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三十六章

陆嫚臻脸色铁青的捂住胸口。终于体会到了白家老太太险些被气到犯病的憋屈和愤怒。

她也快被霍柩气到心梗了。

“你不要故意转移话题。”陆嫚臻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现在是在讨论你的教养问题。你不觉得你的性格很有问题吗?你从前跟在你父亲身边, 什么样我懒得管,可你现在是苏家的孩子,一举一动都代表苏家。我可不希望将来带你出去, 别人都指责我没教好孩子, 说苏家的继子没有家教。”

“我是没有家教,你也确实没管过孩子。这不都是事实吗?”霍柩戏谑的道:“你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

没等陆嫚臻开口,霍柩又说道:“别人要是想说, 总会有的说。比如你们苏家强迫未成年捐献骨髓——”

“我没有强迫你!”陆嫚臻打断霍柩的话, 矢口否认:“你是我的孩子,苏琢也是我的孩子。我只是希望你们大家都好。”

“我还希望世界和平呢!”霍柩嗤笑一声:“这种没用的废话就别拿出来哄人了。我那亲外公和亲外婆大概也希望女儿孝顺, 安养晚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实现他们的希望?”

别总是打着“希望”的口号, 压榨霍柩的人生。

陆嫚臻被怼到说不出话来。

霍柩还没说完, 他歪头看着陆嫚臻,饶有兴趣的追问道:“有个词叫做敲骨吸髓, 你知道怎么写吗?”

陆嫚臻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 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整个人都要憋疯了。

“霍柩,你别太过分了。你别忘了, 我可是你亲妈!”陆嫚臻铁青着脸说道:“我知道你对我非常不满。可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把你生下来的人。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十月怀胎有多遭罪, 没人比我更清楚。你就算是看在这个情分上,也不应该这么气我!”

陆嫚臻越说越伤心。她辛辛苦苦生下霍柩,却仿佛生了一个仇人。只会挤兑她埋怨她,从来都不知道体谅她。

“你不也是我亲外婆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肉。”霍柩嗤之以鼻:“也没见你有多孝顺呐。”

“如果你非要生这个气较这个真,那也只能说明咱们两个都是家门不幸。你上梁不正我下梁歪。就算刨根问底, 那也是你先起的头。我就算做的再过分,那也不过是有样学样,咱们两个谁也别说谁。”

陆嫚臻:“……”

陆嫚臻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满腹的委屈牢骚都被霍柩几句话堵到嗓子眼儿,再也说不出来。

苏世渊冷眼旁观,越听越觉得这对母子果然是一丘之貉。对陆嫚臻的印象也有些不好了。

他从前还觉得陆嫚臻是个温柔善良心肠柔软的女人,纵使前一段婚史不太好,那也都是她前夫的过错。陆嫚臻本身是无辜的。

再加上陆嫚臻嫁到苏家以后,行事举止一直都很贤惠大方。对待苏家和白家温柔恭顺,对待苏琢更是疼爱有加。苏世渊爱屋及乌,自然更觉得陆嫚臻很好。

如今听了霍柩一番话,苏世渊忍不住深思。如果一个女人,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都能这么冷漠无视,那她表现出来的温柔善良又能有几分是真的?

“你孝顺的究竟是父母长辈,还是金钱权势,你自己清楚。”另一边,霍柩继续说道。他这个人向来口无遮拦,而且说起话来专门喜欢往别人的短处捅。一字一句,非得把人家的面子里子都撕破扯烂了,再也无地自容方肯罢休。

陆嫚臻双颊臊红,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她这会儿无比后悔。她就不应该在霍柩表示出反感的情况下强迫他去参加苏家的家宴。如今倒好,霍柩肯不肯去苏家吃饭还不知道,她自己的面子里子都快被霍柩扒没了。

眼看着苏世渊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陆嫚臻又急又气,只能搜肠刮肚的解释道:“你懂什么?我为什么不回老家孝顺你外公外婆,还不是因为你那个酒鬼爸。我是怕他缠着你外公外婆不放,害得你外公外婆全家不安宁。我这才不回去的。”

