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二十八章

时针咔哒一声, 再次倒退回原点。整个世界裹挟着霍柩的意识飞速倒退。瞬息之间,将霍柩的精神和灵魂带回半个月前。

又一次轮回开始了。

霍柩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明媚灿烂的天色。苏家别苑坐落在本市最有名的一处别墅区。小区内部湖草掩映, 各种假山花石长廊凉亭错落有致, 绿化做的特别好。也就吸引了无数鸟雀过来栖息。

每到清晨,霍柩都能在鸟雀此起彼伏的鸣叫声中醒来。甚至还能在鸟鸣狗吠戛然而止的瞬间,准确的接上后面的鸣叫声。

——当然这么无聊的事情,霍柩从来没做过。

虽然一次次的读档重来, 看似拥有无限的时间。但是霍柩总能在每一次轮回过程中把自己的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

依然觉得时间有些不够用。

霍柩默默感叹一声, 换好衣服下楼。

不论经历多少次,读档重来的第一天, 霍柩永恒不变的主题就是想办法赚到第一桶金, 然后去买彩票。

这一次, 霍柩选择的捞金方式是跑到本市某个小学附近的胡同里守株待兔。

他耐心等了几分钟,果然看到三四个小学生推搡着一个戴眼镜的同学, 鬼鬼祟祟的进了胡同。

“快点把零用钱交出来。”其中一个看上去就很敦实的小孩子冲着戴眼镜的小学生比了比拳头:“……不然揍你!”

戴眼镜的小学生委委屈屈的吸了吸鼻子, 捏着拳头犹豫半天, 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早上妈妈给他的十块钱零花钱交出来。因为掏兜的时候动作慢了,还被另外两个小学生照着后背锤了两下。

“慢慢腾腾的……”小学生一边说着话, 一边瞪了一眼小眼镜:“你看我干嘛?是不是不服气?”

小眼镜被推的眼镜都歪了。积攒了大半个月的火气腾了窜上头顶。他死死的握着拳头正要反抗——

下一秒,就见刚刚还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同学被人提着衣领拎了起来:“小小年纪不学好, 竟然学流氓敲诈勒索同学?”

“关你屁事!你是谁啊!快点放开老子!”被提着衣领的小学生张牙舞爪的挣扎着, 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道:“听到没有?你他妈的快点放手!再敢多管闲事,信不信我让东哥揍你?”

霍柩松开手,一巴掌拍在小学生的后脑勺,将那小学生打了个趔趄:“信不信我立刻报警,把你们全都送进警察局。”

“你就吹吧!”小学生捂着后脑勺, 一脸的不屑:“我们都是未成年,警察管不了我们。”

“是吗?”霍柩笑了笑:“警察管不了,还有你们家长呢。”

“我爸我妈也管不了我。”小学生洋洋得意的说道。说完,还怒瞪了霍柩一眼:“你也少管闲事。不然老子饶不了你。”

“你跟谁称老子呢?”霍柩忍不住手痒,又拍了一下小学生的后脑勺:“带我回你家,我要跟你爸妈谈谈。”

小学生捂着后脑勺连连倒退。一双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想要寻找机会偷偷跑掉。奈何他们几个刚刚堵人要钱的时候,怕被别人注意到,直接把小眼镜推到了胡同最里面。霍柩站在外面堵着他们四个,谁都跑不了。

三个小鬼对视一眼,忽然大喊一声:“冲——”

三道身影如同小炮弹般,十分默契的冲向霍柩。

霍柩拦在胡同中间一手提拉一个,剩下那个瘦的跟竹竿似的却比猴子还灵巧的小学生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霍柩哑然失笑:“你们的同伙背叛你们,自己跑了。”

“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两个小学生龇牙咧嘴的挣扎道:“他是搬救兵去了。你就等着东哥带人来揍你吧!”

霍柩笑眯眯道:“行,我就等着。”

又贴心的问道:“你东哥能知道我们在哪儿吗?不如你们给他打个电话,咱们约个地方?”

小学生脱口问道:“约在哪儿?”

