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9章 第9章
第九章

沉默良久,大堂经理挤出一丝略带僵硬的笑容,终于开口道:“您别着急,咱们有话慢慢说。您也知道,这一道红炖鱼翅做下来,至少要六个小时。如果您没提前预定的话,我们饭店是不接这道菜的。”

“再说后厨也没有多余的发好的鱼翅。就算我们立刻出去采购,现泡发都来不及。”泡发鱼翅也是需要时间的。前前后后加起来,那可不止六个小时了。

霍柩闻言,不露声色的勾了勾嘴角:“这么说,这批假鱼翅恰好都没了?”

“不是假鱼翅。我们一品楼进的食材绝对都是货真价实的上等食材。三百年的老字号,怎么可能会给客人吃假鱼翅呢?只不过就是这么巧。昨天采购没进那么多的鱼翅,您订的量又大。光是这六桌席,就把我们采购的鱼翅占了七七八八。剩下的,也都是其他老客提前订好的。竟没有一点余富。”

这话就有点假了。一般酒店营业,重要食材哪有可能一点都不留备份的。万一来了什么贵客,难道还要采购临时出去备货?尤其是像一品楼这样擅长做功夫菜的酒楼,很多食材就算现泡发都赶不及。

所以大堂经理说出这话,经验老到的食客立刻就听出来几分猫腻。

大堂经理微微欠身,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开口说道:“要不这样吧!客人您一共定了六桌席,又是第一次来我们一品楼,也是照顾我们一品楼的面子。我就做主,免费给您这六桌席上,每位客人都赠送一碗鲍鱼捞饭。您觉得怎么样?”

听到大堂经理的话,湖边公园的大爷大妈们眼睛一亮。坐在霍柩旁边的老大爷凑过来耳语道:“每人送一碗鲍鱼捞饭诶。我刚刚看了一下菜牌,他们这儿一碗鲍鱼捞饭要128块钱。咱们六七十个人,加起来差不多八千块了。店家也蛮有诚意的。”

听到老大爷的话,大堂经理勾了勾嘴角,唇边露出一丝细不可查的微笑。

一直关注这边动静的几桌食客却皱了皱眉。

也有人听的迷迷糊糊的,小声问霍柩:“什么意思,那鱼翅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味儿啊!

霍柩笑着说道:“当然是假的。不过今天这件事情,如果我们不把证据落实。改天再传出去,很可能就成了我们一群恶客登门,分不清真假鱼翅大闹一品楼。店家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破财免灾。”

大堂经理笑容一滞,语气立刻冷淡下来。明显有些不满的说道:“这位客人,俗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跟我们一品楼无冤无仇,又何必咄咄相逼?”

“我也是防小人不防君子。咱们还是把话说明白的好。”霍柩笑眯眯说道:“后厨没有多余的鱼翅也没有关系。你要是不肯承认这鱼翅是假的,我们就把席上的花胶鱼翅羹打包好,拿着这道鱼翅去有关部门检验。”

大堂经理仔细打量了霍柩一回,开口问道:“这位客人看起来有些面生。说话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不知道您是哪家的孩子?”

“怎么?”霍柩心平气和的笑了笑:“在你们一品楼吃顿饭,难道还要盘问我祖宗十八代?”

“那倒不是。”大堂经理略微一顿,忽然冷笑道:“我只是看你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却言之凿凿。第一次来我们一品楼,就大手笔的包了六桌席。刚喝了一口汤,就敢断定我们一品楼用假鱼翅。不管我怎么解释,你都执意不信。”

“我说句托大的话,我们一品楼的师傅可都是鼎鼎有名的大厨。别说我们一品楼用的都是真材实料,就算我们真的用了假鱼翅,凭你这张嘴,也未必能吃的出来。可是你的态度却出人意料的笃定……”

大堂经理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一下,留给其他看客们一个思考的时间。然后语气轻蔑的下结论道:“……该不会是受人指使,有备而来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坐在霍柩旁边的大爷大妈们勃然大怒,起身吼道:“明明就是你们用假鱼翅糊弄人。被我们拆穿了还不肯承认。现在还想往我们身上泼脏水。老字号了不起啊?你这分明就是店大欺客!”

