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港综之黄金时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熟人
  就在苏珊抱着自己好姐妹凯莉的尸体,声嘶力竭地大声哭嚎时,王森也在这个大浪湾沙滩上,碰见了一个熟人,或者应该说,是亲戚。

  “阿森,你怎么会来这里?”

  出现在王森面前的亲戚,是他的表哥贺新春,正是他的二表舅雷仁标的儿子。

  之前,因为雷仁标的烂赌个性,欠下大笔高利贷,又因此到处跟亲戚朋友借钱,几乎全部借了个遍,还没钱还债,搞到最后众叛亲离。

  就连自己的老婆都跟他离了婚,儿子也跟了老妈姓,几乎闹到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只是最近,雷仁标因为制粉工厂案件,险死还生,大彻大悟,戒掉了自己的烂赌,找上自己的亲戚朋友,还了陈年旧债,一一赔礼道歉,总算让贺新春知道,他的老爸这次看起来,是真的改过自新了。

  父子两原本降到冰点的关系,总算有所缓和。

  而雷仁标的改变,在贺新春看来,有一大半的功劳,都要归属于王森。

  他当然不知道,王森在制粉工厂那晚,暗中救下了自己老爸的性命。

  可贺新春也清楚,在自己的老爸已经众叛亲离的情况下,也就只有王森,还能够每个月都拿钱出来,无偿接济自己的老爸,让他不至于因为高利贷的追债,而搞到要跳楼的地步。

  造成这种误会的原因,自然是雷仁标不敢对外宣扬,他跟王森之间的交易关系了。

  毕竟,他贩卖警界内部资料给王森的事情,认真来讲,都是违规的,他又怎么可能往外说?

  “表哥,我是送我朋友来这里找人的,倒是你,怎么也会在这里,我记得,这里不是你那间分局的辖区吧?”

  表哥贺新春,其实在他老爸没染上烂赌之前,是很崇拜他的,要不然,也不会跟他一样选择当个警察了。

  而且,贺新春还很能干,当了十年警察而已,警衔就已经追平了自己那当了几十年警察的老爸,成了高级督察了。

  当然,雷仁标也因为制粉工厂案件的功劳,又升了一级,成了总督察,现在已经调去中区警署,当了署长助理了。

  “说来也巧,本来我今晚是来这里潜水的,哪知道等我从海底上来,沙滩上面就多出了一具女尸了。因为我是案件的第一发现人,所以现在这件命案,是我们分局跟本地警署联合查办的。”

  贺新春之所以会跟王森解释得那么详细,是想要让王森他们三人,去他们分局那里录个口供。

  毕竟王森口中的朋友苏珊,刚来到现场,就冲破警戒线,抱住女尸哭个不停,很明显跟死者关系匪浅。

  在这种情况下,负责这宗案件的贺新春,于情于理,都要请王森三人去警局里走一趟,录个口供,希望能够从他们三人的口供里,找出案件的一些线索。

  没错,贺新春把跟在王森身后,畏畏缩缩,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小结巴,也算在录口供的人里面了。

  在贺新春开口跟他说了录口供的事情之后,王森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就算他不说,王森在此之后,也是要把小结巴送去警局的,现在直接去贺新春所在的分局,正好顺路,省得麻烦。

  等到了贺新春所在的警局,三人坐在一起录口供,王森才知道了苏珊的真名。

  “姓名?”

  “苏珊。”

  “小姐,我问的是身份证上面的真实姓名。”

  帮苏珊录口供的女警,一听到苏珊这个名字,就敲着桌子又问了一遍。

  因为苏珊这种英文名,实在是太烂大街了。

  随便往中环的商业大厦楼下扔块砖,砸到的职场丽人里面,十个有九个都是叫苏珊的,还剩一个,也是曾经叫过苏珊的。

  “苏,苏小妹。”

  苏珊听到女警的追问,停顿了一下,才尴尬地说出了自己身份证上面的真名。

  “噗嗤~!”