霍柩冷冷道:“警察局。”

半个小时后,霍柩揪着两个小学生的衣领进了警察局。四名小学生的家长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之所以是四名学生的家长,是因为作为苦主的小眼镜,他爸妈也都赶过来了。

“什么东西!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人家抢钱!”小眼镜的爸爸也是个斯斯文文戴眼镜的公司白领。见到那两个抢钱的小学生,忍不住骂道:“这么小就知道抢钱,长大了也是作奸犯科要坐牢的命。”

说完,又冲着那三名小学生的父母发火道:“你们当家长的也不好好管管自己的孩子。欺负同学拦路抢劫,将来长大了是不是还要杀人放火啊?”

那三名小学生的父母穿的都很朴素,肤色是常年暴晒后的黝黑粗糙。听到小眼镜爸爸的话,一个劲儿的鞠躬赔不是:“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我们没教育好孩子。”

“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农民工素质低下。当初学校答应收外来务工子弟跟本校孩子一起念书,我就不同意。果然出事了吧?”小眼镜的妈妈愤愤不平的说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爸妈素质都不好,做儿女的又能好到哪里去。”

“我回头就得跟学校领导反映反映,不能再让这些外来务工子弟跟本校的学生一起念书。”

“不好好学习也就算了。还欺负同学,打架抢劫,到时候再把我们孩子带累坏了……”

那三个抢钱的小学生爸妈听到这一番话,气的满脸通红。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又听到小眼镜的父母要跟学校领导反应,不让他们家的孩子在学校念书了,当下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可千万别。”

“我求求你们,再给我儿子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再去欺负同学了。他抢的钱我们愿意赔,我们十倍赔偿。”

“我求求您可千万别跟学校领导反应。他这么小的年纪,如果不能读书,还能干什么?”

“他们现在也没读书呀!”小眼镜的妈妈冷笑道:“不是还跟着什么东哥吗?这么小的年纪就不学好,将来长大了能有什么好?不如直接去学那些小流氓混社会。等成年了直接去坐牢。还有国家管吃管喝了。”

“可不能呀!”另外一对父母听了这话,差点没给小眼镜的爸妈跪下来。

“我们都是外地人来这里打工的。每天起早贪黑的卖菜,就是为了让孩子好好读书。哪怕我们再辛苦都认了……”

“我们回家一定好好教育好孩子。绝对不会让他再抢同学的钱了。”

那两对父母一边说话,一边拽过自家儿子狠狠的打:“还不快给人家赔礼道歉。你们这些没出息的货。”

打的两个小学生哇哇乱叫。

“你打死我好了!我就不道歉!是他们先欺负我的!他们骂我是菜贩子的儿子,嫌我身上臭!嫌我家里穷!还污蔑你们卖菜的时候不老实缺斤短两,还污蔑我偷钱!”

“都是你们没用!要不是因为你们穷,没本事,我会被他们这么欺负吗?”

“农村人怎么了?凭什么只能他们城里人欺负我们农村人?我不服!”

听到两个孩子的话,大家顿时愣住了。

小眼镜的爸妈扭头质问自家孩子:“你真的污蔑人家爸妈卖菜的时候缺斤短两,嫌人家身上臭?还冤枉人家偷你钱了?”

小眼镜憋的脸上通红。目光闪烁,心虚的不敢看人:“是你们先在家里说的。我只是听你们的。再说我也不是故意冤枉他偷钱。”

原来小眼镜和其中一个小学生是同桌。平时就有些看不上对方邋里邋遢的。有一次发现自己放在书包里的零花钱没了,小眼镜立刻就怀疑是对方偷的。不假思索就报告给了老师。

他同桌没偷钱,当然不会承认。

这件事闹的特别大,学校差点请家长了。后来却发现小眼镜把十块钱夹到了数学课本里。是他自己忘了。

真相大白,学校老师要求小眼镜给同桌道歉。小眼镜却不愿意。还嚷嚷着就是因为同桌家里穷,平时总是偷他的零食吃。他才会误会的。

他同桌哭着辩解道:“我没偷他的零食。明明是他自己说不好吃,让我扔了。我就尝了一口……”

“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他既然冤枉我偷钱,我就抢给他看。”

孩童尖锐的嗓音回荡在警察局里。负责调解的警察伯伯长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依我看,这件事双方都有错。你们还是私下和解吧!”