“你居然还能赖到死人头上?”霍柩一脸惊异的看着陆嫚臻,简直叹为观止:“他如今都死透了。你要是真的想要孝顺三老,不如把他们从老家接过来。让他们两个享享清福?还有你那个废物弟弟。听说他还喜欢赌钱。要是知道你这个姐姐既有钱又孝顺,一定特别高兴。”

陆嫚臻脸色奇差。目光冷冷的瞪着霍柩:“你既然这么孝顺,不如把你买彩票中的钱送给他们好了。那也是你的外公外婆。你孝顺一下也是应该的。”

“我倒是想当一个孝顺孩子。不过当年我被亲爸家暴,在家里待不下去的时候,也向他们求救过。可惜被他们拒绝了。我的亲外公外婆说我姓霍不姓陆,陆家没有养我的义务也没有那个闲钱养我。大冬天的就把我撵出去了。让我回家老老实实跟着我爸。还让我学乖一点,说那个酒鬼毕竟是我亲爸。只要不惹到他,他就不会打我。”

可是霍柩他爸一喝酒就打人的习惯早就有了。不管霍柩乖不乖,都不妨碍他挨打。

明明不想救人,却还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污蔑霍柩是因为不乖才会挨打。这样的行为跟陆嫚臻为了利益无视原身的感情和尊严,强迫他去讨好苏家人的做法又有什么不同?

霍柩目光直视着陆嫚臻的眼睛,感叹道:“这么说起来,你们陆家在哄人去死和做睁眼瞎这两件事上,还真是家学渊源啊!”

视线接触到霍柩漆黑幽深的眼眸,陆嫚臻只觉得这双眼睛好像两泓深不见底的寒潭,看得陆嫚臻不寒而栗。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那些埋藏在心底的小心思,仿佛在这一瞬间被人掀开翻腾到阳光底下,陆嫚臻整个人都无所遁形。

这种感觉太过难堪。以至于陆嫚臻不得不恼羞成怒,指着霍柩的鼻子怒骂道:“不知道好歹的东西。你不想去那就不要去好了。我也懒得管你。”

陆嫚臻说完这句话,也不等霍柩的反应,径自转身上了三楼。

只是背影略显仓皇。

霍柩轻笑一声,目光看向苏世渊:“看了一场好戏,满意了?”

苏世渊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总是把自己的女人推到前面去冲锋陷阵,这似乎不应该是苏董事长的做事风格。”霍柩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要总是试探我的底线。”

“因为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底线。”

苏世渊看着霍柩转身离去的背影,沉吟不语。

见主家都吃完了,守在厨房的赵妈走进饭厅收拾碗筷。瞧见苏世渊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凑上去,开口抱怨道:“这位新少爷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可怜小琢少爷还在医院受罪,一个外人却能呆在苏家作威作福。”

赵妈越想越觉得愤愤不平:“他不尊重老夫人也就算了。没想到连董事长的父母都不放在眼里。”

“这哪里是接回来一个继子,分明就是接回来一个祖宗。”

“所有人都得瞧着他的脸色过日子。”

苏世渊看了赵妈一眼,沉声问道:“这些话,你今天晚上也会打电话跟白家抱怨么?”

赵妈脸色一僵,不知道苏世渊这话是什么意思。

犹豫片刻,赵妈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之所以会经常给白家打电话,也是为了小琢少爷。当初新夫人进门,老夫人和三小姐担心新夫人对小琢少爷不好。才叫我经常往家里打电话报备一下。免得小琢少爷被新夫人欺负了,董事长您公事繁忙还不知道。”

“现在小琢不在家。”苏世渊淡淡说道:“你也就不用报备了。也免得有人听了什么风言风语跑到小琢面前乱说话,惹得小琢胡思乱想,不能安心治病。”

赵妈脸上火辣辣的,讪讪的“哎”了一声,借着收拾碗筷的动作掩饰自己的心虚和尴尬:“我知道了。”

