨:“没想到你一个霸总居然还做这种事情——”

“嘘!”第五陵冲着霍柩眨了眨眼睛:“不要说出来。会被天地鬼神听到。”

霍柩闻言莞尔,没想到第五陵竟然还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也不知道在山顶呆了多久,霍柩终于将心中的郁气发泄了出来。两个人开车回到第五陵的别墅。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第五陵还被迫听了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玄幻故事。两个人都没顾得上在外面吃午饭。只能点了外卖送回家。

吃完这顿下午茶,两个人又回到了书房,第五陵继续给霍柩讲解第二个案例。

霍柩兴致勃勃的说道:“虽然没办法在下个周末把作业交给你,但我会努力写。等到下次轮回的时候,让你一并检查。”

第五陵闻言莞尔:“那我一定要好好检查。我又记不得轮回之后的事情,谁知道你拖了多久才把作业交给我。”

霍柩气哼哼的不说话。他才不会偷懒!

霍柩一直在第五陵家里过完了周末。直到周一早上才慢慢腾腾的回到苏家。

陆嫚臻都快气疯了:“你真的是翅膀长硬了!攀上高枝了!巴结上图灵集团还回苏家干什么?你应该让第五陵养你一辈子。”

霍柩反唇相讥:“我还不至于沦落到让男人养我。这个建议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陆嫚臻气的脸都紫了。

“你到底答应不答应给苏琢捐献骨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最好想好了再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霍柩嗤之以鼻。过了今天就要读档重来。他倒是好奇苏世渊能干出什么来。

——苏世渊当然也干不出什么来。

直到霍柩安安稳稳的读档重来,安安稳稳的买彩票中奖,苏世渊的选择依旧跟每一次读档重来时一模一样。

在剧情节点之前,就算苏世渊恨到想杀了他,也没办法有任何实际上的动作。这就是原著的剧情限制。

不仅限制霍柩的行动,也困住了每一个剧情人物的命运。所有人都像牵线木偶一般,在强大的原著剧情面前,不能有丝毫的个人情绪。

就像舞台上永不停歇的小丑,时时刻刻准备着粉墨登场。

跟之前每一次读档重来时的懒散状态不一样,这一次,因为霍柩身上还担负着写作业的重任,所以他在每天闲逛听课做好事的行程里,还加了一项去图书馆查资料的行程。

他要抓紧时间,把第五陵布置给他的策划书写好,然后在第五陵给他上课的时候,直接把作业交上去。

想必能吓他一跳。

霍柩暗搓搓的期待着。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等到他去一品楼吃饭这一天,他照例戳破了一品楼用假鱼翅的事情,向闫东阁提出厨艺比拼……可是却没等来第五陵这个裁判。

第五陵他不见了!

一股莫大的恐慌将霍柩包围,他猛地看向闫东阁,铁青着脸问道:“第五陵呢?”

一品楼的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什么第五陵?”

“图灵集团的董事长第五陵!”霍柩追问道:“他怎么没下来?”

不可能啊!每次读档重来都没变过,第五陵为什么不下来?

霍柩脸色阴沉不定,转身就想去二楼包房找人。

一品楼的人显然不能让霍柩胡乱闯进二楼包厢,惊扰二楼的贵客。大堂经理曹明彦冷笑一声:“原来你是奔着图灵集团董事长来的!”

虽然不知道霍柩一个未成年的小子,想要见图灵集团的董事长,为什么会跑来一品楼砸场子。曹明彦还是说道:“第五先生今天没来一品楼吃饭。他半个月前就出差了。你难道不知道?”

霍柩猛地站住了,扭头看向曹明彦,不敢置信的追问:“出差了?”

曹明彦看霍柩一惊一乍的模样,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耐烦的说道:“出差了。去临城参加工地的剪彩仪式。今天早上电视新闻还播了。你这么关注第五先生的一举一动,难道不看新闻吗?”

什么新闻?

霍柩一脸懵逼的出了一品楼。就近钻进了一个网吧,双手颤抖着打开了网页搜索第五陵的消息,果然看到了某个剪彩仪式的照片。

霎时间,霍柩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

为什么会这样?

霍柩不敢置信,他难受的无法呼吸。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第五陵为什么会突然跑到外地出差?

他还会回来吗?

如果在轮回期限到来之前,第五陵都不会回来,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又要跟第五陵错过了?

