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18章 第18章
第十八章

陆嫚臻哑口无言。

沉默半晌,她语调艰涩的问道:“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只能用一笔交易来形容?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在你眼中只是为了我自己?”

“不然呢?”霍柩心平气和的问她:“或者在你看来,随意支配一个未成年人的身体,逼他在非自愿的情况下不得不捐献骨髓。是身为一个母亲的权利,还是身为一个母亲的义务?”

尤其是在双方分开十几年,这个“母亲”甚至没有好好履行过抚养义务的情况下。

陆嫚臻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办法回答霍柩的提问。

她觉得大脑很乱。

过了好半天,陆嫚臻终究还是把话题拽回了自己最在意的那个点:“所以你还是怪我,对吗?觉得我没有好好履行做母亲的义务。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那么以你自己的标准来评价,你觉得你是不是一个好妈妈?”霍柩继续问道。

陆嫚臻还是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她当然知道答案。不管她认为自己有多少迫不得已的理由,她当年为了自己的人生放弃霍柩都是不争的事实。

“没有人会说你的选择是错的。”霍柩目光有些放空。

比起某对生下孩子后,把孩子装进棺材里,在大冬天的晚上偷偷扔到别人家门口的父母,陆嫚臻至少尝试过陪伴在原身身边。只是最后坚持不住离开了。

霍柩眨了眨眼睛,忽然问道:“为什么会给孩子起名叫霍柩?”

陆嫚臻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听到霍柩的疑问,慢半拍的问道:“啊?”

霍柩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他自己叫霍柩,是因为老爷子姓霍,捡到他的时候他刚好装在一个小棺材里。

数九寒冬,刚刚生下来的小婴儿包裹着破棉絮,在棺材里睡了一晚上竟然没冻死。老爷子觉得他命大,所以给他起名叫霍柩。既是纪念他的来历,又因为霍柩跟“获救”同音。老爷子觉得这个名有“诸邪不侵”,“百无禁忌”的意思。

可是原身为什么起名叫霍柩?给自家孩子起个棺椁的名字,难道不会觉得不吉利吗?

陆嫚臻一脸茫然的看着霍柩。大脑一片空白。她根本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给霍柩起这么个名字。

经霍柩这么一提,她才察觉出不对劲来。

是啊!这个字这么不吉利。装着尸体的棺材,她当初为什么会给孩子起这么个名字?

母子两个面面相觑。半晌,霍柩摇头放弃:“算了。”

他在一本古早玛丽苏万人迷小说里,纠结什么起名的逻辑。

可能是觉得一个恶毒炮灰,不配有好名字吧。

霍柩自己都不纠结了。陆嫚臻还是一脸的纳闷甚至震惊。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记不起来霍柩刚出生的事情了。

她所有的记忆,都是在霍柩几岁之后。她每次被家暴,小小的霍柩拦在她的面前,哭着喊着求他爸爸不要再打了。或者哭着跑出去找人救他。

除此之外,陆嫚臻竟然什么都记不起来。

陆嫚臻有些惊疑不定的吞了吞口水。她看向霍柩,权衡再三,到底也没敢把这件事说出来。霍柩本来就对她心存不满。陆嫚臻担心她把这个发现说出来以后,霍柩会跟她更离心。

“我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陆嫚臻叹了一口气,心情有些难受。

她一直觉得,就算自己这么多年没跟霍柩在一起,那也是生活所迫。她心里还是惦记霍柩的。所以才会一有机会,就想着把霍柩接回苏家。

可是现在,记忆的缺失却让陆嫚臻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在乎霍柩这个亲生儿子。

陆嫚臻又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么多年来,她能想到霍柩的次数竟然也是屈指可数。似乎是在大夫说苏琢需要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之后,她的记忆才忽然打开了闸关似的,想起来自己还有霍柩这么个儿子。

难道她真的像霍柩说的那样,只是为了骨髓移植才想起这个儿子,才想到把人接回苏家的?

