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13章 第13章
第十三章

第五陵低头凝视着面前两碗文思豆腐。

左边这碗是霍柩做的。汤头明显更加莹润有光泽,豆腐丝和其他配菜切成的丝也更为纤细,在袅袅升起的热气中,如一捧斜风细雨柳色新的画卷,收拢在这一碗白瓷青花的汤碗里,颇有一种山色空蒙的意境。

对比之下,右边这碗文思豆腐,不仅豆腐丝和配菜切的比较粗,就连汤头也没那么明亮润泽,看上去略显平平无奇→_→

“……光从卖相上看,明显是霍小友这边赢了啊!”身后也有老饕级别的常客头头是道的点评道:“首先看刀工。霍小友的刀工绝对没的说。肉眼可见他切的丝要比闫师傅切的丝更细。再来就是勾芡这一关,霍小友的芡色勾的不仅薄而且均匀。所以就更显得这汤色明亮。豆腐丝和其他配菜的色泽也越发明润,乍一看上去就跟一块包了浆的玉石似的,隐隐约约有莹润的柔光在流动。这色泽看上去就会更加的饱满。”

再来就是火候。

文思豆腐这道菜所需要的主菜和配菜,在选用食材方面相对来说简单淳朴,用不上什么山珍海味。做法上也没有太繁琐的地方。值得称道的一是刀工二是吊汤。吊汤用的汤头需要三年以上的老母鸡炖出来的清鸡汤。全程需要大火炖煮然后小火调味,最后勾芡收汁。看似简单,其实非常考校厨师对于火候的把控。

霍柩在这一点上做的就非常好。无论是撒盐还是收汁,时机都恰到好处。又因为豆腐丝和其他配菜都切的更为纤细的缘故,在最大限度的保留食材原始的味道和口感的同时,更能吸收清鸡汤的鲜美。

只需喝上一口,豆腐的软嫩醇滑,香菇的柔软丝滑,冬笋的鲜香爽滑,火腿鸡丝的咸鲜嫩滑,黑木耳的清爽脆滑和青菜丝的清鲜嫩滑都被清润鲜美的汤头包裹着,在口腔中激发出丰富的层次感。每一种食材的味道都极为鲜明,却又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勾勒出汤头整体的咸鲜醇嫩。

极鲜,极香,极嫩,极滑,仿佛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一泓温润柔和暖滑清隽的温泉汤里面,浑身上下每一根头发丝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心绪都分外平和。

“好喝!”比起老饕们色香味全的专业点评,湖边公园大爷大妈们的赞美显然更加朴素直白:“真是太好喝了。我这辈子就没喝过这么鲜灵的豆腐汤。这也太鲜了吧!”

老大爷一边说话,一边遗憾的砸吧砸吧嘴:“就是太少。喝两口就没了。”

一众食客们也跟着长叹一声,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霍柩做的文思豆腐确实令人惊艳。相比之下,一品楼主厨闫师傅做出来的文思豆腐就显得中规中矩。也可能是他们品尝的次数多了,并没有任何惊艳的感觉。甚至连以往每次吃完饭时的期待感,都有点消失殆尽了。

不管怎么说,一品楼用假食材以次充好糊弄顾客这件事情,还是在众多食客们的心中留下了一点阴影和嫌隙。谁都不希望自己对菜品交口称赞的背后,是一品楼的厨师利用高超的厨艺将劣质的食材包装给他们。这不仅是对美食的亵渎,也是对他们这些食客心意的践踏。

他们慕名而来,得到的却是店家丧良心的敷衍和愚弄。就因为他们吃不出食材原本的口感和质地,就活该当冤大头吗?

眼见一众食客们十分默契的将票数投给了霍柩,一品楼主厨的脸上闪过几丝落寞羞愧。其他工作人员也都面面相觑,觉得很没面子。

一众食客们见到这样的场景,也不免有些唏嘘感叹。

“可惜了怎么好的一块招牌……”有人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沉默良久,闫师傅主动开口:“愿赌服输。您想怎么处置一品楼,悉听尊便。”

听到这话,大堂经理最先急了:“那怎么能行?万一他让一品楼闭店关门呢?我说闫师傅,你只是一品楼的主厨,不是一品楼的主人,你没资格答应这种要求。”

大堂经理的话犹如一滴冷水进了热油锅,一众食客们因为唏嘘而略显低落的情绪再次被激怒:“哪有这样的?比拼厨艺之前说好的技不如人愿赌服输。现在输了又不肯认。拿主厨不是主家说事儿,难道还要让霍小友再去跟你们家老爷子比拼一场吗?”