那几个小学生抢同学的钱是不对,可是小眼镜嘲笑同桌家里穷,污蔑同桌父母卖菜不老实,还冤枉同桌偷钱的做法更不好。

“农民工怎么了?人家不远千里的来到我们城市,本本分分的打工赚钱,那也是为咱们的城市建设和发展做出了贡献的。别的不说,你瞧不起人家父母是卖菜的。可要是没人卖菜,咱们城市几百万人口每天早晚吃什么?”

小眼镜的爸妈讪讪的不说话。他们平常在家里口无遮拦是一回事,可是被自家孩子当着警察和这么多人的面儿复述自己私下说过的话,自家孩子还因为这件事情先冤枉了别人,那就很尴尬了。

警察伯伯又冲着另外几名家长说道:“你们也是,打工赚钱再辛苦再忙,那也不能忽视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就学人家抢劫,将来真打算坐牢吗?”

“你们不能本末倒置。别忘了你们辛苦赚钱是为什么。”

另外几对父母连忙鞠躬应道:“是!是!我回家一定好好教育好他们。”

霍柩站在一边,适时补充道:“还有那个什么东哥,教唆未成年抢劫,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几个小学生不好管,那个东哥必须处置。

警察伯伯沉着脸点点头。这件事情确实不能姑息纵容。所有小孩子都是祖国的花朵,都是祖国未来的希望。哪能让人这么教唆带坏了。

不提警察怎么去找那个东哥,几对家长带着自家孩子出了警察局,神色都有些尴尬。

小眼镜的妈妈率先开口:“那什么,之前的事情就算了。你们儿子抢的钱也不用还了。反正也没多少。我也不会跟学校领导反应的。”

“那不行!”其中一个小学生的父亲硬邦邦说道:“该咋是咋。俺娃做的不对,这个钱俺们必须还。俺今天出来的急,身上也没带多少钱。有点零钱还得拿回市场卖菜的时候找零。你等我回家取了存折,从银行取一百四十块钱,明天早上让俺娃给你娃带去。”

三名小学生从半个月前开始勒索小眼镜同学。每天都抢十块钱的零花钱。累积到今天,一共是一百五十块。其中十块钱在警察局的时候,就还给小眼镜了。所以还剩下一百四十块。

顿了顿,那父亲又说道:“你们要是信不过俺,这就跟俺回家。俺立刻就给你取钱去。”

另外一个小学生的父母也说道:“哪能让你都出了。这钱是三家孩子一起抢的,要赔也得咱们三家一起赔。”

“俺们家那个小兔崽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最后一对家长狠狠的拍了拍大腿,他们就是趁着霍柩不注意,偷偷跑掉的那个小学生的爸妈。

“应该是在xx网吧。”霍柩说了个网吧的名字。

另外两个小学生一脸惊讶的看着霍柩:“你怎么会知道我们三个人的根据地?”

“还根据地呢!充其量就是个窝点。”霍柩轻哼一声,伸手揉了一把其中一个小学生的头。一脸郑重的跟他们的家长商议道:“我想给这三个小学生当家教。一节课一个小时,每个小时五十块钱。”

三对父母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小学生的爸爸忍不住问道:“同学你是……”

“我下个学期会在博萃念高中。”

博萃就是原著里本市最好的那所私立学校。霍柩选择性的说出一部分未来会发生的事实。以此博得几位家长的信任。

果然,在听到霍柩竟然是博萃的学生后,几位家长的神色立刻就变了。

只要在本市呆过的人都知道,博萃学校就是本市乃至全省范围内教育资源和师资力量最好的私立学校。能够在博萃念书的学生要么家里有钱有势,要么学习成绩特别优秀,被学校特招免费入读。

不管是哪种情况,博萃出来的学生一定都是最优秀的精英,这一点已经深入人心。

所以在听到霍柩“自报家门”之后,几名小学生的家长立刻动心了。只是还有一点犹豫:“俺家娃也不听话呀!万一气到你……”你会不会撒手不管?