陆嫚臻忽然打了一个激灵,不敢相信自己内心深处,竟然真的是这么冷酷的女人。

霍柩不知道陆嫚臻想到了什么,忽然就垂头丧气的。他有些不习惯陆嫚臻这样柔弱惊惶的姿态。沉吟片刻,霍柩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但你是一个优秀的女人。”

陆嫚臻猛地抬起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霍柩。

刻薄话说惯了,霍柩其实也不怎么会说安慰人的话。他想了想,只能实事求是的说道:“如果按照世俗的道德标准来说,我应该也不是一个好儿子。”

他为人确实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哪怕面对的是陆嫚臻,也绝对不肯吃一丁点亏。就算只是口舌上的交锋,霍柩也从不让人。

这么看的话,他确实不够讨喜。也难怪别人都不喜欢他。

毕竟,陆嫚臻再怎么说她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在原身众叛亲离,又被苏世渊赶出苏家以后。陆嫚臻为了给霍柩报仇,还是做了很多事情。

——虽然最后她自己也没能斗过苏世渊,下场十分落魄。但她至少努力过。

可是霍柩一个外人,却永远没办法做到一个合格的儿子应该做的事情。所以霍柩觉得自己也没资格评价陆嫚臻的母亲身份。

这么想着,霍柩又补充道:“在你接霍柩回苏家之前,他一直是一个好儿子。每天都期待你能过的更好。期待你能回去找他。可惜,在知道你接他回苏家的真正原因之后,他就死了。”

死在那场连绵七夜的高烧里,连灵魂都消散了——如果对方确实有灵魂的话。

陆嫚臻一脸震惊的看着霍柩。似乎没想到霍柩会说出这样惊悚的话来。

“如果你想用这种荒诞离奇的话来激起我的内疚和害怕,你确实做到了。”陆嫚臻冷笑:“如果那个霍柩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又算什么?”

陆嫚臻目光冷冷的看着霍柩,想要看看这臭小子还能编出什么谎话来。

霍柩沉吟片刻:“可以算是他的第二人格?”

霍柩总不至于把他穿书这么荒谬的原因告诉陆嫚臻——就算他真的说出这个理由,陆嫚臻也不会相信。反而会觉得他信口雌黄,或者疯了。

所以霍柩试图用陆嫚臻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表达他跟原身的关系:“我知道他的一切,也在梦里经历过他经历的每一件事,能够感知他的所有情绪。但我不是他。”

陆嫚臻神色古怪的看着霍柩。她现在真的怀疑霍柩脑子有问题。

气氛有点尴尬。

霍柩没再理会陆嫚臻。转身出去晨练。

跑了一圈回来吃早饭,苏世渊也起床了。看到霍柩,不死心的问道:“我想请你到苏园当主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霍柩看了陆嫚臻一眼。陆嫚臻不动声色地避开霍柩的打量。显然,她并没有把两个人的对话告诉苏世渊。

霍柩心情不错。甚至还有闲情逸致跟苏世渊摆事实讲道理:“……我不讨厌的陌生人请我做菜,一道菜手工费一百万。我讨厌的亲妈后爸请我当主厨,这仇恨叠加,一道菜的手工费怎么着也得两百万吧?”

“说正事儿呢!你这孩子怎么一点正形都没有!”陆嫚臻闻言,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你就吹吧!谁那么冤大头,肯花一百万请你做一道菜?”陆嫚臻不屑地道。越发觉得霍柩满嘴跑火车,一句实话都没有。

就算是做交易,也没有这么坑人的。

霍柩耸了耸肩膀,说实话竟然没人信。他叹口气,一脸唏嘘道:“我不怪你。实力限制了你的想象。”

陆嫚臻:“……”真气人!

一早上连续提了好几次一百万,霍柩心里有些活泛。他打了个电话给第五陵,询问金主大人中午想吃什么,他准备赚点零花钱。

第五陵没想到霍柩这么快就联系他,心里也很高兴:“我不挑食,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挂断电话后,霍柩看向一脸震惊的陆嫚臻。

陆嫚臻脱口问道:“你刚刚是在给第五陵打电话?那个图灵集团新上任的董事长?就是他肯花一百万买你一道菜?”