苏世渊见状,也没再多说什么。

苏家抛了橄榄枝,想请小拖油瓶去老宅吃饭,结果却被小拖油瓶几句话给拒绝了——不但拒绝了,还一顿阴阳怪气的输出,把陆嫚臻的里子面子全都掀了,气的陆嫚臻在家里大病一场,好几天都没能去医院探望苏琢的消息也很快传开了。

苏琢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小伙伴们恰好来医院探望他。听到赵妈绘声绘色的描述,忍不住冷哼一声:“这个霍柩是属疯狗的吧?怎么逮谁咬谁,连他自己亲妈都不放过。”

“要我说这就是没家教。有妈生没妈养的孩子大都这样。”

“你们也不要这样说。”苏琢躺在病床上,苍白的小脸微微皱着,双颊泛着两抹病态的潮红。

他生的极白,因为生病,头发全都剃光了,露出一个圆圆的脑袋。容貌虽然不如霍柩那样俊美锋利,却也是难得的清秀。仿佛是炎炎夏日里悄然绽放的栀子花,清雅恬淡,悠然自得。颇有一股子能让人宁心静气的气质。

小小的人儿犹如一捧雪团子缩在床上,细细的皱着眉,央求大家不要口无遮拦,说出过分的话伤害到别人。那善良柔软的模样叫人见了,着实忍不住心疼——想把他捧在手掌心里呵护。

“你不要为了这样的人皱眉。大不了我们不说他就是了。”众人都见不得小人儿难过,忍不住放低了声音,重话都不敢说一句的。

“就是。这种人不值得你费心。”

“你看他做的那些事就该知道,不是我们在背后编排他,明明是他自己有问题。”

“你还替他伤心难过?别忘了他刚到苏家没多久,就砸了你跟白姨的全家福。你就这么一张全家福,平日里擦灰扫尘都恨不得自己亲自去做。却被这么个外来的野种给砸了。”

“他还差点气的白家奶奶犯心脏病。”

“月玲阿姨只是想请他给你做几顿病号饭,也被他劈头盖脸一顿骂,气的好几天都吃不下饭。”

“听说他在家里动辄破口大骂,两家的长辈都被他骂全了。如今连他自己亲妈也不放过。”

“陆姨虽然不是你的亲妈,但她性格温柔,对你也好。平时看到我们也都问长问短的,待人接物最和气不过了。他连陆姨都骂,可见他这个人有多难缠。”

“陆姨怎么会生了这样一个孩子。苏伯父还把人接回苏家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引狼入室。”

“他一定会欺负你的。”

“不过你放心,我们大家都会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他欺负你的。”

小伙伴们信誓旦旦,苏琢见了,也感动不已。

大家见状,又哄着苏琢吃了药,等他睡了,这才陆续离开。

“我看陆姨带回来那个人越来越过分了。他敢这么猖狂,还不是仗着苏琢必须用他的骨髓做手术,苏家和白家都不敢得罪他。”

“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在苏家作威作福,这么欺负苏琢的亲人。”

“苏琢病好以后,还是要回家住的。那个姓霍的行事这么嚣张。他欺负人欺负惯了,到时候肯定不会放过苏琢。”

“咱们得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厉害。再也不敢欺负苏琢。”

“对,我们得去苏家会会他。”

“我就不相信我们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没爸的野孩子。”

“现在就去苏家,大家一起去……”

于是等到霍柩从图灵集团离开,哈气连天的回到苏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窝气势汹汹的小崽子。

赵妈正在给客人们续茶。瞧见霍柩回来,笑眯眯说道:“这是小琢少爷的朋友们。今天特地来家里拜访的。”

霍柩连个眼神都没给,换了拖鞋径自上楼。

“你给我站住!”苏琢的小伙伴们都气坏了。他们从下午等到了晚上,一连等了好几个小时才把霍柩等回来。结果话都没说上一句,这个小拖油瓶竟然敢无视他们,直接上楼。

“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们这么多人来你家做客,你连个招呼都不打吗?”