还有一节课五十块钱的课时费也太贵了。就算他们家的孩子每天只补习数学,语文和外语三门课程,一天至少也要150块钱。他们根本担负不起。

霍柩见他们犹豫,开口说道:“我能管住他们。而且我只教半个月。保证他们今后乖乖的听话,老老实实上课读书。再也不敢在街上鬼混。”

听到霍柩的保证,几位家长眼睛一亮。立刻同意了。只是好奇霍柩会怎么做——要知道他们家的孩子特别难管,连当爹妈的都管不住,霍柩一个高中生就能管住?

霍柩但笑不语。他自然有办法管住这几个小孩。只是方法暂时不能说。

说话间,众人也走到了霍柩说的那个网吧。离他们念书的那所学校并不远,也就是三个街区的距离。

霍柩带人钻进网吧,果然在角落里找到了打游戏的最后一名小学生。

霍柩提拉着对方的衣领,把人拽出网吧。走之前还不忘跟网吧老板放狠话:“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放这几个学生进去打游戏,你这网吧就别开了。”

网吧老板看着霍柩过分俊美的那张脸,又看了看一直跟着霍柩的那辆劳斯莱斯,最终还是忍气吞声的答应了。

“你放开我!”小学生不干不净的骂道:“你凭什么管我的事?你还把我爸妈叫来了!你以为他们就能管得了我?信不信我回头就去找东哥,让他带人揍你!把你打个半死,打断你的狗腿,让你在医院躺三个月啊——”

“疼疼疼!疼死我了你快松手……”

小学生反手握住霍柩的手掌,试图掰开霍柩捏着自己胳膊的手。

霍柩有些好笑。居然有人这么想不开,敢跟颠勺的厨师比腕力。

“你要是把我弄疼了,我就把你胳膊撅折,反正你们上课也不用左手写作业。”

霍柩虽然是笑眯眯的说着话,笑意却未达眼底。不停挣扎的小学生看到霍柩的表情,后背忽然一凉。双手下意识的松开了霍柩的手。如同小动物一般的警觉性让他嗅到了天然的危险。

霍柩是认真的。如果他再不松手,霍柩真的会弄断他的胳膊。

几名家长看到霍柩和自家孩子的互动。犹豫半天,最终还是咬牙同意了。

不管霍柩能辅导成什么样,至少他能管住自家孩子不去街上乱逛,老老实实呆在学校。这一点就足够了。

他们可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打工赚钱,将来去给自家儿子送牢饭。

小眼镜的爸妈也在犹豫。他们也想让小眼镜跟着霍柩一起学习——就算不为别的,考虑到霍柩是博萃的学生,能跟这样要么家里非富即贵要么本身特别优秀的人搭上线,自家也不会吃亏。

可是考虑到其他三名小学生的脾气秉性,小眼镜的爸妈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

能够认识富豪的机会虽然难得,但是自家孩子的教育问题显然更重要。

小眼镜的爸妈担心近墨者黑,是坚决不能让小眼镜跟这些不三不四的小流氓有过多接触的。

况且霍柩一个高中生,这个时间不去学校上学,反而坐着豪车在街上乱逛。显然也不怎么正常。

小眼镜的爸妈不想得罪霍柩,没敢把自己的猜测说出口——他们已经领教过祸从口出的厉害了,怎么可能不吸取教训,还在霍柩面前乱说话。

再说那几个农民工的孩子,本来也不爱上学。他们的父母也管不了他们,如果能让霍柩管好了,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自家孩子就算了吧!

小眼镜的妈妈暗暗下定决心,明天送孩子上学的时候,还是要跟孩子的班主任反应一下,把孩子的座位调开。

三个孩子的父母都答应了请霍柩当家教,每天晚上给自家孩子补习数学,语文和英语三门课。每节课补两个小时。从下午四点半一直补到晚上十点半。每节课50块钱,每个孩子每天晚上就是三百块钱。

“一群三年级的小学生而已。就算脑子再笨成绩再差,补习半个月也足够了。我到时候还会辅导他们四到六年级的功课,帮他们预习初中的知识点。”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霍柩在上一次读档重来的时候,给他辅导功课的家教老师曾经给霍柩推荐过“费曼学习法”。就是用自己的话把学到的知识讲给别人听。只有做到输入和输出都没问题,才能真正的把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

