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司用十天的时间,查清楚王将军的事,这事确实是王将军判断失误引起的惨败,并没有参杂任何其他阴谋。

案子递到萧文瑜的手里,他仔细查看过后,下旨放王将军回家,不过王将军的兵权是被夺了的,以后他就是赋闲在家的义勇候。

王将军夫人接到圣旨,去牢里接了自家的夫君。

夫君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往日威风凌厉的男人,此时就像一个垂暮的老者,满头白发苍苍的。

王将军夫人,不,以后她就是义勇候夫人。

义勇候夫人看到义勇候这样,忍不住难过痛心,她以为义勇候是因为丢失了兵权才会这样的,所以安抚他:“好了,别难受了,兵权丢了就丢了,好歹人没事。”

义勇候抬头望向自已的夫人,心痛的摇头:“我不是为了兵权的丢失,我是因为那些无辜枉死的人,打了那么多年的仗,穷寇莫追,以防有诈,我竟然想都没多想,就带着那些人冲了过去,我悔啊。”

义勇候大哭:“两万人啊,有些人刚入伍的时候只有十四五岁,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可最后他们都惨死在北奇的阵法里。”

义勇候说到最后,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得像个孩子。

“我是罪人,我不配活着,我不应该活着。”

义勇候夫人同样流泪,她是理解自己夫君的感受的,想想那些死去的人,还有什么不能感受的。

她走过去扶起自己的夫君:“好了,别那么难受了,我们先回去吧。”

夫妻二人相扶着一路上马车,离开了刑部。

西凉皇宫,此时正发生一场闹剧。

太子上官赫竟然和皇帝最宠爱的小贵人睡到了一起,偏偏这事还叫人捅到了皇帝面前,还是当着西凉朝臣的面。

皇帝脸色难看极了,阴沉沉的望着衣衫凌乱的儿子和小贵人。

上官赫第一时间不是担心皇帝的责难,而是下意识的望向了上官云雁,云雁会不会觉得他太荒唐,但今晚的事他是着了别人的道。

想到这个,上官赫脸色黑沉得可怕,周身遍布了阴霾,是谁,是谁躲在暗中对他下了黑手,若叫他查出来,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上官赫抬头扫视了一圈,他没注意到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忍无可忍的大叫道:“孽子,你眼里还有朕这个父皇吗?”

上官赫终于想到了老皇帝,掉头望过去,发现老皇帝脸色阴沉得可怕,眼里更是涌起腾腾的怒火。

上官赫一瞬间心里有些不安,虽说老皇帝疼他,但这件事当众爆出来,还是打了老皇帝的脸。

他得先应付老皇帝。

上官赫撩袍跪了下来:“父皇,儿臣这是被人算计才会和丽贵人睡到一起的,儿臣定会查出对儿臣动手脚的人,给父皇一个交待。”

上官赫本来以为自己这样说,老皇帝会命他去查,谁知他开口说完,老皇帝并没有开口。

上官赫下意识的望过去,发现老皇帝脸色阴冷的望着他,眼里是嘲讽的冷笑。

后面的大臣倒是窍窍私语了起来,大意就是太子这么精明的一个人谁会算计到他啊。

还有人说太子向来好色,看到好看的女人就想纳为已有,那东宫太子府里纳了多少的美人等等。

老皇帝听了大臣们的话,更是怒不可遏,这是自己疼入骨的儿子啊,他之所以疼他,并不仅仅因为他是皇后所生的嫡子,还因为他像自己,正因为这个儿子像自己,老皇帝肯定儿子睡他的女人,就是单纯的看上了丽贵人,因为他自己也好色,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想占为已人,所以儿子这是遗传了他的。

可丽贵人是他老子的女人,他竟然连老子的女人都不放过,这是什么畜生啊。

老皇帝越想越生气,脸色难看的下旨:“来人,赐丽贵人毒酒。”

即便他痛恨儿子,却不能处死儿子,那只能处死丽贵人了。

丽贵人想说话,却被人捂住了嘴巴拖出去赐毒酒了。

人群中上官默和上官云雁半点不同情这个丽贵人,因为这个女人仗着老皇帝的宠爱,很是骄纵,在宫里弄死了好几个宫女和太监,正因为她该死,他们才会挑中了她。

老皇帝处死了丽贵人后,再下了一道旨意:“以后太子无事不得入宫。”

上官赫脸色一刹那的难看,老皇帝当着所有大臣打他的脸,他这个风光无限的太子,以后就要被人诟语了。

不过这时候上官赫却没法再说话,跪着谢恩:“儿臣谢父皇。”

老皇帝不耐烦的挥手:“滚出宫。”

想到被处死的丽贵人,老皇帝有些心疼,因为他还没有稀罕够呢。

上官赫起身转身就走,经过大臣身边的时候,能清晰的看到他们眼里的点点轻视。

上官赫愤怒的离开,一边走一边想着如何查出今晚算计他的人,若叫他查出这个人来,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后面老皇帝下旨示意一众朝臣离宫:“行了,没事了,赶紧出宫去吧。”

众人谢恩,转身离开。

今晚的宫宴其实是为了替五皇子六皇子选妃的,结果却闹成了这样的局面,众人也无心去想选妃之事了。

第二天,整个西凉京城都流传了一个流言,太子上官赫睡了老皇帝喜爱的女人,流言到最后演变成,太子上官赫如何如何霸道,凡喜欢的女人都要占为已有,哪怕那个女人是皇帝的女人都要睡。

上官赫自然接到了禀报,气得在东宫太子府砸了几样东西。

老皇帝自然也接到了暗卫的禀报,气得也砸了好几样东西。

以往相亲相爱的父子两个人,终于因为一个女人而起了裂隙。

相较于老皇帝,上官赫现在最关心的是谁在背后算计他。

虽然老皇帝下让他入宫,但宫中早被上官赫布了人手,他不出面,下旨令人去查宫里的细节,最后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到实证,不过倒有一个指向,五皇子上官容在此次事件中,出现了好几次。

上官赫眯起眼,阴森森的想着,难道这次的事是上官容算计他的。

上官容怎么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