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二十五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嫚臻看着把现金铺满床, 一边数钱一边认真听网课的霍柩,气到心口窝疼:“你现在是想拿着这些钱,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吗?”

“你是觉得你买彩票中了几千万, 就可以不把苏家放在眼里。甚至不把你亲妈放在眼里。”陆嫚臻深吸了一口气:“你不觉得你这种暴发户一样的行为实在可笑吗?”

“暴发户怎么了?往前数个二三十年, 难道苏世渊就不是暴发户了?”

“你能看得起你曾经当过暴发户的老公,却看不上你现在就是暴发户的儿子。做人这么双标,你都不反思一下是不是你自己有问题,还好意思跑来嘲笑我。你不觉得你的脑子才可笑吗?”

霍柩把手里的钱扔到床上, 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再说了, 我关起门来数我的钱。又没当着你的面儿数。你要是实在看不惯,就把眼睛闭上。或者从这屋里出去。自己沉不住气, 还非要跑到我面前急头白脸的闹, 我都没嫌弃你倒打一耙的嘴脸难看!”

陆嫚臻捂着胸口:“你搞搞清楚, 这里是苏家。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住的这个房间也是我的。还想把我赶出去,真把这里当成你自己家了?”

“我倒是想离开呢!”霍柩从床上抓了一把钱, 一边扇风一边笑眯眯说道:“我又不是没有钱, 出去住酒店不好么?真以为你们苏家这套破房子是什么风水宝地, 住在这里能长生不老呐!”

“你有本事去跟苏世渊说,让他把我从这个家里撵出去, 我求之不得!”霍柩嗤笑一声。觉得陆嫚臻脑子实在拎不清。

他为什么会住在苏家,难道是因为他自己想住这里吗?当然是因为苏世渊不放心他这个活体器官库天天在外面浪, 不得不把他关在这里。名为收养实为□□。

陆嫚臻脸色一变, 难得浮现出几分心虚。再跟霍柩说话时,语气也温和了不少:“你别多心呀!你是我的孩子,你爸爸已经去世了,我这个当妈的必须抚养你。让你住在苏家,也是为了你好。你别乱想一些有的没的。”

“是么?”霍柩呵呵一笑, 目光盯着陆嫚臻的脸:“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陆嫚臻柳眉一竖,有些恼羞成怒。看到霍柩似笑非笑的表情,却也只能按捺住火气,讪讪说道:“我那不是气昏了头,随口乱说的。你就是苏家的一份子,你住在这里天经地义,谁也赶不走你。”

“千万别!”霍柩不以为然的打断陆嫚臻的话:“苏家是苏家,我是我。我跟你们从来就不是一路人。”

陆嫚臻知道自己说不过霍柩,也懒得留在这里惹闲气。勉强说了两句劝和的话,转身就走了。

刚到楼下,就听到赵妈在招呼客人。苏琢的外婆和白家二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正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听赵妈打小报告。

陆嫚臻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放慢了脚步,站在楼梯拐角处细细听了一会儿。就听到赵妈怨气冲冲的说道:“……老夫人,二小姐,你们最近没来苏家,根本不知道。新夫人带回来的那位小少爷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前些天大闹一场,砸了家里好些东西,连大小姐生前和小琢少爷一起照的全家福都砸坏了。昨天晚上又对我们白家人破口大骂。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

关于这些事,苏琢的外婆还有那位白家二小姐早就在电话里听过了。当时听着就很生气,如今当面重温了一遍,就更加生气了。

“我还没死呢!她们母子两个是不是觉得月音没了,整个苏家就是他们的天下?是不是还想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家小琢?”苏琢的外婆将茶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不怒反笑:“陆嫚臻人呢?她进苏家当媳妇总共才几年,这就耐不住本性了?有客人来了也不肯出面招待一下,是把我们白家当成上门来打秋风的穷亲戚了?”

陆嫚臻心道不好。也不敢继续呆在楼梯拐角处听墙根,急忙下楼赔笑道:“老夫人来啦。您说的是哪里的气话,我怎么敢不尊重您?只是方才我在房间里陪霍柩说话,赵妈也没通知我家里来客人了。”

陆嫚臻说到这里,目光阴冷的看了赵妈一眼:“赵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是家里的老人了,应该知道苏家的规矩。家里来了贵客,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你也不必把错推到赵妈身上。赵妈是我们白家出来的人,她当然是尊重我们白家的。我们两个登门拜访,总要有人准备茶水。难道说,看到我们来了,要把我们晾在一边,先去楼上请示你这位新夫人。如果没有你的吩咐,我们白家人连一口热茶都喝不上吗?”