霍柩显然是不懂什么“费曼教学法”的。但他听懂了家教老师的意思。所以这一回读档重来,霍柩选择的捞第一桶金的方式就是给小学生补习功课。既赚钱还能复习知识。

三个孩子的爸妈听到霍柩的豪言,不由得面面相觑。显然不相信霍柩能用半个月的时间教这么多东西。不过他们也都不敢质疑霍柩的话。

正如霍柩所说,他们请霍柩当家教,能不能把自家孩子的学习成绩提高上来那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一点是管住孩子不出去乱跑。更不能抢同学的钱。

双方达成一致。霍柩要求课时费日结。三个孩子的父母也都同意了。送四个孩子回学校以后,立刻回家取存折,然后去银行取钱。

当天下午,霍柩去学校门口接人。不出所料,三个孩子都趁着放学从学校后门偷偷溜走了。

好在霍柩早有准备。他雇了私家侦探盯着那三个小学生。一通电话就把在另一家网吧打游戏的三名小学生堵住了。

为了震慑住三个小学生,霍柩还让苏家的保镖戴着墨镜去抓人。一帮身材精壮穿西装戴墨镜的保镖往那一站,三名小学生立刻怂了。

不仅怂了,还有些敬佩惧怕霍柩:“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霍柩哼了一声:“现在是你们的家教老师。快点给我滚回去上课。已经耽误一个小时了。今天的课要拖到晚上十一点半才能结束。你们谁敢在课堂上打瞌睡,我揍死你们。”

三名小学生有些惊恐的缩了缩脖子。乖乖的跟着霍柩回家——之前就已经约定好了,给三名小学生补习功课,地点就选在其中一个小学生的家里。

就是那个父母是菜贩子的小学生。因为只有他们家在城里租了房子,每天起早贪黑的卖菜。剩下两个小学生的家长都住在工地。孩子当初上学的时候办理的就是住校的手续。

这也是他们根本管不住孩子的重要原因——每天连面都见不到。只有等到周末放假,孩子跟爸妈去工地住。又因为年纪小爱捣蛋,经常被包工头和其他工友嫌弃。

大家既担心小孩子在他们干活的时候调皮捣乱,又怕他们乱跑乱跳出现危险。所以每次去工地上,孩子的爸妈就只能把人锁在工地宿舍里。

感受到了别人的嫌弃和不满,两名小学生也越来越不爱回工地。放学以后就在街上乱逛,后来就认识了那个东哥。再后来就发展为欺负同学,抢同学的钱。

如今他们碰到了霍柩。霍柩既然收了他们父母的钱,答应了他们的父母要管好三名小学生。就不会食言。

只是霍柩并不会教别人念书——他自己掌握的小学知识和初中知识都是现学的。怎么可能会有教学经验?

但是霍柩会打人。他准备了一个戒尺。自己在上面讲知识点,从最基础的一年级讲起。讲完了就让学生讲。学生先是照着课本念,然后再背诵。背不出来就打手板。

从诗词古文到英文单词再到数学公式口诀表,霍柩只用这么一招。

昏黄的白炽灯下,霍柩坐在小板凳上,跟着三个小学生一起,一遍又一遍的背,一遍又一遍的讲。三名小学生学的怎么样不知道,霍柩自己倒是把学过的知识点掌握的扎扎实实的。

窗外,一直熬到菜市场里没有一个人了,才恋恋不舍的收了摊子准备回家的孩子爸妈推着一辆老旧的破三轮车,迈着沉重酸痛的脚步艰难的走进院子里。听到自家屋里传出来的朗朗读书声,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热泪盈眶。

在无人知晓的某个时间线上,一则新闻被反复轮回的时光层层覆盖。新闻报道用极短的篇幅描写了一出悲剧。三名小学生在勒索同学钱财的时候遭遇反抗,推搡之间被勒索的同学被其他三人推倒在地,后脑勺撞上了垃圾堆上的一块残铁。当场死亡。其他三名小学生因为过失杀人进了少管所。由此还引发了一场有关学生德育问题和外来务工子弟上学难的讨论……