  在一边录口供的小结巴,听到苏珊的真名,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她的真名叫做苏阿细,之前一直都让她感觉有点难以启齿,可现在有了对比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这个名字,还是可以接受的了。

  可小结巴明显没发现,在她同样报出自己的名字时,苏珊眼中闪过的一丝同病相怜与惺惺相惜。

  之后的整个录口供,倒是没再起什么波澜,顺顺利利地就录完了三人的口供。

  王森跟小结巴,原本就跟此次案件无关,会去大浪湾,也只是送苏珊一程而已。

  而苏珊跟死者的关系,就很是亲密了,她们是同为空姐的闺蜜,合租一套房子,关系好得跟亲姐妹一样。

  不说王森,光是小结巴这个路人,在见过那两个黑鬼杀手,追杀苏珊的过程之后,都能够猜到,杀死这名女死者的,正是那两个黑鬼杀手。

  他们在沙滩上杀死了女死者之后,又马上找上了苏珊,很明显就是抱着明确目的而来的,极有可能,背后是有幕后主使的。

  虽然那两个黑鬼杀手,已经被王森的火箭弹给炸上了天。

  可只要幕后主使不罢休,一定还会继续派出杀手来追杀苏珊。

  连小结巴都能看出来的事情,苏珊没理由不明白。

  正常人的做法,自然是应该老实说出自己的遭遇,然后寻求警方的保护才对。

  可在这份口供里,她却只字不提自己遇到杀手的事情,对于自己的好姐妹为何遭人谋杀,更是直接推说毫不知情,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可以提供给警方。

  见到苏珊这样的说辞,王森跟小结巴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跟警察提起苏珊遭遇杀手追杀的事情了。

  王森是已经通过线索,猜到了这是哪部电影里的剧情。

  而小结巴,完全是不想自找麻烦,只想尽快跟此事撇清关系,然后赶紧离开这间警察局。

  进了警察局,小结巴就感觉跟一只小老鼠,进了猫窝一样,周围每只猫看过来的眼神,都让她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想赶紧离开此处危险地带。

  可惜,小结巴的心愿,在录完口供,可以离开警察局之前,就落空了。

  因为,录完了口供,王森就直接开口一个“警官,我要报案”,把小结巴给送进了拘留室。

  “不,不,不要啊~!大,大,大佬,放过我吧~!”

谷</span>  在被王森提供录音的证据,送进拘留室之前,小结巴那副泪眼婆娑,伤心绝望的样子,活脱脱就像是一个被负心人抛弃的小女孩。

  她原本以为,经过了杀手追杀的共同遭遇之后,王森跟自己已经是朋友了,不会再计较她之前的偷车事情。

  来警局录口供的路上,小结巴也没见到王森再提起这件事,还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

  哪知道王森还是这么无情无义,铁石心肠,反手就把她送进去了。

  就连初次跟小结巴见面的贺新春,对王森的举动,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喂,阿森,你搞什么鬼?那个小女孩,是你朋友吧?你这是在玩什么把戏呢?”

  在沙滩上见面时,单看小结巴跟在王森背后,紧紧依靠他的那副样子,贺新春就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在录完口供之后,他更发现了,小结巴的家庭住址,也是在东区屋邨,跟王森住的那一栋屋邨,只相隔了两栋楼而已,可以说得上是街坊邻居了。

  所以,贺新春就误以为,王森跟小结巴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王森可不知道贺新春的误会,他连自己住的那栋楼的住户,都还认不全,哪里会知道隔着两栋楼的屋邨里,还住着一个小结巴啊~!