这话说的夹枪带棒的,陆嫚臻脸色都有些寡淡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可不敢当。”见白家母女来者不善,陆嫚臻也懒得再伏低做小。径自坐到一旁沙发上,笑问道:“不知道老夫人今天到访,是有什么指教?”

“陆嫚臻,你少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白月玲冷笑一声,看向陆嫚臻的目光,简直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要不是赵妈给我们打电话,我们还真不知道你们母子两个胆子这么大,当着姐夫的面儿,也敢对我们白家人破口大骂!”

“你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个小杂种呢?赶紧让他下来,我今天倒要会会他。看看他到底是仗着谁的势,连长辈都敢骂!”白月玲一边说话,一边恨恨的用手拍着茶几。拍的掌心都红了。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陆嫚臻冷若寒霜:“你说话放尊重点。都说白家家教好,白二小姐当着自己亲妈的面儿,张嘴闭嘴小杂种,这也是你们白家的家教?”

白月玲想说什么,被苏琢的外婆拦了下来:“她是气狠了。所以才口无遮拦。不过她今天说的话,比起你那个儿子骂的话,倒也是小巫见大巫了。”

说完,苏琢外婆脸色一沉,也不给陆嫚臻反应的时间,沉声说道:“不见就不见吧。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当面问问你们母子,究竟什么时候去做骨髓移植手术。小琢的病一天比一天重,我看你们母子根本不在意。该不会是打着能拖就拖的主意……”

苏琢外婆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目光冷冷的看向陆嫚臻,声音一寒:“你们可别忘了,世渊之所以答应把那孩子接回苏家,都是为了给小琢治病。”

“你嫁进苏家这几年,小琢虽然没有开口叫你一声妈,言谈举止却也把你当成长辈一样尊重。”

“你们要是仗着世渊和小琢心肠好,就敢打歪主意,那可真是狼心狗肺了。”

没等陆嫚臻开口,白月玲迫不及待的说道:“就是。姐夫对你这么好,小琢也那么信任你。你要是不想给小琢治病,那可太恶毒了。”

“陆嫚臻,你也不想想,就凭你当年那些烂事儿,要不是姐夫喜欢你,把你娶进门,让你风风光光当上苏氏集团董事长夫人,你能有一步登天的机会?还有你们家那个小杂种,要不是姐夫心地善良,他能进苏家的门?”

“我们愿意给他苏家二少爷的身份,把他从火坑泥潭里拽出来,也不为别的,就是让他捐个骨髓罢了。他不说感激苏家心善,还不情不愿大吵大闹的。如今又跟一品楼的曹家搅合到一起,闹的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搞得所有人都觉得我们苏家和白家故意哄骗小孩儿,闹得大家脸上都难看!”

“他想干什么呀?”白月玲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姐夫可怜他,可怜你们母子,他如今还在老家烂着呢。跟他那个酒鬼父亲在一起。哦对了,听说他那个酒鬼父亲也死了。那他就是孤儿了。”

“一个酒鬼生的孤儿,就因为长了一身好骨髓,摇身一变就能成为苏家二少爷。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偏偏他不知道感恩,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白月玲说到这里,嗤笑一声,打量着陆嫚臻:“真不愧是你的儿子。果然就是不懂得知足感恩呢!”

“白月玲,你——”陆嫚臻脸色铁青,猛地站起身来。

“你想干什么?”白月玲也不甘示弱的站起来,目光直视着陆嫚臻:“被我说中了,所以恼羞成怒了?”

“我就知道你们母子两个不是什么好东西。”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白月玲话没说完,只听门口又传来一阵声响。

苏世渊下班回来了。

“姐夫!”白月玲眼睛一亮,笑容娇俏的凑上前去,嘘寒问暖:“你下班回来了?是不是很累?快把公文包给我。妈也来了。”

苏世渊不动声色地看了小姨子一眼,又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白老夫人。沉声说道:“妈,月玲,你们来了。”

“我们再不来,苏家就要被这对母子反了天了。”白老夫人哼了一声:“你收养的好儿子。我跟月玲来了这么久,他只躲在楼上当他的二少爷。也不知道下来跟长辈打个招呼。”

“家教这么差,你跟嫚臻也要好好教导他。到底是苏家承认的二少爷。将来出去接人待物,也是顶着苏家的名号。”

苏世渊没说什么。看向陆嫚臻:“霍柩呢?”