霍柩穿越到一本古早玛丽苏万人迷小说里,本来是不会留意到这种沉重的社会性话题。但他读档重来的次数太多,偶尔也会因为无聊关注一下当天的新闻报道。

霍柩无意间看到了这条新闻。他想做出一些改变。然后他就去做了。拯救了四个家庭四个孩子,顺便还为自己赚了一笔买彩票的启动金。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可以试验一下那个什么“费曼教学法”。事实证明霍柩在上几次读档重来时高薪聘请的家教老师非常棒。给出的学习建议特别有用。

读档重来的第二天,霍柩带着昨晚赚到的第一笔课时费去买彩票。在去彩票站的路上偶遇了一个突发心梗的老大爷。

老大爷出门遛弯忘了带药,一旁围观的路人急的团团转。一遍遍拨打急救电话。

霍柩让老张停下车。他走到那位老大爷面前,从兜里掏出一盒氯吡格雷递过去。老大爷颤颤巍巍的服了药,终于等来了救护车。

救护车载着大难不死的老大爷一路“哎呦哎呦”的奔向最近的医院。

霍柩回到车上,迎上的就是老张狐疑又不解的目光:“你兜里怎么会揣着氯吡格雷?”

霍柩没有回答。他让老张把车停在彩票站门口,进去买了彩票之后,又吩咐老张把车开到另一个路口。

老张满头雾水,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坐在车里的霍柩忽然打开了车门。老张吓的脸都白了,下意识就要阻止霍柩的行为。

下一秒,一辆快速冲过来的摩托车“当”的一声,重重撞在打开的车门上。骑摩托的两个小伙当场被撞飞出去。滚了两圈,昏头涨脑的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劳斯莱斯面前一顿怒吼:“你他妈的会不会开车?撞死老子了——”

话没说完,霍柩直接下车。反手剪了男人的胳膊把人压在车前盖上。老张一脸懵逼的下了车,还没开口,就听霍柩说道:“报警吧。”

他扫了一眼地上四散的几个女式包包,示意老张:“把那几个包捡起来,都是贼赃。”

老张一脸震惊的看着霍柩。

身后,几个气喘吁吁地小姑娘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边跑一边喊道:“我的包!”

看到霍柩把其中一个飞车贼压在车前盖上,几个小姑娘连忙说道:“谢谢你帮我抓贼。”

又冲着老张笑了笑,指着老张捡回来的几个包说道:“那是我的包。能还给我吗?”

老张依旧是那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扭头看向霍柩。不明白霍柩怎么会知道那两个骑摩托车的小子是飞车贼?

霍柩显然不会回答老张的疑惑。他把其中一个粉色包包还给小姑娘。剩下几个包找不到失主,只能交给警察了。

终于把包追回来的小姑娘气呼呼的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警察局。这两个飞车贼简直太嚣张了。大白天的都敢在街上抢包。”

几个小姑娘担心霍柩自己带着人去警察局,会被那两个贼讹上:“我去帮你作证。你是为了抓贼才开车门的。要不然他们两个骑着摩托车随便往哪个胡同里一钻,我们根本抓不到。”

霍柩闻言,笑着道谢。

几个小姑娘笑道:“谢什么。要谢也该是我谢谢你帮我找回了包。”

几个人齐心协力把两个飞车贼扭送到了派出所。

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霍柩吩咐老张去下一个彩票站。那个彩票站的附近有一座天桥。每天聚集着一伙人在天桥上摆摊赌钱。

赌的花样也很老旧。就叫“赌单双”。庄家会准备一把瓜子和一个碗,用碗扣中一部分瓜子,让人下注猜单双。猜赢了庄家赔钱,猜输了下注的钱全归庄家。

霍柩到天桥上的时候,那一伙人正玩到兴头上。吆吆喝喝的,嘴里“单单双双”的胡乱喊着。

霍柩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笑眯眯说道:“我也来试试。”