霍柩挑了挑眉。他也是刚知道第五陵是图灵集团的董事长。从陆嫚臻和苏世渊的反应来看,这个图灵集团应该不一般。

不过原著里怎么从来没出现过这个图灵集团?

心中狐疑一闪而过,霍柩倒也没打算深究。他跟第五陵刚认识两天,本来就是单纯的买卖关系。第五陵出钱他做菜。一个厨子倒也没必要盘问食客的祖宗十八代。

陆嫚臻张了张嘴,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苏世渊。

苏世渊沉吟不语,不知道在心里盘算什么。

霍柩也懒得琢磨苏世渊的想法。换好衣服出门,让司机送他去图灵集团附近的一个生鲜市场。

他准备占用图灵集团的食堂后厨,为第五陵准备午饭。确保第五陵吃到的每一道菜都是新鲜出锅,口感和味道都是最佳的。

图灵集团的公司大楼位于市中心最繁华地带的cbd商圈。这里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生鲜广场就藏匿在冰冷繁华的高楼大厦脚下。

跟外面忙碌到有些不近人情的车水马龙相比,生鲜市场的喧闹和拥挤简直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时间是上午十点多,很多上了年纪的退休老人都聚集在这里,准备买点菜回去烧饭。

一品楼送了两盒上好的鱼翅鲍鱼过来。霍柩不想浪费,就想着有时间把这玩意儿做了给第五陵吃。除了每道菜一百万的手工费以外,还能再收一茬采购费。简直不要太赚。

可惜泡发鱼翅鲍鱼需要时间,今天肯定是不行了。霍柩这厢盘算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小同学?”

霍柩一回头,就看到一个衣着鲜艳的老奶奶,领着一个穿纱裙的小女孩儿站在他身后。

“真是你呀!”老奶奶的语气十分热情:“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霍柩:“你回家了?病好了没有?你家大人呢?这个时间你怎么没去上学,来菜市场干嘛?”

见霍柩一脸迟疑,老奶奶笑道:“半个月前,地铁站口。你举了个牌子说你没钱买退烧药……”

霍柩恍然回神。剧情轮回次数太多,他都忘了。面前这个老奶奶就是当初给他零钱的那个人。

“你现在还好吧?”老奶奶关切的问道。

霍柩当时说自己亲妈后爸不做人,逼的他离家出走,只能在街上乞讨。发高烧都买不起退烧药。后来又来了那么一帮凶神恶煞的保镖把人给带走了。老奶奶十分挂念霍柩的近况。今天恰好在菜市场碰上了,老奶奶便忍不住叫住霍柩。

说起来,老奶奶之所以能记住霍柩的相貌,还是因为这孩子长的太好了。用老奶奶的话说:“……活了大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俊俏的娃。”

可惜长得好命不好。工作日上午跑来菜市场买菜:“你家里人不送你上学吗?”

那倒不是。不管苏世渊心里头怎么想,原著里面他对霍柩还是很好的。只不过霍柩刚刚被接到苏家,苏世渊希望他尽快去做骨髓移植手术。那些不重要的事情就没处理。

霍柩记得原身是在做完骨髓移植手术的三个月后,去学校报道的。跟苏琢读的是同一间学校——本市最好的私立高中。

不过霍柩凭什么帮苏世渊解释呢?他冲着老奶奶灿然一笑,实事求是的说道:“现在还没去。”

老奶奶的表情立刻变得同情又气愤,拽着霍柩的手说道:“……真是可怜的孩子。”

老奶奶的小孙女躲在老奶奶身后,也奶声奶气的说道:“可怜。”

霍柩闻言莞尔。蹲下来摸了摸小姑娘的羊角辫,问道:“小宝贝你叫什么?”

小姑娘口齿含糊的说道:“小宝贝叫囡囡。大宝贝你叫什么呀?”

霍柩一愣:“大宝贝?”

小姑娘指了指自己:“小宝贝。”

又指了指霍柩:“大宝贝。”

奶声奶气的说道:“……都是宝贝呀。”

霍柩顿时乐开了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