陆嫚臻没好气的说道:“在楼上数钱呢!”

说到这里,陆嫚臻看了白月玲母女一眼,故意说道:“也不知道他发了什么疯,忽然从银行取了一千万现金回来,在房间里铺了满床满地。一边数钞票一边上网课。我说他一句,他能顶撞我十句。我是管不了他了。”

陆嫚臻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一下,跟苏世渊解释道:“我没叫他下来接待客人,倒也不是不懂礼数。只是霍柩那张嘴,你也是知道的。我让他下来不要紧,他随随便便说两句,再把老夫人气犯病了。这个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想到霍柩那张嘴,苏世渊神色一凛。也颇为头痛。

“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怪嫚臻了。她确实管不了那个孩子。”没等白老夫人和白月玲说什么,苏世渊又补充道:“我也管不了。”

“那孩子主意正的很。他运气好,买彩票中了七八千万。厨艺也好,至少比一品楼的闫东阁厉害。本事大,脾气更大。我能勉强安抚他在苏家住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苏世渊告诫道:“不过你们放心,骨髓移植手术的时间我已经安排好了。下个礼拜就让他去住院。”

听到苏世渊的话,白家母女的脸色先是怒,又转为喜:“只要手术不出差错,其他的事情都好办。”

白老夫人温言说道:“你就小琢这么一个孩子。我相信你心里有数。”

苏世渊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时候不早了,就在家里用晚饭吧。”

听到晚饭,白月玲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姐夫,我之前跟你说的,让那个小崽子给小琢做饭的事情,你跟他说了没有?”

“我跟你说,小琢最近病的越来越严重了。这两天只喝了几口粥。再这样下去可是不行的。你得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苏世渊没说话。

白月玲怒气冲冲的说道:“也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在顾虑什么?你们不肯说,我去说。赵妈,你把那小崽子叫下来。我亲自跟他说。大不了我求他。我就不信,他能有这么狠的心肠,这么厚的脸皮。吃在苏家住在苏家,连这点小要求都不肯答应?”

赵妈应了一声,立刻说道:“我这就叫他下来吃饭。”

因为情绪激动,赵妈上楼的时候还差点被台阶绊倒了。

霍柩正在房间里听课,听到赵妈敲门喊他去吃饭。倒也没有拖延。直接按了暂停键,起身下楼。

赵妈跟在霍柩身后,幸灾乐祸的说道:“白家老夫人和二小姐也都过来了。”

霍柩挑了挑眉,倒也没在意。

赵妈冷笑一声,也没再说话。

两人前后脚进了饭厅。霍柩拉开椅子在饭桌前坐下。

白月玲看他横竖不顺眼,忍不住开口数落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没看到家里还有客人来了,都不知道跟长辈打个招呼吗?”

“一点家教都没有!”

霍柩看了白月玲一眼。他不知道白月玲是谁,但也不妨碍他怼回去。

霍柩当下学着白月玲的话说道:“你这大人怎么回事?到别人家里做客都不知道自我介绍的吗?也不知道跟晚辈打个招呼。我没家教你也没家教?”

“你——”白月玲没想到霍柩竟然这么难缠,一时间被怼的哑口无言。愣了半晌,才冷笑道:“小小年纪,一点礼数都没有。就知道狡辩。”

霍柩立刻回道:“一把年纪。一点礼数都不懂。倒是很会倒打一把。”

白月玲:“……”

白月玲掐了两回都没占到上风。一时间也有些愕然。

陆嫚臻带着这个拖油瓶刚回苏家的时候,白月玲也留意过这个小杂种。就知道这孩子长期被父亲家暴,性格懦弱又暴躁。没想到几天不见,竟然学的牙尖嘴利。

陆嫚臻被白月玲夹枪带棒冷嘲热讽了好半天,看到她在霍柩面前吃了瘪。顿时神清气爽。

不得不说,霍柩这张嘴,如果不用来怼她的话,无论是怼任何人,陆嫚臻都挺喜欢看热闹的。

苏世渊也在霍柩身上吃了几次亏,懒得跟他争辩这些口舌之利。但是白家母女来者是客,他也不能看着白月玲下不来台。当下开口圆场道:“先坐下来吃饭吧。”

话音未落,霍柩已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白老夫人也在打量着霍柩。缓缓开口道:“我听说,你对苏家和白家很不满?”