“果然是没家教。”

霍柩本来不想搭理这帮剧情人物。听到最后一句话,不由得放慢脚步,转身笑道:“没家教说谁?”

“当然是说你。”那人仰着头,不服气的说道。

“你也知道你没家教。”霍柩靠在楼梯栏杆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窝在原著里戏份颇重的小兔崽子们。

霍柩本来不想跟一帮没成年的小孩计较。可他显然不是被人骂了还能装作没事的性格。

“你骂谁没家教呢?”罗尧脸色一黑,忍不住骂道:“你别以为你在苏家横行霸道,没人能治得了你。苏伯父和白家奶奶只是看在你要给苏琢捐献骨髓的份儿上,不想跟你计较。我们可不管这些。”

“你敢对我们没礼貌,我们就敢骂你。”

“就是。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要不是需要你的骨髓去治苏琢的病,你以为就凭你这样的人,还能进苏家的门?”

“也是沾了陆姨的光。你还不知足,还骂陆姨。把她都气病了。”

“你还骂白家奶奶。知道白家奶奶今年多大岁数了吗?”

“……”

小伙伴们义愤填膺的数落霍柩的罪状。

霍柩听着楼下一帮小崽子们七嘴八舌的指责,吹了声口哨:“你们也知道是苏家和白家求着我给苏琢捐献骨髓?”

没等众崽子回话,霍柩又问道:“我答应了吗?”

苏琢的小伙伴们面面相觑。不明白霍柩是什么意思。

霍柩继续说道:“我是在我亲爸的葬礼上被他们骗到苏家的。我亲爸尸骨未寒,我亲妈就伙同后爸,一起蒙骗我这个未成年的孩子,给她的继子捐献骨髓。我不答应,从苏家跑了出去。在街上流浪七天七夜。苏世渊担心我不受控制,派他的私人助理一直跟着我。只要我在外面找到了兼职工作,就逼店主辞退我。店主不答应,就威胁举报他们雇佣童工。无视我发着高烧没地方住没钱吃饭,硬生生拖了我一个礼拜。”

“直到我豁出脸皮到街上要饭。他们怕事情闹大了影响苏家的声誉,竟然派了一帮保镖强行把我绑回苏家。”

“他们逼我捐献骨髓不说,姓白的还想让我做完手术后继续给苏家的儿子做病号饭。就因为他没胃口吃不下饭。而我做的饭好吃。”

霍柩说到这里,双臂搭在旋转楼梯的栏杆上,笑眯眯问道:“我骂他们怎么了?”

虽然大家早就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过这些事,可是亲耳听到这些话从霍柩的嘴里说出来……

苏琢的小伙伴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都有些心虚。

半晌,有人鼓起勇气说道:“你说谎。我听月玲阿姨说过,你亲爸就是一个酒鬼。他酗酒还家暴。天天打你骂你。你跟他的关系根本就不好。”

所以说什么亲爸尸骨未寒,亲妈和后爸就合起伙来骗人骨髓啥的,分明就是霍柩博取同情的话。

“所以呢?”霍柩饶有兴味的问道:“按照你们的逻辑,我亲爸酗酒打人,我亲妈离婚再嫁,十多年对我不闻不问。我这个被打被抛弃的儿子就活该被他们利用?活该被抽了骨髓给别人治病?”

听到霍柩把自己形容的跟屠宰场里任人宰割的畜牲一样,大家都有些不舒服。

另外一个男生辩解道:“捐献骨髓对身体并没有什么伤害。你给苏琢捐献骨髓。还能帮苏琢治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为什么不同意?”

“我为什么要同意?”霍柩反问。

“因为可以救人呀!你不救他,他的病好不了。”

“他的病好不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害他生病。”霍柩继续问道:“这世上每天发生的生老病死多了去了。我差点被人打死的时候从来没人管过我,凭什么我就得用我自己的骨髓去救别人?”