霍柩一脸难受的捂着胸口。一时间脑中思绪特别混乱。

怎么会这样?

第五陵是他在无数次轮回中认识的唯一一个朋友。他甚至把读档重来的秘密都告诉他了——

等等,电光火石间,霍柩忽然反应过来!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因为不肯顺从剧情发展,每次都要在剧情节点读档重来。但并不是每次轮回都一样。至少有两次是不一样的。

一次是这段剧情的第一次轮回,那个时候霍柩还没买彩票,自然不会中奖,也就没钱请湖边公园的大爷大妈们去一品楼吃饭。他没能认识第五陵,第五陵死在吃完饭回公司的路上。因为躲避流浪狗出了车祸。

这也是原著剧情给第五陵这个局外人安排的命运归宿。

第二次不同就是这一次的剧情轮回。虽然霍柩也不知道原著剧情是怎么让第五陵离开这座城市的,但霍柩隐隐觉得,第五陵的离开,应该跟他把“所有人活在一本书里”这个真相吐露给第五陵有关。

原著剧情不想让他在读档重来时跟第五陵接触,所以故意引来了第五陵?

霍柩又惊又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

可不管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他要面对的现实就是——如果他还是坚决不肯走剧情的话,他将失去跟第五陵相识的机会。

就算再经历无数次读档重来,也不会有第五陵了。

想到这里,霍柩忽然有些难受。

不仅难受于自己再也看不到第五陵了。还难受于……

被原著剧情故意引开的第五陵,会不会遭遇什么危险?

要知道在原著里面根本没有第五陵这个人,他这个人本来就应该在故事开始的时候被原著抹杀掉。

只不过因为霍柩的存在,让第五陵重新活了下来。

这么想着,霍柩忽然意识到,其实第五陵的生命也未必安全。他只是在必死的命运里被霍柩忽然救了下来,然后反复生活在这半个月的轮回里面。

如果想要第五陵真正的活下来,霍柩也必须要走过这段剧情。让第五陵正式出现在原著剧情里。

没有人记得的存在并不是真的存在!

这个道理,没有人比霍柩更清楚。

那么他愿意为了第五陵跟剧情妥协吗?

霎时间,霍柩茫然了。

他跌跌撞撞的走出网吧,跟幽魂一般,徘徊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不知道走了多久,霍柩忽然被人叫住。

“你怎么了?怎么搞得满头大汗的,你家司机呢?”一个戴着墨镜怀里抱着二胡的老人家坐在路边的花坛边上,询问霍柩。

“胡爷爷。”霍柩渐渐回过神来,他坐到了胡爷爷身边。

这个胡爷爷,是霍柩在这一次的读档重来里认识的一个街边卖艺的老人。

对方年过古稀,每天傍晚都会守在天桥底下拉二胡。只是跟其他卖艺赚钱的人不一样,胡爷爷总是喜欢戴着个墨镜装瞎子。因为这样可以激发过路人的同情心,所以他每天收到的钱也是最多的。

后来霍柩才知道,原来胡爷爷的老伴儿得了痴呆症,根本认不得人。他的儿子和儿媳妇都死了,留下一个脑瘫的孙子。胡爷爷并不想装瞎骗人,但是他要给老伴治病,还要养孙子,只能想出这种办法赚钱。

“值得吗?”霍柩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忽然开口问道:“跟你朝夕相伴的人根本不认识你。”

“但我还记得她。”胡爷爷笑了笑,抱着二胡说道:“我们这把年纪,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能想那么多。”

霍柩沉默片刻,又问道:“胡爷爷,如果你有机会救一个人,但是要做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你会不会做?”

“那要看对方是谁了。”胡爷爷慢悠悠说道:“如果是我的家人,我当然会救。”

霍柩问道:“如果不是家人呢?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

“如果想要救他,很可能要做很多我不爱做的事情,向我讨厌的东西妥协,还要打破我好不容易适应的现状……”

胡爷爷笑了笑:“那要看你自己怎么想了。你愿不愿意为了救他放弃你自己的坚持,愿不愿意为了救他改变现状。”

“不过既然你都问出口了,想必你的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又何必再来问我?”

如果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怕连问都不会问。既然问了,那就说明心中已有决断。

霍柩看着悠然看向夕阳的老人,恍惚之间有了些许明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6 12:04:04~2021-10-07 21:23: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02510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1815747 11瓶;月下无人、占li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