  “那个小妹妹,年纪轻轻地不学好,竟然想辍学跟人混社团,我这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能够及早醒悟过来,早日踏回正路。”

  王森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自觉像他这样的绝世好人,已经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了。

  “你有分寸就好,这样吧,我先扣留她四十八小时,期间会找人好好教育教育她,等时间到了,你再回来接走她。”

  小结巴偷车的事情,其实只要王森不追究,开口说是朋友之间的玩笑,那小结巴就不会有事,最多因为浪费警力,报假警等等其他原因,而把麻烦转移到王森头上。

  可这间警署,本就是贺新春的地盘,听了王森的理由之后,已经决定帮他一把,自然不会因此较真找他麻烦。

  本来,王森的心思,是随便找一家警局,把小结巴送进拘留室,合法扣留她四十八个小时,吓唬吓唬她一下,然后再出面把她保出来。

  就算自己会被控告报假警,王森也不会在意,他有钱,找个律师,这点小事根本不会有什么麻烦。

  现在碰见了自己的表哥,刚好连这笔律师费都可以省下来了。

  进警察局里,是三个人,录完口供再出来,就只剩下王森跟苏珊了。

  终于甩开了小结巴这个几百瓦的电灯泡,王森正想趁着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好好安慰一番还在伤心之中的苏珊。

  哪知两人刚走到警局门口,王森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小妹,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进警察局了,你有没有受伤,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哥,你怎么来了?”

  出现在警局门口的,还真是王森的熟人,正是警察总部的特警组专家,卷毛。

  “唉~!你出了事都不告诉我,要不是你哥我当了这么多年警察,还算有点人脉,我都不知道你进了这间警局里了。”

  卷毛几步就冲到了苏珊身边,都没看见王森一样,就只顾着上下打量自己的妹妹。

  “怎么样?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说给哥听,我马上替你报仇~!”

  一边说出这话,卷毛还一边站在这警局门口,拔出了自己的配枪,一副要公报私仇的样子。

  “咳咳~!”

  见到卷毛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王森不由得提醒了一下他,自己也在这里。

  “阿森,你怎么会在这里?”

  直到这时,卷毛才发现了就站在旁边的王森。

  “难道,就是你这家伙,欺负我的妹妹?”

  看到王森跟自己的妹妹,一起出现在这警局门口,王森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自己的妹妹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伤心模样,卷毛的心里,立马就浮现出几十万的脑补情节,全是王森跟妹妹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

  两人相识,相知,相恋,单纯的妹妹被王森所骗,爱得死去活来,然后,却被花心的王森所辜负,两人最后,甚至闹到进警察局的地步了。

  一想到这里,卷毛顿时就是一阵懊恼自责,没想到千防万防,最终还是没能防住王森,让自己的妹妹跳进了火坑里了。

  念及于此,卷毛的枪口,竟然有一股指向王森的冲动。

  “哥,你在说什么呢?王生是个好人,他怎么会欺负我,今天还得多亏他帮了我呢~!我今天没出事,进警局只是协助警方,录个口供而已。”

  苏珊及时开口说的话,才算是打消了卷毛的脑补跟冲动。

  可听到自己妹妹为王森说话,卷毛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感觉要遭。

  “哈哈,既然没事,那就太好了。”

  卷毛见此,打了个哈哈,准备强行结束所有话题,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妹妹,再跟王森有更多的接触机会了。

  “好了,都已经这么晚了,大家就各自回家吃饭。阿森,我知道你晚上应酬多,就不留你了,改天有空,再请你吃个饭吧~!”

  “哥,你在说什么呢?王生今天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正准备好好谢谢他,想要请他到我们家里吃个饭呢~!”

  “怎么?你今晚要回大屋住吗?”卷毛听到自己妹妹的话,反而好奇地问了一句。

  自从小妹当上一名空姐之后,她就搬出了大屋,跟自己的两个好姐妹一起租了个房子住了,很少再回大屋。

  没想到今晚,她却一反常态的,准备回大屋那边去住。

  “怎么?难道哥你已经把我房间里的东西都扔了?”

  见到卷毛一副意外的表情,苏珊眯着眼睛,眼缝里迸射出危险的光芒。

  “当然没有了,我每个礼拜,都有请人打扫你的房间,保证你的房间,干净得跟你刚搬走时一样。”

  见到小妹今晚肯回家里去住,卷毛连忙开心地回了一句,一时之间,都忘记找借口赶跑王森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