苏琢的小伙伴们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哑口无言。

赵妈站在旁边,急的开口说道:“你怎么能跟我们家小琢少爷比?这人的命天注定,有些人生下来注定要吃苦,可是我们小琢少爷却是要享福的。”

“他那么乖巧善良,又懂事,老天爷是不会让他受苦的。”

“那你让老天爷给他捐骨髓啊!找我干嘛?”霍柩一挑眉:“我又不是老天爷。”

赵妈闻言一噎。又说道:“可是老天爷把你送到苏家了。这就是老天爷让你给小琢少爷捐献骨髓。”

“我不同意。”霍柩笑了笑,故意气人道:“看来老天爷注定让他治不好病。”

“住口!”赵妈脸色一变,气狠了:“不准你诅咒小琢少爷。我们小琢少爷吉人天相,一定会痊愈的。”

“你都说了,人的命天注定。”霍柩说道:“我烂命一条死不了。他既然命好,就别找我这个烂人续命。”

没等赵妈接话,霍柩嘲讽道:“我就烦你们这一套。看不上我还要指望我的骨髓救命。天天摆出一副你们吃亏我占便宜的嘴脸。也不知道我从进苏家那天起,到底占了你们什么便宜。”

“既然嫌我不好,有本事别惦记我的骨髓啊!”

“他们苏白两家不是有钱有势吗?倒是想办法给苏琢找骨髓配对呀!本市找不到就在全国找,国内找不到就去国外找。实在找不到就让苏琢等死。这才应该是他们的骨气。而不是一边哄骗一个未成年去捐献骨髓,一边在背后骂我污蔑我。装模作样的跟别人抱怨他们是为了救人才会引狼入室。”

“我还真不知道,我这样一个亲爸死了,亲妈有当没有的半孤儿,究竟能怎么在苏董事长的眼皮子底下当白眼狼!”

霍柩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骂完了也不管楼下的那窝小孩子,神清气爽的回房了。

只剩下一帮小伙伴在客厅里不尴不尬的站着。他们是来给霍柩立下马威的。现在下马威没立上,反倒被霍柩指着鼻子一顿骂。

最关键的是霍柩骂的那些话,他们听了竟然还觉得有几分道理。

有人不服气的咬了咬嘴唇,问赵妈:“大不了我们不用这个人的骨髓。伯父不是一直在寻找合适的骨髓配对吗?难道就没有别人能给苏琢捐献骨髓吗?”

赵妈满脸尴尬。她怎么知道有没有别人。不过苏世渊既然把霍柩接回苏家,又对霍柩的挑衅行为百般忍让,显然是没找到别的骨髓。

众人面面相觑。半晌,有人垂头丧气的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

一伙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要去苏家教训人,却在大半夜的铩羽而归。各家的长辈知道了,也都有各自的心思。

想到霍柩跟图灵集团董事长交好的传言,有人忍不住告诫自家孩子:“今后不要掺和苏家的家事。那个霍柩虽然脾气差嘴巴毒,有几句话却没说错。”

这件事本来就是苏家理亏。苏世渊和陆嫚臻如果不是仗着继父亲妈的身份,也不好打霍柩的主意。毕竟霍柩还没成年,如果他自己不愿意,没人能逼迫他去捐献骨髓。

“那霍柩说的是真的吗?苏伯父真的派人盯着霍柩,不让他在饭店和大排档打工赚钱?眼看着他生病发烧也不管?”

这件事当然也是真的。并且还是从曹家嘴里传出来的。曹家跟苏家向来不合,霍柩却跟一品楼颇有一种不打不相识的默契。

之前霍柩只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小拖油瓶。亲爸死了,亲妈又不上心,不管苏家怎么算计,看在外人眼里,那也都是苏家的家事。他们懒得多管闲事。更不会阻拦自家孩子为好朋友打抱不平。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霍柩明显跟一品楼勾勾搭搭,还不知道怎么巴结上了图灵集团的第五陵。据说那孩子天天都去图灵集团给第五陵做饭,两人经常在办公室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第五陵还会给霍柩辅导功课。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脉关系有没有用得上的一天,但是他们在生意场上做生意,自然都想和气生财。无缘无故是不会得罪人的。

苏琢的小伙伴们顿时不干了:“那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欺负苏琢呀!苏琢那么好那么乖,真的被欺负了,一定会哭死的。”

“我也没说不让你们帮着苏琢。可是现在那个孩子不是还没欺负人吗?难道你们还能因为没发生的事情,跑去找霍柩的麻烦?”

