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靠做梦解析怪谈 > 第六十二章 还好厕所上得快
  对于规则,谢渊如果说自己的敏锐度是最高的,估计在场包括林与卿都不会反驳他。

  即使他还没有完整地度过这场强行上升至三级难度的怪谈游戏,拿不到具体数据,但已经可以通过之前的经历,试探出三级游戏的大致底线。

  明面上的规则,就是底线。

  这一点,他在尸体化妆间试探张小洋能不能起身时就已经发现了,虽然张小洋比张奇和王雪梅强大,也还是在规则的“词汇”里没有任何迂回之力。

  规则说了鬼现在是需要被敛容的尸体,那么他们就不能在化妆结束前离开他们的尸床。

  所以同理,基站说工作人员在上厕所,那对方就肯定在上厕所……起码证明殡仪馆这里有个厕所。

  在不知道员工是人是鬼的情况下,提前去趟厕所是谢渊想到的最安全的试探方法,要是对方在厕所攻击他们,嗯……

  谢渊觉得不行。

  他会跟那个工作人员说:“先把厕所上完。”

  陌生的走廊里传出一个人轻微的脚步声,幽暗走廊终于里一点光也没有了。

  这是任务之外的地图,谢渊没有计划过,也没别人探查过这里。

  但从骨灰盒寄存处向四周摸排,只有这一条路是可能通往厕所的,其他方向不是通向很快就到头的杂物堆,就是压根没路。

  空空荡荡的走廊里连灰尘都好像安静了,延续着寄存处的阴冷,黑暗里影影绰绰,依稀有东西蠕动的错觉。

  谢渊没拿手机,和林与卿一起并肩行走,大约过了两秒,身旁的人还是没忍住,极其小声地幽幽问:“话说为什么……”

  “嗯?”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居然还是听不见你的脚步,你属幽灵的吗?”

  谢渊:“……”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脚步声的问题似乎从见面第一眼开始就一直让林与卿倍感好奇。

  实际上这只是一种习惯而已,他也不清楚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可以做到像林与卿口中的幽灵一样走得悄无声息。

  明明也没有额外的做什么,甚至连走路方式都只是很随意的那种。

  所以现在谢渊只能提供一个答案:“不知道,你就当我死了。”

  “好吧,死尸朋友,难怪天天用那张上坟脸看我,原来是想让我一起下葬。”

  黑暗里看不清林与卿的动作,但从声音听起来,谢渊猜林与卿应该是抬手摸了摸鼻子?

  他语气凉薄:“看来你棺材躺得不过瘾,还想再感受感受。”

  这条未涉足过的走廊可不是吵架的好地方,林与卿先行认怂,转移话题道:“嘘,听见没,冲水的声音,厕所应该就在前面了。”

  “工作人员是鬼。”谢渊借此得出结论。

  “确实,人类是不应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上厕所不开灯的,他就不怕水龙头拧歪了……”林与卿话说到一半,面前的幽黑走廊里传来了除他们两个人外第三人的脚步声。

  平稳、不匆不忙,却又难得的从脚步声里就能听出恶意的凌厉与锋芒。

  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仔细聆听对面接近的那个东西的走路频率,没过一会儿,脚步声在前方几米的位置消失了。

  工作人员停在原地了?

  谢渊想了想,还是握住了自己的手机,按亮屏幕朝前方照去。

  微弱的屏幕荧光浅浅地扩散出去,谢渊睁大眼睛打量,措不及防和一张狰狞的鬼脸对上,那张鬼脸离他只有不到一个小臂的距离,但由于没有呼吸,也没有光源,他刚刚竟然不知道这东西离他这么近。

  脚步声停在几米开外,脸却几乎要和他撞在一起,看来,这位鬼员工和张小洋等鬼一样,有着些许瞬间移动的能力。

  谢渊不想和鬼脸行贴面礼,噔噔噔后退几步,脸上一片淡然,手背上却暴起了青筋,仿佛在压制恐惧似的。

  随着他的姿势变化,那点光亮根本不够看,工作人员眼看就要重新隐没在黑暗里,一道更加强烈的光芒从林与卿那里传来打了出来,这人直接用了手机手电筒,一点礼貌都没有地对着那张鬼脸猛照。

  鬼脸泛着难以言喻的青黑色,身上穿着灰色工装制服,或许是殡仪馆统一发放的吧,让这个员工看起来分外冷酷。

  “你们是谁?”竟然是那张冷酷鬼脸先说话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谢渊这才从一瞬间的跳脸杀惊吓中反应过来……工作人员是戴着鬼脸面具,而不是真长这样。

  这张逼真面具足以吓哭任何脑袋正常的小孩儿,成为童年阴影。

  “您是骨灰盒寄存处的登记员吗?我们是来取骨灰盒的,但刚刚看登记位置上没人,正好我和我朋友又尿急,就找厕所来了。”林与卿和这个工作人员打着哈哈,工作人员什么都没说,

  看身形,这应该是个男工作人员,身材普通,个子略矮。

  然而一听到林与卿的声音,戴面具的工作人员就脚步一顿,缓缓扭过脖子,用面具下透出来的纯白眼仁盯着他:“我看到了一个该死的人。你怎么不去变成骨灰?”

  呕吼,好像是前面穿了寿衣的后遗症又来了。

  林与卿无奈:“死不起,葬礼服务太贵了,我买不起,所以不能死哦~”

  工作人员好像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但也没就着这个话题继续问,而是和人类思维很像地反问他们:“你们不是来上厕所的吗?我要回去工作了,应该还有人在等着我吧……两位上完厕所,最好立刻返回,不要独自在黑暗中逗留太久。”

  “会被抓到的。”

  “嗯,你声音很年轻,在这里待了几年了?”谢渊在一旁插话,但没有将鬼的注意力完全从林与卿里转移回来。

  “有一说一,这张面具还挺吓人的,我被吓得尿不出来了,要不直接回去算了。”林与卿对工作人员摆摆手,“为什么戴面具呢,殡仪馆里,你们是想把病人吓出心脏病直接接手死后事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