那庄家和混在人群里的几个“托”早就注意到霍柩了。几双眼睛贼溜溜的打量着霍柩,见他浑身上下穿的都是名牌,年纪也不大。想来没有什么社会经验。顿时笑着招呼道:“来,来,来。你也来试试。”

“这就是赌运气的事儿。一把十块钱。输赢都不大。”

“是么?”霍柩笑眯眯说道:“正好我这个人运气特别好。”

老张跟在霍柩身边。他向来看霍柩不大顺眼。要是搁在平时,不论霍柩做什么事儿,老张都懒得管。

他的任务就是给霍柩开车,然后把霍柩每天的行踪报告给董事长。至于其他的事情,不归老张管。

可是这两天不一样。老张亲眼看到霍柩给三个小学生补习功课,不让他们在街头乱窜学坏;救了一个突发心梗的路人;还帮几个小姑娘抓了飞车贼……

“这些赌博摊子都是骗人的。”老张犹豫了一下,还是凑到霍柩跟前儿小声耳语道:“你千万别被骗了。”

“无所谓。赌一次只有十块钱而已。”霍柩笑眯眯说道:“无论输赢都不大。”

庄家揣着双手冷眼旁观,闻言顿时笑道:“那是。我看小兄弟你浑身上下都是名牌,想必家里也不差钱。你喝一瓶水都不止十块钱吧。”

霍柩没说话,抬手示意道:“开始吧。”

“好。”庄家装模作样的给霍柩介绍规则,又给霍柩看碗和瓜子,证明这里面没猫腻,然后笑道:“……就是赌单双。你先押吧!”

霍柩笑眯眯的押了个单,修长的手指敲了敲碗:“开吧。”

庄家掀开碗,拿出一个小棍拨着瓜子数,数到最后果然是单。庄家一脸惊喜的说道:“看来小兄弟你运气不错。”

霍柩也跟着点头:“我都说了我运气好。”

接下来几把猜单双,霍柩都赢了。他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庄家的脸色却不大好看。

头几把让霍柩赢,只是为了勾起霍柩的兴趣。可是后面几次,庄家明明在霍柩下注之后偷偷做了手脚,最后的结果竟然还是被霍柩猜中了。

这怎么可能?

庄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沉默半晌,他猛地抬头看向霍柩,冷笑道:“没想到啊!小兄弟也是行家里手?怎么出的千儿,连我都看不出来。”

霍柩笑眯眯说道:“什么出老千?我听不懂。我都说了,我这个人没别的长处,就是运气好。”

他只是根据“以往”的经验,预判了庄家的预判而已。

庄家脸色一变,就要掀桌。围在人群里的几个“托”也不怀好意的围上霍柩。恰在此时,警察赶过来了。

霍柩站起身,笑眯眯说道:“都说了你们运气不好。今后别做这门生意了。”不然他就见一次赢一次,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就算他们换了地方,他也能找到这伙人。

一群老千面面相觑,脸色铁青。

霍柩拍了拍手。看看天色,他跟几名高中老师约定的上课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

霍柩低声吩咐老张送他去咖啡厅。

老张又双叒叕一次目瞪口呆的看向霍柩,不敢置信的感叹道:“你居然真的每一次都赢了。你也太神了吧!”

老张可不相信霍柩说的什么运气好。这种天桥上的把戏他见多了。跟运气根本没什么关系。那都是千术。

“神么?”霍柩喃喃自语,忽然问老张:“你觉得神是什么?”

都说神明无处不在无所不知。可是从来没有人探寻过神明为何无所不能。

——也许神明就是被困在某个时间段里不停轮回往复的倒霉蛋。

因为读档重来的次数多了,所以无处不在,全知全能。

作者有话要说:  郑重提示:文中情节为剧情需要,生活里宝宝们千万不要随便开车门。也不被骗(づ ̄3 ̄)づ╭~

感谢在2021-10-03 22:52:03~2021-10-04 20:09: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阳 50瓶;讨厌鬼 28瓶;生花舞起 20瓶;时光梵心 15瓶;七七、桃花酒/竹叶奶 10瓶;稻草人 5瓶;shusheshe 2瓶;x方也许羡羡缓冲z、文静妈咪、月下无人、静默颓败、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