听到父母的话,苏琢的小伙伴们也不吱声了。

总觉得事情的发展好像越来越不对劲。

明明他们都是好心,怎么现在闹的好像是他们无理取闹欺负人似的?

霍柩显然不知道剧情人物们险些因为他的一番嘴炮输出搞的三观崩碎。他正在焦头烂额的补习小学课程。

身为一个能把豆腐切成丝的大厨,霍柩从来不缺恒心和毅力。他也有足够的耐心去跟那些乱七八糟的课本死磕。

不过霍柩显然还是低估了小学生的智商。

那个线性代数和概率论啥的,不管霍柩听了多少遍根本听不懂。最后没办法,霍柩只能在又一次读档重来后,请家教帮自己补习基础功课。也不用第五陵给他准备的教材了。就按照公立学校的教学标准和学习进度一点点补习。

就这样连续读档重来了三四回,霍柩好不容易补完了小学六年和初中三年的知识。正准备攻克私立学校的课本时,忽然发生了一件让霍柩觉得意外的事情。

那是在霍柩照例救了第五陵的狗命之后,第五陵邀请他周末一起去爬山。

霍柩明知道自己受剧情限制,不能离开本市这个地图。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还是答应了第五陵的邀请。

他在周末坐上了图灵集团出去团建的大巴车。跟第五陵坐在一起,一边背公式一边等着大巴开到城市边缘后剧情读档重来。

当大巴车冲出城市边界线的时候,霍柩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当他再一次睁开双眼,愕然发现自己竟然还坐在大巴车内。第五陵坐在他的旁边,司机稳稳当当的开着车,朝着目的地行进。陌生的风景飞快从两边倒退。

霍柩愣愣的呆坐半晌,忽然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星期几?”

“你怎么了?”第五陵把手机送到霍柩面前:“今天是星期六。我们正准备去爬山。你这是背公式背糊涂了吗?”

霍柩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确实是星期六没错。道路两旁飞快倒退的风景也证实了他还没有读档重来。

然而就是因为这个现实让霍柩不敢置信。他惊疑不定的看着周围的景致,最后把目光落在第五陵的身上。

“你是不是不太舒服?”第五陵伸出手探了探霍柩的额头:“也不热。”

第五陵拿了一瓶水,拧开瓶盖递给霍柩:“是不是晕车了?”

霍柩阴沉着脸没说话。他接过矿泉水狠狠灌了一口。下一秒,只觉得眼前一花。

霍柩端端正正的坐在苏家别苑的饭厅里。苏世渊和陆嫚臻坐在对面吃早饭。

霍柩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半个月前。

只是跟每一次读档重来不同的是,这一次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比每次轮回都晚了几分钟。

霍柩默默核算了一下,这几分钟恰好就是大巴车开出市区后的那几分钟。

大巴车并没有开到目的地,霍柩也不能确定这几分钟意味着什么。

难道他频繁读档重来,导致系统延迟了?

还是说……

霍柩想到了当时坐在他身边的第五陵。这是他在剧情之外救下第五陵后,第一次跟着第五陵一起离开市区。

如果说霍柩现在经历的所有剧情主干都是一成不变的。那么第五陵就是唯一的变数。

想到这里,霍柩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吩咐老张开车送他去郊外。

他要证实一件事情。

大清早的就被新少爷折腾的开车去郊外,老张的脸色显然不太好。他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从倒视镜里打量着坐在后面的霍柩,老张想要说什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说。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竟然有点不敢独自面对霍柩。

明明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拖油瓶。他为什么会怕?