大堂经理闻言冷哼:“捧场的才是客人。故意闹事的,我们一品楼可不欢迎。”

说完,又冲着霍柩说道:“您是客人。您在我们一品楼订了席面付了账,愿意打包还是堂食,都随您的意。我们一品楼绝对不会多说一句。不过我也要把丑话说在前头。您打包归打包,这菜出了这道门,您是拿回家吃还是拿去有关部门化验,出来的结果我们一品楼一概不认。”

“谁知道你是不是一出门就把鱼翅羹调了包,故意栽赃一品楼。”

这个猜测倒也有一定的道理。原本动摇的食客们再次犹豫起来,看向霍柩和大爷大妈们。

一个年纪尚小,一群嗓门洪亮举止粗俗,明显都不是一品楼的常客。却又不是外地过来的旅游团。这么一伙人在一品楼的大堂吵吵嚷嚷的,闹出来的动静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现在又恰好是中午饭口的时间,来一品楼吃饭的食客越来越多。一个闹不好,今天的事情真有可能影响一品楼的风评。

要知道,用假货以次充好糊弄食客的指控,对于一家经营了三百多年的老字号来说,可是非常严重的。

“我说小朋友,看你年纪也不大,说话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是不是吃惯了家乡菜,不太适应我们这边的口味?”有常年在一品楼吃饭的食客站出来,想要给双方劝和劝和,打个圆场:“一品楼的大厨手艺精湛,也都特别喜欢钻研。做菜的时候难免融入我们当地人的口味,你可能吃不惯。”

那食客深知少年人的心性大都是心高气傲,最听不得别人反驳,劝和的时候也不敢说话偏颇激怒了霍柩。只能尽量中肯的劝两边都息事宁人。

“……你也不要说这位小朋友必定就是别人派来污蔑一品楼声誉的。没有证据的事儿,哪敢随便乱猜。咱们有话好好说。你态度这么不好,也难免被人误会是店大欺客。”

大堂经理当然是想见好就收。只是见霍柩态度强硬,才说了那么一番话。想要恫吓住他。如今见有人出来打圆场,这件事也不至于引起其他食客的怀疑,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俗话说众口难调,我们一品楼的菜做的虽然地道,也难保会有食客吃不惯。大家说开了就好。我们一品楼本着服务至上的态度,也不会跟客人计较。”

霍柩闻言,不怒反笑。

他本意是想请大爷大妈们好好吃一顿饭,庆祝一下彩票中奖这件喜事。却没想到饭还没吃到嘴里,就生出这么多波折。眼前这位大堂经理瞧着浓眉大眼的,做起事来却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

明明是他们一品楼用假鱼翅在先,却还想把一个栽赃陷害的黑锅扣到客人的头上。

不得不说,这位大堂经理也算得上思维敏捷反应迅速,不失为一个危机公关的人才。只可惜心思都没用在正地方。反倒惹怒了霍柩。

“你不想跟我计较。我却要跟你计较。”霍柩指着桌上的花胶鱼翅羹冷哼道。

他拆穿一品楼用假鱼翅的本意,只是想让一品楼给他们换一批真鱼翅。虽然买彩票赚了不少钱,目前看来也未必能在剧情读档重来前全都花完,但这并不意味着霍柩想当冤大头。他既然花了钱,自然是要求一个货真价实的。除此之外,倒也没打算把事情闹大。

可既然一品楼不想善罢甘休,他也不必给一品楼留面子:“你方才那一番话,根本没有确凿证据,只是想污蔑我不会做菜,所以分辨不出这是真鱼翅还是假鱼翅。只是受人指使,故意攀咬一品楼。”

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大堂经理暗搓搓的翻了个白眼,正要说话。就听霍柩说道:“且不说我们食客花了钱,却发现吃到嘴里的东西不对味儿。有没有资格质疑你们一品楼以次充好……”

霍柩在这里耍了一点小花招,一句“我们食客”四个字,直接把在座的食客和一品楼隐晦的分出立场。不等大堂经理寻思过味儿,霍柩继续说道:“今天我就是要讨个说法。这鱼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就要一个货真价实。”

“如果你担心我会在出门之后把菜品掉包栽赃一品楼,我们不妨请公证处的人来作证。现场的鱼翅羹一半送去检验,一半让公证处的人取样存证。等检验结果出来了,是非对错自然明了。”

大堂经理也没有想到霍柩小小年纪,居然会这么刁钻。越发肯定他是竞争对手派来针对一品楼的。

想到这里,大堂经理只觉得太阳穴直跳,头疼的厉害。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贪图那点小利。换了采购渠道以次充好。本来是觉得霍柩这一伙人不是一品楼的常客,订的又是鱼翅羹,只要大厨手艺出众,就算他们鱼目混珠,那群暴发户也吃不出来。

哪里知道霍柩小小年纪这么难缠。做事周全嘴巴又刻薄。他换采购渠道的事情明明做的很隐蔽,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竟然被人抓住把柄,指使个嘴上没毛的孩子跑来一品楼闹事!

临近晌午,一品楼的食客越来越多。大堂经理只觉得骑虎难下,十分坐蜡。

然而霍柩还没说完,继续道:“你要是觉得我身为食客人微言轻,没有资格质疑你们一品楼以次充好。那我们也不妨请贵店做了这道假鱼翅的大厨亲自出来比一比。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质疑他的人品和厨艺。”

霍柩字句铿锵。一句话出口,满堂皆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