“你觉得苏家和白家做的哪点能让我满意?”霍柩直接把问题甩了回去。

白老夫人沉声问道:“把你接回苏家,让你成为苏家的二少爷,难道这还不够吗?”

霍柩嗤笑一声:“我稀罕吗?”

白老夫人闻言一噎。也算体会到了女儿被怼到无话可说的感受。

白老夫人深吸一口气。她知道以霍柩的狼心狗肺,料想是不会对苏家和白家感恩了。只能换一种说法:“用一次骨髓移植手术,换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你也不吃亏。”

“我不做骨髓移植手术。照样也有花不完的钱。”霍柩想到什么,笑的十分恶意:“老天爷喜欢我。愿意给我不劳而获的机会,让我拥有数不尽的财富。”

“就算没有苏家,我也照样能有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我干嘛要想不开,非要认贼作父,给别人当孙子?”

霍柩说出来的话总是一针见血,丝毫不留情面。

白老夫人沉默半晌,才艰涩的说道:“我知道你买彩票中了一点钱。可是一个人,如果只有用投机取巧的手段才能赚到一点钱,那也算不上成功,更不会被人尊重。”

“至少一品楼的曹老爷子很尊重我。”霍柩说到这里,看向苏世渊,故意问道:“我听说一品楼跟你们苏家有些不合?”

何止是有些不合。一品楼看不上苏家暴发户的嘴脸,拒绝了苏世渊的合作请求,这件事情几乎是本地商界人人皆知的八卦。

苏世渊脸色有些不好看。白老夫人的脸色更不好看。她前一句刚说完霍柩不学无术只会买彩票,就算兜里有点钱也不会受到别人的尊重。霍柩后一句就摆出曹汝璋那个老匹夫打苏世渊的脸。

她仗着苏家和白家的权势瞧不起霍柩,可是瞧不起苏家的一品楼却对霍柩另眼相看。曹汝璋甚至为了霍柩亲自到苏家登门拜访,请求霍柩担任一品楼的名誉顾问。只是被霍柩拒绝了。

相比之下,亲自跟曹汝璋谈合作反被拒绝的苏世渊又算什么?

白老夫人只觉得心口一堵。深刻领教了霍柩的牙尖嘴利。

“妈,你怎么了?”白月玲坐在白老夫人旁边,看着白老夫人捂住胸口面露痛处,当即吓了一跳:“你是不是犯病了?”

白月玲一边说着,一边吩咐赵妈去拿包里时常备着的心脏药来。陆嫚臻起身给白老夫人倒了一杯水,亲自服侍老夫人吃了药。

老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月玲转身怒瞪霍柩,不肯善罢甘休:“你这小兔崽子差点把我妈气病了!她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霍柩不以为然:“心脏不好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修身养性。不要到处乱跑跟人吵架。仗着有病就想倚老卖老到处碰瓷。你要是真有这么大的心气,怎么不上网去跟那些颠倒黑白厚颜无耻的外国媒体吵,真出点什么事也算为国捐躯了。”

跟霍柩吵,霍柩也能通过剧情读档重来的bug把人救回来。就算真出点什么事儿,大不了多赔点钱。反正霍柩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你——”

别说是白老夫人,就算白月玲都差点没气晕过去。

母女两个在苏家也待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起身告辞。临走之前,还不忘数落苏世渊和陆嫚臻一通,让他们夫妻两个好好教导一下霍柩。

“没有家教的小野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杂种!我们白家绝对不会承认这种人是苏家的二少爷。”

陆嫚臻脸色一变,回头看向霍柩,忍不住埋怨道:“你这孩子——”

霍柩施施然的挑了挑眉,一脸疑惑的看向苏世渊:“虽然我对苏家也没什么好感。更没想过认贼作父。不过你当年是入赘到白家的吗?要不然为什么你们苏家要认儿子,还需要白家的认可?”