“既然不想遵守赌约,为什么要答应比拼厨艺?”

“怕不是想着赢了就遵守赌约,输了就赖账吧?”

“能想出来用假鱼翅糊弄顾客,被顾客拆穿了还反咬一口的人,会想出这么无赖的招数也不奇怪。”

坐在裁判席上的第五陵面色更加冰冷。

眼见周围众食客群情激愤,大堂经理也慌了。举着双手辩解道:“我没说不认。可是我们也得看看这个姓霍的提出什么要求吧?如果他真的提出让一品楼闭店这种无理的要求,难道我们也要认?”

大堂经理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众多食客更加愤怒了:“那你们在比试之前,为什么不说明白?现在比完了又这个不行那个不愿的。你们简直把我们当猴耍。”

亏得他们还在一品楼大堂耐心等了这么久,还想着要给这次比试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人家霍小友还在比试前拒绝了裁判提出的拉偏架的提议。堂堂正正的要靠技艺服人。真是比这个出尔反尔的一品楼高尚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说霍小友,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你们家是要在本地开新酒楼吗?什么时候开张营业,你告诉我一声,我肯定过去捧场!”

“对!我们大家都去新酒楼捧场。再也不来这个一品楼了。”

“我呸!什么出尔反尔以大欺小的烂人。我们大家都不来,回头再跟亲朋好友好好宣传宣传,让他们一品楼直接倒闭!”

大堂经理没想到自己一番话竟然激起了食客们的逆反心理。这回是真的着急了:“我求求大家,给我们一次机会。咱们别着急,慢慢商量着来。”

真要是任由这帮老食客们回去大肆宣扬,他们一品楼可真的要关门大吉了。到时候老爷子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一品楼主厨早就料到了这一幕。见状长叹一声,再次站了出来:“他说的不算。我才是一品楼的主厨。还是那句话,愿赌服输。我既然技不如人比输了,自然会履行承诺。至于这件事该怎么跟老爷子交代,回头我自己去老爷子面前负荆请罪。”

有闫师傅这一句话,众多食客的怒火稍稍平息了一些。大家都看向霍柩。

众目睽睽之下,霍柩莞尔一笑:“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请一品楼给今天所有在场的客人免单。并且在未来一个礼拜,免费为所有食客提供你们菜单上的菜品,谁来都要接待,不得以任何借口拒绝客人的点单。还要承诺从此以后,一品楼再也不用假食材糊弄客人。”

之所以会把期限定在一个礼拜,是因为霍柩这次读档重来的时间总共只有半个月,买彩票花了一个礼拜,还剩下一个礼拜。等剧情读档后,这段小插曲就会被覆盖,除他之外,再也不会有人记得。

然而听在一品楼和其他食客的耳中,却是霍柩宽宏大量,根本不跟一品楼计较。

一品楼主厨愣愣的看着霍柩:“……就这样?”

大堂经理也不敢置信的看着霍柩:“没有别的要求吗?”

霍柩能有什么别的要求。他就是一个正常来吃饭的客人,碰到店家用假鱼翅糊弄顾客,正常维护自己的消费者权益而已。

“你真的不是别家派来针对一品楼的?”就连台下的食客都有些不敢相信。他们都听了大堂经理的分析,先入为主的觉得霍柩肯定是有备而来。

“我能是谁派来的!”霍柩有些哭笑不得。刨除读档重来这个bug不谈,他来到这个城市的时间,满打满算都不超过两个月。街面上那些饭店酒楼的招牌都认不全呢!他能受谁指使。

“难道我们真错怪你了?”大堂经理喃喃自语。旋即一拍巴掌,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如此,他何必——唉!

霍柩冷冷看了大堂经理一眼。对于这种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小人,霍柩没什么可说的。

别看他这会儿摆出一副肠子都悔青了的嘴脸,那是因为他被霍柩打怕了。真要是换成一个普通食客提出质疑,早就被大堂经理打成不认识真货的土包子了。要么就是那一通颠倒黑白污蔑陷害的言论。霍柩从头到尾经历过一遍,根本就不同情这种人。

闫师傅一脸歉然愧疚的走到霍柩面前:“是我错怪了你。抱歉。”

“不接受!”霍柩淡淡说道:“你之所以会错怪我,要么是因为你蠢,要么是因为你想错怪我。考虑到你跟大堂经理同流合污欺骗顾客,我觉得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就别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受人蒙蔽的嘴脸了。”

霍柩不仅刀工精湛,嘴皮子也够犀利。一番话说得闫师傅面如红枣,顿时就觉得无地自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