老张有些纳闷。

霍柩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车窗外。默默算计着时间和距离。

当车子冲出城市边缘的一刹那,霍柩明显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咔哒”声响。眼前一花。

世界沉寂了不知道多少秒。霍柩再一次坐回苏家别苑。他看了一眼手机。

比他上一次读档重来时早了几分钟。却好像又比他上上次读档重来时晚了几秒钟。

霍柩皱了皱眉,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多。

他不动声色地吃完早饭。回到房间。抽出一张白纸,开始分析目前的局面。

霍柩在白纸上写了第五陵的名字,下面写上四分十七秒——这是两次读档重来时相差的时间。

至于前面几次读档重来的具体时间,霍柩已经记不清楚了。他也不是每次读档重来都会在第一时间看手机的。

千篇一律的剧情,无限永恒的轮回,谁会天天在意一个无效的时间数字。

可是现在,霍柩不得不在意了。

沉吟片刻,霍柩在白纸上郑重写到——

和第五陵在一起会拖延读档重来的时间?

考虑到之前几次读档重来时的正常表现,霍柩想了想,又补充道:和第五陵一起离开这座城市,会拖延读档重来的时间。

然而就拖延那么几分钟又有什么用?

霍柩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也想不太明白。不过霍柩这个人向来心大,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有这个时间不如去买彩票。

多那几分钟还是少那几分钟都无所谓。没钱在手才憋得慌。

经历过无数次的读档重来和买彩票中奖,霍柩已经把那几串中奖号码记的特别牢固了。赚的奖金也从最开始的八千八百万突破了一个亿。

其实每次读档重来,霍柩经历的细节都不太一样。比如他如果换了捞金的方式,不去湖边公园赚大爷大妈的钱,而是换个渠道赚第一桶金的话,他就不会认识湖边公园的大爷大妈。而是认识别的人。

如果让老张开车去别的彩票站买彩票,也会路过这个城市别的街道,看到别的风景。

偶尔读书读累了,霍柩就会顺着街道一直往前走。他探索过这座城市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胡同每一个角落。也遇到无数的人。

有些人只是擦肩而过;有些人则会像杨奶奶和囡囡那样陷入困境。霍柩如果能帮得上忙,或者想帮忙的话,就会在下一次读档重来时帮助这些人改变人生轨迹。那些人通常不会像第五陵一样固执。霍柩轻易就能博取对方的信任,帮助对方避开危险。

唯一不同的就是第五陵。所以每一次轮回,霍柩必须要经历的事情就是去一品楼吃饭,跟闫东阁比拼厨艺,拖延时间救下第五陵的一条狗命。

不知不觉间,第五陵竟然成了唯一一个徘徊在原著剧情之外,又让霍柩不得不遵循两人最初的相识轨迹一遍遍重复的男人。

只是跟剧情的强制限定不同,跟第五陵的重复相识是霍柩自己心甘情愿的。

有些时候霍柩自己也很好奇。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久,认识了那么多人。每个人都会在短暂的相识后把他遗忘在一次次的时间覆盖里。

而霍柩自己也从来不强求跟那些人的缘分。

唯有第五陵。这个从来没在剧情里出现过的男人,让他碰过无数次壁的男人,也不知道霍柩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会一次次的把他救回来。

仿佛就是冥冥中的一种本能。

而现在霍柩忽然明白了。也许就是因为第五陵太特殊。从来不曾在剧情里出现过却有这样强烈的存在感。

他也许会成为霍柩摆脱剧情控制的一把至关重要的钥匙。

当然,具体要怎么利用这把钥匙,霍柩现在是一丁点头绪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就上收藏夹啦~宝宝们千万不要养肥我(づ)づ

下夹子后,回归每天晚上九点更新_(:3」∠)_

感谢在2021-10-02 22:03:32~2021-10-03 22:52: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朝朝早早 20瓶;海棠花开在海棠 5瓶;月下无人 2瓶;x方也许羡羡缓冲z、静默颓败、桐栖、芳草、胖头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