苏世渊皱了皱眉,沉声告诫道:“适可而止。”

霍柩轻笑一声。一边吃菜一边打量着白家母女。表情耐人寻味。

“我就说嘛!苏家的家事,怎么白家上蹿下跳比苏家还急。原来是把苏家的产业当成自己的囊中物了。怪不得你们母女一来就喧宾夺主,咄咄逼人。”

白月玲看到霍柩的表情,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忍不住看向苏世渊,柔声说道:“姐夫,你别听他乱说话。”

又冲着霍柩怒吼道:“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你跟陆嫚臻母子两个狼子野心,想要欺负小琢。我们白家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苏家的一切本来就是小琢的。你跟那个女人都别痴心妄想。”

“那可说不好。”霍柩慢条斯理的说道:“姑且不提你们两家张嘴闭嘴都是只要我愿意捐献骨髓,就认我是苏家二少爷——这个二少爷总不会是口头叫叫就算了,再怎么简单也要上个户口和遗嘱吧?要不然岂不是坐实了你们两家联手欺负糊弄我这个孤儿?就是为了哄骗我捐献骨髓?”

霍柩摸着下巴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未成年能不能捐选骨髓。如果不能的话,故意诈骗未成年捐献骨髓算不算犯罪?”

没等苏世渊和白家母女开口解释,霍柩又道:“算了,先不提这件事。只要陆嫚臻还是苏世渊法律意义上的老婆,她就有遗产继承权。就算他们两个结婚之前已经做好了财产分割。陆嫚臻还会生孩子吧?”

“不管生男生女,都是苏世渊的亲生骨肉。都有苏家的继承权。你们为什么信誓旦旦的觉得,苏家的家产都是苏琢一个人的?难道是笃定了陆嫚臻不能生?”

说到这里,霍柩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陆嫚臻的肚子。

陆嫚臻的脸色顿时变了。她下意识的就想去看苏世渊,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硬生生的控制住了。

白家母女的表情也很一言难尽。两人看向霍柩的眼神,就好像淬了毒的刀子。

不过霍柩一点都不在意。

随随便便几句话,就挑拨的一伙人心生芥蒂。霍柩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起身说道:“一般情况下,我吃饭的时候都不喜欢说话。因为不消化。不过现在看来,今天晚上不消化的人应该不是我。”

他伸了个懒腰,笑眯眯的上楼去了。

还有半节网课没上完呢!

霍柩回到房间。很嫌弃的看了一眼床上。床上的钞票铺了一层层,人躺在上面实在不舒服。

霍柩漫不经心的把床上的钞票都扫到地上去。走到衣帽间换了一套家居服,准备下楼去夜跑。

剩下的半节网课转到手机里,可以边跑边看。

霍柩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了端着果盘站在门外的陆嫚臻。

霍柩靠在门框上,轻佻的吹了声口哨:“呦,您这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说什么呢!”陆嫚臻睨了霍柩一眼,端着果盘挤进房间。

看着地上铺着的厚厚几层钞票,陆嫚臻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哪有你这么败家的。这是钞票,又不是废纸。你就这么扔在地上,万一丢了怎么办?”

霍柩轻笑一声:“你不是说苏家看不上我这点钱嘛!”

“苏家看不上,可是这个屋子里也不是只有苏家人。”陆嫚臻把果盘放在书桌上,意有所指的说道:“还有白家的眼线呢!”

陆嫚臻说的就是赵妈。经过今天这件事,她已经无法忍受赵妈继续呆在苏家了。她希望通过霍柩的手,把赵妈撵走。

陆嫚臻坐在床边,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嫁到苏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有四五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我都没有怀孕。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在饭菜上动了手脚?”

苏家负责做饭的佣人就是赵妈。很显然霍柩之前挑拨离间的那些话,陆嫚臻已经听进去了。

霍柩不以为然,依旧靠在门框上,双臂抱胸:“你们苏家的事情,跟我姓霍的没有关系。”

“我可是你的亲妈。”亲眼见识过了霍柩的战斗力,陆嫚臻对待霍柩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

“傻小子,我在苏家过得好,难道会亏待你吗?”

霍柩但笑不语。他要是信了陆嫚臻的甜言蜜语,那才叫傻。

原著里原身被他这个亲妈坑成什么样了?别人或许不知道,霍柩再清楚不过。

“你就别在我面前表演母子情深的戏码了。咱们两个谁都不是情深义重的人。”霍柩这话说的倒是真情实感。

他对陆嫚臻确实没有母子情分。至于陆嫚臻对原身的母子情分,或许是有那么一丁点。但是在利益面前,也绝对说不上话。

陆嫚臻与其在他面前装模作样,不如想办法讨好苏世渊。毕竟,能让陆嫚臻坐稳苏氏集团董事长夫人这个位置的男人只有苏世渊,能让陆嫚臻怀上苏家骨肉的男人也只有苏世渊。

当然让陆嫚臻怀不上苏家骨肉的,也可能有他。

霍柩看热闹不嫌事大,见缝插针的挑拨离间。

陆嫚臻本来是想跟霍柩达成战略同盟,瞧见霍柩这么不着调的模样,顿时没了兴致。当下没好气的说道:“你就作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作出什么好结果。”

陆嫚臻说着,恨恨的踢了一脚地上铺着的钞票:“你就在这屋里数你的钞票吧!”

“我为什么会呆在屋里数钞票,你难道不知道原因?”霍柩唏嘘长叹,表现出十分委屈:“你们气人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很过分,自己被气到了就觉得别人是在耀武扬威?我说陆女士您不仅双标严重,还很玻璃心呐!”

“要说耀武扬威,那也是你们苏家和白家仗着有钱有势,欺负我这个没爸的野孩子。”霍柩从地上捞了一把钱揣进兜里:“我没能耐反抗你们。也就只能窝在家里数数钞票平心静气。”

陆嫚臻呵呵冷笑:“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我看你这个平心静气的手段很好用。”

“那你要不要也试试?”霍柩好心提议道:“晚上睡觉的时候,给你们苏董事长吹吹枕边风。让他也给你提个千八百万的现金,帮你平心静气。”

“亲测有用哦~”

陆嫚臻翻了个白眼。站起身,一脸愤愤的离开了霍柩的房间。

回到主卧后,陆嫚臻思前想后,竟然觉得霍柩的话虽然有些不着调,但核心思想还是有用的。

陆嫚臻沉吟片刻,果断走进衣帽间,从衣柜底下翻出一件丝薄且暴露的情/趣内衣,又精心化了个看不出妆感的裸妆。身姿曼妙的躺回床上。

苏世渊回到卧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活色生香的一幕。

“世渊,我们生个孩子吧!”陆嫚臻深情款款的看着苏世渊:“我嫁给你也有四五年了,我想给你生个孩子。属于我们的孩子。”

苏世渊狠狠皱眉,坐到床边,耐心说道:“不是说好了么,小琢的病没有痊愈之前,我们要全心全意的照料小琢。他心思细腻,又敏感。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怀上孩子,就很难把全部精力放在小琢的身上。再说小孩子刚生下来不懂事,又吵又闹的,也不利于小琢养病。”

“我当然知道。”陆嫚臻一脸急切的搂住苏世渊,风情万种的笑了笑,一边撩拨着苏世渊,一边说道:“可是小琢的病很快就要好了呀。你不是已经安排好了骨髓移植手术吗?医生也说了,只要手术成功,小琢的病很快就能痊愈。就算再加上那半年的排异期,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我们现在准备好迎接新的小生命,等到小琢痊愈后,知道自己会有弟弟了,他也一定会很高兴的。”陆嫚臻认真的说道。

苏世渊默然不语。他心底还是惦念苏琢这个儿子的想法和情绪。却又禁不住陆嫚臻的撩拨。

苏世渊心知肚明,陆嫚臻之所以会突然变得这么急切的想要一个孩子,想来也是听了霍柩的挑拨离间。

苏世渊不得不承认,霍柩这个人确实很擅长挑拨离间。他今天说的那些话,别说是陆嫚臻,就连他听了都不能无动于衷。至少他对白家的做法生出了一些不满。

看在苏琢和他母亲的面子上,苏世渊一直都对白家非常敬重。就算白月音已经死了十多年,苏世渊依然会在逢年过节时去白家拜访。甚至把白家当成正经的岳家走动。

这固然是因为白家多年来一直都是苏家在商业上最亲密的合作伙伴,而陆嫚臻娘家式微,根本帮衬不上苏家。陆嫚臻顾忌霍柩生父的存在,这么多年也从来没回过老家。夫妻两个都很默契的当陆嫚臻的娘家不存在。陆嫚臻为了在苏家站稳脚跟,获得苏琢的信任和认可,反而还要以苏世渊媳妇儿的身份讨好白家。

可是现在,霍柩一番话却挑破了这看似和谐美满的氛围。让苏世渊清醒的意识到,就算苏家和白家看上去亲如一家,到底还是一笔写不出苏白两个字。

至少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苏家和白家的利益并不一致。他们看待事物的角度,包括想要的结果,也都不会一样。

就拿霍柩跟闫东阁比拼厨艺这件事来说。苏家长辈听到消息后,是希望苏世渊和陆嫚臻能够说服霍柩担任苏园的主厨,踩着一品楼的名声帮苏园做宣传。而白家却希望霍柩给苏琢做病号饭。

苏世渊是苏琢的亲生父亲,他只有苏琢这么一个儿子,多年来一直都对苏琢疼爱有加。虽然他的想法跟苏家二老一致,都想通过霍柩的厨艺和人气为苏园争取利益,却也并不在乎白家人的想法。

苏世渊在意的是白家人随意插手苏家事的态度。理直气壮,咄咄逼人,甚至没有跟他打过招呼,直接进了苏家的门,想要找霍柩兴师问罪。

苏世渊能够理解岳母和小姨子的想法和气愤,却也觉得这对母女的所作所为,未免太不把他,不把他们苏家放在眼里了。

又想到那个赵妈,每天呆在苏家无所事事,时不时的就给白家打电话打小报告。

苏世渊也知道,自从白月音死后,白家一直都想把白月玲嫁到苏家,继续维持苏白两家的姻亲关系。也方便白月玲照顾苏琢。

可是苏世渊真的不喜欢白月玲的性格脾气。更讨厌白月玲为了一己之私,总是拿苏琢当挡箭牌的行为。

比如说之前霍柩砸了苏琢跟亲生父母照的全家福,这件事明明不应该告诉苏琢,白月玲却在探病的时候泄露给苏琢,导致苏琢一气之下病情加重。

苏世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件事,并且一直耿耿于怀。但苏世渊总归是不满的。

他觉得白家在某些事情上小心思太多。不过白家毕竟是苏琢的外祖家,对苏琢一直也都很好。考虑到苏琢长年卧病在床,除了他那些儿时玩伴,平时也就是白家人去医院探病陪他的时间多一点。直接导致苏琢对外祖家的亲戚都非常有好感。苏世渊就算心存不满,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他不想扫儿子的兴。

可是这种东一点西一点的微小不满积攒的多了久了,也会生出嫌隙的。

这一点,霍柩甚至比苏世渊更清楚的察觉到了。

原本还觉得剧情中主角团的阵营一定是坚不可摧的。可让霍柩没有想到的是,故事还没正式开始,他已经找到了顺利挑拨苏白两家关系的契机。

霍柩有点好奇,如果原著里那些齐心合力欺负他的主角团们,因为现实的利益关系分崩离析了,会不会影响到剧情的正常发展?

在原著里,因为苏琢的关系,苏世渊和陆嫚臻对白家的容忍度非常高。甚至到了纵容的程度。

所以他们能在白家打着为苏琢好的旗号,变本加厉欺负原身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看不见。可如果白家的手段和恶劣态度用到了苏世渊和陆嫚臻的头上呢?

霍柩特别好奇,在自己的利益遭受损失的情况下,苏世渊和陆嫚臻还会不会继续宽宏大量,容忍白家那些得寸进尺的手段。

这么想着,霍柩忽然又叹了口气。

可惜他智谋百出又有什么用,几天之后剧情读档重来,霍柩能看到的热闹也是有限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大肥章,宝宝们千万不要养肥我呀~~

感谢在2021-09-29 08:35:16~2021-10-01 22:45: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陌 159瓶;13753390 105瓶;35570118 50瓶;悠然见南山、shusheshe、45779191 5瓶;繁華子 3瓶;月下无人、19533900 2瓶;爱萌宝冒冒、爇爇爇、大头张张、x方也许羡羡缓冲z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